二丫之死相随


#生相同,死相随。#

  by.秦起

  不过是几十年的时间,长沙城,不,整个中国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日本人被赶出去了,新中国成立了,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中。

  年迈的二月红躺在摇椅上,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中昏昏欲睡。

  一旁的矮桌上,摆了一只收音机,声音婉转的唱着一出西厢记。 

       长沙九门早已不在了,曾经的辉煌也都蒙上了一层轻纱,无论是连点三盏天灯只为求取新月饭店千金的张大佛爷,还是五百两黄金在大街上救下面瘫丫头的梨园皇帝二月红,都已经是少有人知的名字。

  解语臣站在廊下看着那个睡的安详的老人,是怎么也无法想出他曾经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解语臣是难得得了空闲过来看他的,此时见二月红睡着,也不敢出声去叫,索性除了西服,换了练功服开始练习基本功。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便是黑了下来。

  解语臣正想着再睡下去只怕就要着凉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二月红起来的时候,却突然见他受惊一般的自躺椅上弹坐了起来,面色苍白,面上带了汗,正剧烈的喘息着。

  躺椅也是反应不及的发出了一时刺耳的嘎吱声,仿佛一个老人临终时的哀叹。

  和二月红一般年纪的管家是跟着红府一起长大的,他极少极少的见过二月红这般模样,犹豫着上前唤了一句:“二爷,您怎么了?”

        二月红呆愣不语,片刻后起身出得门去,再回来时,带回了一堆纸扎的兵马车炮,蹲在了丫头的牌位面前,一个个的点燃焚尽。

  解语臣在他身边陪着他,直到看他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了下来,才斟酌着开了口:“二爷爷,您……不是不信这个吗?”

  天暗的厉害,二月红的脸被火光映照的半明半暗,许久,才缓缓出声:“我梦见丫头在下面被欺负了……”

  “我老了,打不过他们。”

  后面的一句话声音很轻,就如同叹息一般,解语臣是头一次看见他那个平和淡漠的叫人吃惊的二爷爷露出了这样的表情,一时惊讶,竟是什么也说不出。

  二月红倒不是很在意,反而笑了笑:“我记性不好,你记着多给你二奶奶烧些,她最怕那些。”

  解语臣应了是后,便被二月红放了回家,然后一觉还不曾睡醒,他便被红府来的人叫醒了,匆忙的起身,他本以为二爷爷昨晚还有什么话没叮嘱到,虽是不敢怠慢,却也不是很在意。

  在去往红府的路上,眼见着众人的神色不对,他才觉出不对,一问之下才知,今日早上日日练功的二爷没出来,管家奇怪之下推门去看,却发现二爷身体已是僵冷,竟是死去多时。

……。

       忘川河畔,奈何桥上,似是一男子穿了一袭红色长衫,浅笑温柔,携了身旁女子素手,细语低声,尽是温柔笑意。

  “丫头,莫怕,哥陪你。”

热度 46
时间 2017.09.15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