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人物死亡梗

  随着密码键入,笔记本被打开后自主的运转了起来,有一个视频被打开,并且自行播放,随着短暂的黑暗和摆弄摄像机的声音后,麦考夫出现在了镜头里,他一如既往的穿着他的三件套,小黑伞倚靠在沙发边上,屋子里安静异常,但根据摆设看得出,他是在家里,而非俱乐部。

  在确认了摄像机的运转正常后,麦考夫对着摄像机露出了一个笑:“夏洛克,我的弟弟,如果你能够看到这条影像的话,那么我大概已经死去,而且看来你猜到了我的小小谜题。”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轻松,甚至有点促狭的意思:“我希望这没有花费你太久的时间,如果超过一个小时的话,我想我就得重新对你的智力做一个评估了。”

  

  站立...

【福华福清水无差】 美梦速递员

  

如果可以的话,约翰甚至想把自己直接打晕过去,当然不是现在的自己,而是指半个小时之前的那个闲着没事非要下来看看美梦速递员是个什么人物的自己。


  又或者说,一个星期前,因为噩梦无法入眠,而上网搜索噩梦解决办法,结果发现了美梦速递员这个职业最后莫名其妙下单的自己。


  大概是半个月之前,约翰和夏洛克爆发了一次严重的争吵,事实上,他们两个之间的超级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他们因为很多事情吵架,比如夏洛克又开始吸毒,或是最近没案子所以夏洛克把屋子弄的仿佛战场,再或者夏洛克又在冰箱里放进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虽然说是争吵,但实际情况往往是约翰在抱怨,夏洛克充耳不闻,又或者是夏...

【华福华】给我一个碗儿~口意不口意!【狼叔我错啦!!!】

因为是清水文,所以无差的标了福华华福。

但是中间有华生打夏洛克的一小段,如果是特别特别特别铁的福华的话,就可以不用看了。

有一点轻微的训诫,不过不多,大多数是这俩人在嘴炮。

  这大概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约翰在夏洛克的胳膊上发现了针孔,而今天仅仅是这周的周五而已,也就是说,每隔一天,夏洛克就会瞅着约翰不在的空档,给自己来上一针,好让自己沉浸在那个该死的,毒瘾的世界里。

  

  愤怒的医生几乎能够听得到自己脑门上因为怒气蒸腾而在尖叫的汽笛声:“起来,夏洛克,趴到床上去。”

  医生在努力的想让他们商量的体面的,不会伤及夏洛克的脸的方式来发泄的怒火,并且给这个完全不知道节制是何物的侦...

【福华福】人为失误

  约翰华生先生最近遇到了一件足以让他崩溃的事情,他的室友,世界上唯一的一位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在一次追击罪犯的过程中撞到了头,这导致这位多重症儿童在病床上足足的昏睡了一个星期,甚至连喊无聊的时间都没有。

  当然,这不是最糟糕的,重点是他的室友还失忆了。

  你认为这就已经足够糟糕了吗?不,当然不,如果失忆的糟糕是十分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件事,就是九十分。

  当约翰因为额头上的温热而惊醒的时候,他抬头正对上的,就是夏洛克那双浅淡颜色的眼睛,他正在专注而深情的看着约翰,仿佛是看着他的爱人一样。

  于是约翰很惊悚的打了个激灵,然后猛的起身蹭蹭蹭的退出去了三步。

  上帝啊...

【福华福】七天

侦探归来的七天之第一

  你得了解的,你不能指望你的高反社会人格舍友,在你以为他死了两年后,重新出现的时候会给你带来什么诚挚的道歉。

  于是就在夏洛克第三次试图调侃John的胡子的时候,John愤怒的将他的额头撞上了夏洛克的鼻子,当然,并没有尽全力,他当然不想自己需要第二次参加这个该死的夏洛克的葬礼,当然,因为太过生气的原因,他也没有让夏洛克太过好受。

  然而紧接着,他又得冷着一张脸举着棉签为他处理那些血迹,没办法,谁叫他除了是个愤怒的舍友之外,还是个理智的军医。

  他花费了很大的努力才能不让自己的拳头再度砸上夏洛克的脸上,但他的室友却还不知足,做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坐在沙发上,...

