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障之…不可说

  我和你所有的故事,都源于我的苦心算计,步步为营。

  

  张显宗知道自己大概是没多么好看的,但也知道自己很是耐看的,尤其是这会穿着板正军装,一枚枚泛着铜色的扣子扣的规矩,紧实的腰身被武装带勾勒清晰,笔挺军裤连个褶皱都不打的塞进军靴,长条的站在哪里,配上胸前的一朵大红花,十分有新郎官的范儿。

  当然,张显宗并没有这种从头到脚的审视自己的习惯,纵然结婚是个大日子,可结了八次,他也早就腻了,可偏偏有人对于给他纳姨太太这件事,是无比的热衷,就连关于他相貌的这番话,也是那人口中说出来的。

  张显宗将视线投向那个正在喜气洋洋的招呼着来往宾客的顾玄武。

  他穿的和张显宗一样,也是一身笔挺的军装,高高大大的一个人,一脸的喜气洋洋,要不是身上少了一朵大红花,指不定有多少人要以为成亲的其实是他。

  不光张显宗这么想,其他人也这么想的,毫不掩饰的“窃窃私语”传进了张显宗的耳朵里,其中的鄙夷,戏谑,纵然的三岁小儿也听得懂的,可偏偏张显宗没什么反应,木着一张脸坐在那,让笑就笑,实在是个没脾气的样。

  张显宗当然不是没脾气的人,相反,他还是个自认为有仇要报,没有仇创造仇也要报的家伙,所有,他现在既然不肯理他们,那么很明显,他们余下的生命根本不知道叫张显宗去理他们

        今天对于张显宗来说是个大日子,他有一件大事要做,当然不是指他成亲,但也勉强能挨得上一点边,这件事从顾玄武送了他第一个姨太太的时候,他就开始筹划,一直到顾玄武送了他第八个姨太太的时候,总算完成了。

  除了是顾玄武姨太太送的太频繁,也是这件事实在有点难度。

  毕竟,在一个土匪头子似的长官手下,想要组建出一伙实力不输于他们的队伍,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好,张显宗做到了。

  张显宗其实早就知道自己是有点不同的,他的眼睛很少往姑娘身上瞟,相反的,总是落在顾玄武的身上,这开始只是猜测,可当洞房花烛那晚上,自己没滋没味的干着姨太太,脑袋里还想着的是顾玄武的时候,张显宗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是喜欢他的。

  许是小时候东西缺怕了,张显宗长大之后是从不肯亏着自己的,无论是情感还是物质,所以喜欢就喜欢了,没什么大不了。
  
  只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是不可能让顾玄武知道的,他是把他当兄弟,可作为一个参谋长对司令有这样的心思,他是很怕顾玄武一枪崩了他的。

  他是很喜欢顾玄武,也想爱一爱他,可这都是建立他自己活着的时候,不然命都没有了,拿什么爱呢。

  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好方法,那就是把他们的身份调换一下。

  要是司令大人对参谋长有点什么意思,参谋长总不能拿枪崩了司令的。

  -----------

  肩膀上受了伤的顾玄武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拉着张显宗且战且退。

  其实也没什么必要了,顾玄武的人都吃了喜酒,睡晕过去了,一面倒的局势,纵然是顾玄武再英武,他也是无力回天的。

  可这个时候,步步紧逼的那群人却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撤退了。

  顾玄武松了口气的在地上坐下来,扒了上衣去看自己肩上的伤,还记着去问张显宗:“你咋样?”

  比起顾玄武的狼狈,张显宗倒是看起来清爽的多,笔直的站在哪里,轻轻的吞咽了口唾沫:“司令大人,我的八房姨太太都被您的兵吓跑了。”

  顾玄武哪有心想这个,接过了张显宗递来的药粉糊上止血,随口应他:“我过几天再给你娶几个好看的。”

  张显宗笑了笑,声音有些扭曲的飘忽不定:“不用别人,您就成。”

  顾玄武有点晕,不但是张显宗扭曲了,就连整个世界都扭曲了,在他彻底的晕过去之前,他还是听到了张显宗清清楚楚的一句话:“除了第一次,还有七次。”

  

  @

热度 30
时间 2017.05.26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