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沈教授和赵处长不得不说的那一晚

超级ooc预警

训诫预警

不懂啥是训诫的,就麻烦先去查一下

不接受看完骂人的,你骂我,我就生气!

 cp按书里巍澜  训诫则是澜巍   

  

  

  “沈巍,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当初就不应该追你。我离你远远的多好。”

  赵云澜是真生气了,他以前从未说出过这样的话。

  天地人神皆可杀的斩魂使,难得的显露出了一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呆呆的站在房间里,看着赵云澜关了门离去。

  赵云澜走的不算是十分生气的样子,他关门的声音不大,甚至还顺手带走了门外的垃圾,可是越是这样沈巍却越发了慌。

  他是最知道赵云澜是个什么样的人的了,若是他能够安安心心的发了火,这还...

当你老了。

超级ooc预警!     


你好,赵云澜,我是五十岁的你,自家人,就不说见字如面这种话了,要不然挺诡异的。

 
   你如果不信的话,我甚至可以给你看身份证,再不济,你看一眼这狗爬字你就知道了,除了咱们俩,没谁写得出这么有气势的狗爬字了。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你现在大概是二十八岁,单身,上半年刚刚结束了一段恋情,现在正在琢磨着再找一个人过日子。 
 
  但我想跟你说的是,不要着急这件事了,大概在几个星期后,你会遇到你这一辈子最爱的人。 
 
 ...

师徒父子 陶阳郭德纲

  这个是个同人文,以前写的,那会儿挺痴迷师徒关系的,好像也没放出来过,今儿翻出来了,就给大家瞧瞧。

顺便那位跟我讲一下,这对应该打什么标签?我有点小迷茫

 

 看之前说个事,咱这东西吧,都是说着玩的,我是真萌他们师徒的相处,都是真为对方着想,师徒父子,好的不得了。


  故事情景由他们上节目说出的一两句话延伸出来的,梗是真的,内容是假的,毕竟他们私底下发生的事,谁也不知道,要是写出来的东西能让您觉着一瞬间的恍惚,那是我的荣幸,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望您别较真。


    我对德云社的了解其实不多,这一个月才喜欢起来的,所以文里有错是难免的,...

【澜巍】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训诫预警,不懂去查

  ooc预警,赌输产物

 文渣,流水账预警,我是真卡 

 我发誓退出澜巍训诫,我真的,我对沈教授下不去手 


  


  


   大年初一是个拜年的好日子,饶是赵云澜赶在了过年之前,就已经不辞辛劳的给上下都打点好了,想要腾个空让自己和沈巍都安安稳稳的过个二人世界,却还是没拦住那些热情的来访。

  

  一天到晚赵云澜忙的脚不沾地,连都要笑僵硬了,这才勉强得了一点空闲。

  

  赵云澜跟扔沙口袋似得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哼哼唧唧的拉着沈巍想要找美人讨个香吻。

  

  沈巍的状态倒是比赵云澜好的多,他对于应付这些人本就不大熟练,那...

写文是不可能写文的,只能开个脑洞这样子。

涉及训诫,介意勿入。


突然脑子有坑,想玩一下铁虫的那种,出轨的梗。

但不想是真的那种,最好是什么误会。

其实是那种暧昧阶段,两个人心照不宣,但并不敢完全确认,还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的那个阶段就很好。

铁罐看见了什么并对此深信不疑的发怒揍小蜘蛛。

小蜘蛛开始还试图解释,可是盛怒下的老铁根本听不进去,故作冷静冷淡的吼他。

你可以选择挨皮带,或是带上你的手提箱离开。

小虫肯定不会选择后者了,结果就被老铁仔仔细细的收拾了一顿。

从前舍不得拿来用在小虫身上的东西,全部都拿出来了。

从皮带到藤条,就连臀缝都被扒开仔仔细细的抽肿了。...

苏兄
  数年不见,可还安好?
  我如今长居大理,书信不便,倒也少有和金陵的朋友有往来,也不知那边情景如何,也不知你是否还住在苏宅,也不知这封信,是否能递于你的手中。
  我于院后种了一株梅,却一直不曾有动静,今日忽然开了,灿灿一树,十分好看,猛然想起飞流是极爱梅花的,便写了这封信给你,随信附上花瓣数片,无甚意思,聊赠一页香罢。
  说来,倒也不怕你笑话,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写信与你了,只是提笔数次,却不知如何落字。
  纵然是勉强写就,也往往是残言几句,干瘪可怜,想来也是寄不出手,便只好尽数透于火炉之中,仍它自生自灭了。
  自那件事后,你我私下便少有交谈了,初时总盼着你能与我解释几句,你的苦衷,你的理...

下跪果然还是萌点,交托的信任与臣服,一看到,就觉得心软了。悄悄立个小标签,我如果还写镇魂的话,一定要写下跪。

【铁冬】日久生情

写文是不可能写文的,就只能发个脑洞这样子


偷偷摸摸记个脑洞,那个先说好算铁冬的啊,预警一下。

而且稍微的有点理想化。

包含养成。

人物ooc。

训诫预警。

预警完毕。

你再看真的不怪我了。


最近不是总是在说什么养成啊,小狼狗小奶狗嘛,然后我就忍不住的把目光打到了铁冬上面

脑内私设大概算内战之后,只不过要稍微的改动一下,托尼还是在追击他们,要打架

在某一次战争中,出了一点意外,就是队长和巴基分开了

当然这里队长和巴基的设定就应该算纯纯的兄弟关系了

然后巴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头部受到了撞击,又或者是再度被重启了

他昏迷了一段时间

而这个时候,托尼出于我也不...

沈巍真好,宜室宜家。

澜巍之 手掌心

ooc预警

训诫预警

逻辑不通预警

训诫不知道的可以去查一下再决定看不看

第一次写这对,反正不太顺手,将就着看吧

我就综合了一下剧版和书版,沈巍死前封了赵云澜的记忆,赵云澜又去点了灯。

  

  以身祭镇魂灯者,从没有人知道会怎么样,没有人去尝试过,毕竟,单单只是那,要受比烈焰灼身痛苦千万倍,持续千万倍的痛苦的说辞,便足以将所有人吓住。

  又有哪一个傻子,肯去做这样痛苦的事情,却不是为了自己呢?

  赵云澜曾经对这件事嗤之以鼻,直到他自己进入了镇魂灯,成为了镇魂灯的灯芯。

  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燃起火焰的时候,赵云澜甚至还在想,这妈的,打脸了,自己怎么也就中了这个真香定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