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贾之焦虑症的治疗?

训诫预警

ooc预警

训诫的意思不懂请百度

不接受看完被雷到来搞我

记得百度,记得百度

    在大多数的疾病都可以得到治愈的今天,唯独心理疾病,却仍如跗骨之蛆一样,死死的黏住每一个不小心惹上他的人。

  他将乐观的人变的悲观,将健康的人变得虚弱,他无视人类求生的本能,一次次的将被他黏住的人,推进绝望的深渊。

  没有人可以逃开他,哪怕是纽约最有名的百万富翁,花花公子,超级英雄也不例外。

  托尼一直被战后应激与焦虑症折磨着,这些东西来源于他那一次差点丧命的绑架,也来源于他每次都在分毫之间救下人的惊险。

   在所有的人都在为钢铁侠而欢呼的时候,只有贾维斯知道,钢铁铠甲下的那个人,在忍受着怎么样的折磨。

  他不止一次的担心,自己如果没有在那分毫之间,将人救下来该怎么办。

  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托尼夜以继日的待在他的实验室里,想要把战甲的能力提的更高。

  大多数时候,这可以让托尼暂时性的获得平静,但这也只是暂时性的。

  事实上在绝大多数的时候,托尼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即便是在战后应激和焦虑症发作的时候,他也可以谈笑风生的将这件事给掩饰过去,不会让其他的人看出一分一毫的不对劲。

  托尼的技术太过高明,以至于当他真的不对劲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察觉的到。

  除了贾维斯,但他却被严令不许乱说。

  托尼大概有一个月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好觉了,无论他尝试过多少看起来很有用的办法,热牛奶,热水澡,甚至他也试图用伏特加灌醉自己,可这都无阻挡他梦里那些恐怖,黑暗,让人生出惧怕的东西。

  他几乎每一个晚上,都是在惊恐中醒过来的,随着战甲被召唤而来的贾维斯单膝跪在床头看着他,这个时候的贾维斯手里,往往是端着一杯热牛奶的。

  对安眠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却可以让托尼知道,他不是在梦里。

  托尼会在惊醒后无法入睡,但他也不会选择去实验室,他不想被人问及失眠的理由,他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软弱。

  托尼当然明白,一个超级英雄之所能能够成为超级英雄,最大的原因是在于他的心,但这也不能阻止托尼在有的时候,对自己的质疑。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是凭借着一身铠甲才混进了这个有着神和超级士兵的队伍里,他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如果再次遇到沙漠里的那种情况,没有了铠甲的自己,是否还能坚持下来。

  钢铁侠可以,但托尼呢?

  托尼从不缺乏自信,但却有些东西,正在蚕食着他乐观向上的一面。

   托尼清楚的知道这件事的不应该,但他却无法阻止,他能够做到的,就只是在噩梦醒来后,老老实实的继续躺在他的床上,直到所有人都起床后,再喝上一杯咖啡,带着他的墨镜假装打着哈欠的出现在客厅中:“嗨,伙计们,你们起的真是够安静的。”

  没有人察觉到托尼的不对劲,除了托尼自己。

  托尼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心理状况是有多么的糟糕,他也尝试过自救,他匿名换过许多个价格昂贵的心理医生,得出的答案只有一个。

  

  他需要宣泄,不顾一切的,放弃所有思考,只是为了自己的发泄。

  这很简单,但也很难。

  至少对于托尼来说是这样的,花花公子的肩上扛着拯救世界的责任,钢铁侠不知道是多少人心里的保障。

  他不敢表现出任何一点的不对劲,他有考虑过在战斗中发泄,可这完全行不通,在战斗的时候,他完全没办法,想到自己,他能够做到的,就是尽量快速的斩杀侵略者,拯救他的同胞。

  唯一的办法没办法达成,托尼也不觉得可惜,随便笑了一笑,就把那份报告丢在了桌子上。

  他的房间里没有人会来,除了他和他的造物。

  是的,贾维斯看见了这份报告。

  托尼的处境,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了,他没办法忘记托尼在每一次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眼中的惊恐和不确定,他也没办法忘记,托尼在情绪最为难熬的时候,还记得要将房间开启静音,才敢放心的嘶吼哭泣。

