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良之名没想好

训诫涉及。

不了解止步。

一个小脑洞,本来是打算整理一下两个人的点以后写文用,结果写了千字左右,就直接发了。


 孟鹤堂眼窝子浅,动不动就掉眼泪。周九良十七岁跟着他,跟养儿子似得养大的。

  有两次活儿直接打脸上了,孟鹤堂什么也没说,返场有人问他怎么样,他还笑,没事,我嘴欠,也是该打。

  周九良看的不是滋味,他是个很重规矩的人,平日里被孟鹤堂罩着,是兄长又是老师,他是极尊敬的,那一下他是真没想到。

  那一下之后,周九良脑子里就空白了,有心问问怎么样,却又死记着个戏比天大,有那么几分钟,他说什么做什么,基本上都是凭着本能来的。

  等着孟鹤堂顶着脸上的疼跟他鞠躬的时候,他自己的心里...

巍澜 一个不健康脑洞

  ooc预警


  有训诫和bdsm略微的有点涉及。


    随便脑的一个脑洞。


  俩人身份还是那些身份,就是加上了一个小小的特殊爱好。


  

    

  

  

  都是玩sm的,赵云澜是真玩,沈巍就是挂个名,他其实是享受坐在大厅里,看着赵云澜走过去的那几眼,只有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场合,沈巍才光明正大,不会引起怀疑的看。

  

  有一天赵云澜走过来问他:“玩玩么?”

  

  沈巍楞了一下,然后推眼镜笑:“不好意思,我是主。”

  

  赵云澜毫不在意:“没事,我来奴。”

  

【少年】桃林之和好了

 话有点长,就在这里说了,顺便也可以向大家都解释一下。


虽然说了解他们的时间还不多,但对于他们之间的称呼还是有点了解的。

  

关于现在陶阳叫郭麒麟奇林哥哥这件事呢,我其实是故意的。


后面会说明,但现在有疑惑的话,就现在解释一下吧。


自我保护机制,大家应该都是知道的,比如动物遇到强敌会装死,猫害怕会炸毛这样的。


  陶阳呢,这个时候还很小,我给他的设定其实是一个有点腹黑,或者说有点早熟的小孩。


  他很小,却经历了很多,好的坏的都有,所以他其实是有点,怎么说呢,会去迎合人吧。


  他自己曾经说过,成熟就是:“知世故而不世故。”


  他那个时候是知世...

  沈巍有点洁癖,平时都带着湿纸巾和手绢儿,握手或是触碰东西后,会自己仔细的擦过,许多人不知道,因为沈巍为了别人的观感,一般很少在人面前做这件事。


  赵云澜喜欢沈巍,对他的习惯了如指掌,这点自然也是知道的,每当赵云澜和沈巍在一起的时候,有意无意的,他总会用自己把沈巍和那些不必要的东西隔开。


  直到沈巍拒绝了赵云澜那次,赵云澜喝醉了,特调处里的人很不道德的给赵云澜卖了,电话直接打给了沈巍。


  沈巍去接赵云澜的时候,赵云澜是个清醒又半醉的状态,面对沈巍有点尴尬,只好装醉,沈巍担心他,叫了车自己扶着赵云澜在车后座坐了。


  那车大概是新的,还有点味道,本来不是个...

想写一个故事,以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作为开头,以我还爱他落在中间,以他松开了与我相握的手,转身上了车作为结尾。


  

下次一起吃饭,他说。

下次一起吃饭,我笑着回应他。

我们又定下了一个约定,和那一次的一样,大概是永远不会实现的。


我浏览过你的消息,指尖贴着屏幕抚摸过你的名字,我以为我已经可以平静的去笑望曾经,可是当你向我走来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心中的鹿活了。

它在狂奔,它在跳跃,它掀起漫天的灰尘,将那些我仔细掩埋下的记忆推到我的眼前。

他们抖落一身灰尘,鲜活如昨。


  

真糟糕,我应该将它们掩埋的再深一点。


  


当一个温柔的人多好啊。

我总是容易喜欢上这样的人。

你可以从这样的人身上得到温暖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支撑着你在或许并不怎么平坦的路上多走一点路。

当这份力量用完的时候,你或许可以从另一个人身上得到这种力量。

我感觉追星其实就类似于这种事。

有偶像,应该是可以让你变的更好的力量,而不是变的偏激易怒,会因为喜欢这个人,而对另外一个人妄加猜测,甚至恶语相向。

我不太喜欢说脏话,小时候甚至因为说过牛叉被我妈扇过耳光。

现在想想有点冤枉,我说的又不是牛逼……但是感觉牛逼好像也不算脏话……

所以大概是因为这种原因,有时候看到好多小姑娘骂人的时候,会有点不大能够理解。

总觉得女孩子是很美好...

天气干燥,吃的上火,嘴角裂了,一笑就疼,一写我亲亲赵处长和沈教授就想笑,所以先不写了_(:з」∠)_

据说昆仑是个大猪蹄子1

兄弟们,记不记得那个自罚梗。

我尝试搞了一点。

http://shenbuyouji00.lofter.com/post/1d9b230f_12c3fdd4d

这个是那个自罚梗的地址,同志们先看看梗再往下看。

我光搞了开头一段,单看可能有点为虐而虐的意思。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巍巍自己扯着不敢喜欢澜澜,澜澜最后给巍巍扯到自己这边来了。

还是先去看看梗,接受得了咱们再往下看。

我实在是不会加地址,实在不行咱们自己点我首页看哈。

十一月六号那个就是。

搞不懂链接的老年人有点犯愁。


训诫预警。

ooc预警。

前期有误会预警。


  黝黑的鞭身,手柄却是光...

编号八九七五七

可能是个上,但也可能是个完,我啥时候没有脑洞了,估计就要掉回头来看之前的了,嘿。


  赵云澜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收到了一条通知他中奖的短信。

  

  中的还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完美机器人。

  

  骗谁呢,他赵云澜要是真有这么好的运气,也不至于从出生单身到现在。

  

  赵云澜眯着眼睛给短信删除,然后就继续睡了过去。

  

  直到中途他听着屋子里乱糟糟的,还夹杂着大庆的喵呜声的时候,他知道这是大庆饿了。

  

  赵云澜眼睛也不睁开的从包里摸出了几张钱随手塞进了大庆的项圈里:“自己去找点东西吃,别吵我。”

  

  最多不过一小时,当赵云澜彻底清醒的时候,他看到...

论乱开脑洞之 这个没法打标签


  私设预警


  ooc预警

  

  

  面面捡到的时候是那个小娃娃

  

  瘦弱的不像样,裴文德带在身边养着

  

  后来才知道这个孩子其实挺大了,就是饿的营养不良

  

  几年的时间里迅速抽条,开始和裴文德差不多高了

  

  面面也是控裴文德,一开始没异能,裴文德不要他帮忙,他看着裴文德的一身伤气的要命,却又没办法,自己跑出去大吼发泄,结果遇到了裴文德的死对头老妖怪,生死关头面面得了异能

  

  面面终于有用了,裴文德的那些手下也不冷嘲热讽说裴文德养了个吃软饭的了

  

  面面食髓知味,便每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