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不可能写文的,只能开个脑洞这样子。

涉及训诫,介意勿入。



突然脑子有坑,想玩一下铁虫的那种,出轨的梗。

但不想是真的那种,最好是什么误会。

其实是那种暧昧阶段,两个人心照不宣,但并不敢完全确认,还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的那个阶段就很好。

铁罐看见了什么并对此深信不疑的发怒揍小蜘蛛。

小蜘蛛开始还试图解释,可是盛怒下的老铁根本听不进去,故作冷静冷淡的吼他。

你可以选择挨皮带,或是带上你的手提箱离开。

小虫肯定不会选择后者了,结果就被老铁仔仔细细的收拾了一顿。

从前舍不得拿来用在小虫身上的东西,全部都拿出来了。

从皮带到藤条,就连臀缝都被扒开仔仔细细的抽肿了。

可怜的小奶狗哪里受过这个啊。

怕痛又不敢躲,委屈的抽抽搭搭,嚎也不敢嚎,忍不住哭两嗓子,自己又憋回去了。

疼的狠了就一连声的喊斯塔克先生,一双小狗眼追着施虐的人。

从左到右,眼巴巴的不离开。

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所敬仰人的神情,希望从上面看到心软或是不忍,哪怕是消气都可以。

束缚他的工具是普通的用品,对于成年人来说还算结实,但对于超级英雄来说就有点不够看了。

小奶狗不敢放心的挣扎,一边痛的掉眼泪,一边还得把自己重新放回到应该在的位置上去。

铁质的床头被捏的变了形。

当然是床,斯塔克先生就算再生气,也没办法去把这个小家伙拷在刑架上,对于一个青年人来说,在床上挨上一顿,就足够他记住了。

掉眼泪其实不单单是疼,他可是超级英雄啊,他受过的伤,可是远比这些重的多。

对等下的未知和怕占据的比例更大,万一斯塔克先生打完了还是不要他怎么办。

万一斯塔克先生讨厌他了怎么吧?

越想越伤心,流血不流泪的超级英雄一连串的掉金豆子。

托尼开始心软了,他有点想去摸摸这个孩子的头,但他也仍是在生气。

最后他和自己闹起了别扭,把皮带摔在了床边上,自己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小蜘蛛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挣断绳子,小卷毛被汗湿透,软趴趴的落在脑门上,可怜兮兮的去看斯塔克。

再过一段时间,在托尼心里天人交战,小虫忐忑不安的时候。

托尼得到了事情的真相。

一切都是误会,小虫白白的挨了一顿狠揍。

托尼这下心理更复杂了,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前拆了小虫的绳子。

没有了束缚的小虫有点警惕的看着大步走过来的托尼,把自己塞进了床脚,将被子作为自己的掩护。

托尼有点伤心,也有点气自己打狠了,吓到小虫了,自己可能会失去这个孩子了。

可是小虫却有点小声却坚决的抗议:“你不能赶我走了,斯塔克先生,你让我选择,你已经打过了。”

托尼一愣,然后张开手臂喊他:“过来。”

小虫有点怕托尼把自己丢出去,又抵御不住那个看起来是拥抱的怀抱的诱惑。

犹犹豫豫的挪了过去。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拥抱。

托尼的手掌轻轻的搭在他的臀上,温柔而轻缓的。

小奶狗忍不住哭泣了。他努力的忍着自己的哽咽,用尽量清晰的声音发问。

“斯塔克先生,你原谅我了吗?我可以留下了吗?”

“不孩子。”托尼安抚着因为这句话而紧张起来的小奶狗:“抱歉,你没有错,你不必离开,你可以待着这里,一直。”

热度 76
时间 2018.08.19
评论(1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