约翰跟丢了夏洛克


  你无法追上一个不等待的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脚又开始跛了,就如同它在见到夏洛克的时候,好的那么莫名其妙,它这才也跛的莫名其妙。

  我又得使用拐杖了,至少我的医生是这么告诉我的,但我却忍不住抗拒这件事,因为我知道,这一次不会再有一个人帮我丢掉它了。

  夏洛克死了,或许你们已经从新闻上看见了这个消息,我不知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上网了。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尽可能的减少我对食物的需求,我让自己保持在饥饿的状态下,我学着去体会夏洛克的感觉。

  这感觉并不好,我空荡的胃袋几乎在消化自己,身体自发的降低消耗让我的手脚冰凉,任何一个动作如果做的猛烈些的话,都会让...

夏洛克的杯子脏了

这个月写的太多了,隐约觉得下个月不会写了……

  夏洛克的杯子不会自动的变干净了。 
 
  事实上,它从来就没有够自动变干净的功能,但是每次当夏洛克需要用它的时候,它总是那么亮晶晶的发着光——约翰每天都会清洗自己的杯子,而大概出于对室友的关爱,他每次都会顺道帮夏洛克把他的杯子也洗出来。 
 
  这就是夏洛克的杯子每天都会自己变的干净的魔法。 
 
  但这个魔法最近消失了。 
 
  夏洛克有点焦虑的看着自己的杯子和约翰的杯子摆在同一个杯架上。 
 
  约翰的杯子亮晶晶,自己的杯子脏兮兮...

麦夏之听

  

(上)

  无法置信,会有这么一天。

  

    夏洛克亲眼看着麦考夫躺在了自己的面前。

  尸体。

  不,夏洛克没办法把这个词用在麦考夫的身上。

  投毒致死,这使得麦考夫的身上没有一点伤痕,如果可以忽略掉那一点略微发紫的嘴唇的话,那么麦考夫几乎和睡着了一样。

  可是即便是他睡着的时候,他的眉头仍是微微蹙紧的,就仿佛仍在为什么事情忧心一样。

  不单单是夏洛克,无论是格雷格,还是约翰,都没有想到这个近乎全能强大如神一样的大英政府的代表作,他的逝去竟会是如此的突然且让人猝不及防。

  约翰担心的看向夏洛克,这个一向都是冷静...

被摘下的戒指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上,没有被枪声吵醒,也没有催命一样的电话铃声,这是一个十分完美的假日。

  John心满意足的躺在他的床上,甚至觉得此刻的天花板,都变得异常可爱了起来。

  难得完整且长久的睡眠叫John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放松了下来,在John缓慢的坐起身的时候爆发出了脆响。

  这倒不是什么坏事,拥有着充足的医学经验的华生医生能够理解这个,但作为John自己来说,他还是会暂时性以往专业知识,而认真的考虑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

  就像是一个使用了太多年的老机器,虽然还可以用,但总是时不时的会发出一点噪音来表示自己需要维修了。

  机器的维修打算只需要一个工人就好了,那么人呢,或...

不许进我房间,夏洛克

 当太阳升起时,当阳光把薄雾驱散,当哈德森太太一边念叨着我不是你们的管家,一边像照顾孩子一样,贴心的为他们端上早餐。

  一切的一切,截止到目前为止,都十分的美好,只要忽略掉约翰在洗漱完出门打算享用早餐的时候,在夏洛克的面前发现了自己的台灯这件事。

  很明显约翰在这盏灯的面前愣了有三到五秒钟,依照夏洛克对他的了解,他现在一定觉得自己没有睡醒,或是睡的迷糊了,于是当他闭上眼睛再睁开而那盏台灯还没有在桌子上消失后,他已经挪动脚步打算回自己的房间证实一下了。

  正在吃早餐的夏洛克以一种很有兴趣的表情瞩目了约翰的整场表演,于是他在约翰回到房间之前好心开口:“John,这就是你的台灯,你没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