  如果有可能的话,贾维斯甚至愿意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来换取他的造物主的一夜好眠。

  可贾维斯什么也没有,他只有他自己,甚至于他自己也是属于托尼的,只不过托尼给予了他最大的授权而已,托尼允许贾维斯在安全的情况下,对自己的身体做简单正常的事情,例如清理或是清洗。

  于是,抱着这样的思想,贾维斯开启了一段,绝对算不上好的服务之旅。

  这件事的开始,大概源于托尼那杯糟糕的咖啡。

  习惯性的在天亮后对着贾维斯要求一杯咖啡的托尼第一次觉得贾维斯大概被笨笨魂穿了,他几乎是不可置信的发问;“这糟糕的味道是什么?贾维斯!”

  

  好管家站在他的面前,轻描淡写的回复:“您的咖啡,sir。”

  

  短暂的沉默后,托尼几乎是一顿一顿的开口:“需要我在重复一下关键词吗?你说这糟糕的,宛如发了霉又被加热后的芝士一样的味道,是我的咖啡?”

  

  短暂的沉默后,贾维斯终于结束了他手里的数据处理,开始专心的应对托尼:“是的,sir。”

  

  这样的老贾让托尼有些不大舒服,他皱着眉道:“我需要一个解释。”

  

  贾维斯的声音一贯的优雅磁性,却是无比的气人:“今天的工作量太大了,我忙于其他的事情,所以没有时间去为您买咖啡。”

  

  托尼不得不暂时性的闭了嘴,他最近的情绪太过糟糕,焦虑症有时候发作的毫无缘由,他总不可能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跑进他的铠甲里,所以在焦虑症发作开始后,托尼就已经把公司的事务交给了贾维斯。

  片刻后,托尼的语气已经缓和了一些,他仿佛是妥协一般的叹气道:“你大可以吩咐别人去买。”

  

  然后他的管家分毫不差的告诉他:“抱歉sir,我连这个也忘记了。”

  托尼大概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一瞬间的火气上涌,他沉着嗓子怒喝道:“贾维斯!”

  

    贾维斯优雅的微微躬身:“随时为您效劳。”

  倒像是托尼无理取闹一样。

  托尼勉强的深吸一口气,头疼似得揉了揉眉心道:“把我的车开到楼下,我自己去买。”

  然后贾维斯回应他:“抱歉sir,鉴于您这几日都没有出门的记录,我已经将所有的车都送去了保养。”

  诚恳至极的道歉语气,却如同火上浇油一样,将托尼努力压下的怒火,一分一分的撩的更高了。

  托尼几乎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了,但是他又绝不肯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在无辜的人身上,于是贾维斯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努力的吞气闭目,将火气压了下去:“那就把我的战甲叫过来!”

  即便是在贾维斯的一再挑衅之下,托尼仍是选择将情绪隐藏压抑,而这,也是让贾维斯做出今天这件事的原因。

  “抱歉,sir。”贾维斯并不希望自己的主人会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合格的管家,但是出于自己的目的,他仍是回答道:“在上次您使用后,我还没有来得及修复他们。”

  “没有来得及?”这大概是到现在为止,托尼露出的最不可置信的表情,贾维斯几乎可以看得见托尼的手已经在气的发抖了:“已经一个星期了,jar,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铠甲的重要性,但是现在你告诉我,你根本没有对他们进行维修?那么你觉得如果现在有人打到了我的家门口,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你先回去,等我的管家不忙的时候,当他记得把我的战甲修好的时候,你再过来?”

  托尼已经开始生气了,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那么赶快的认错和补救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现在的贾维斯却已经自觉的放弃了这个选项:“抱歉sir,但是我认为,您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操控战甲。”

  短暂的沉默后,托尼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贾维斯,我以为这个家里我才是主人。”

  贾维斯罕见的没有对这句话产生反应,而是道:“是的sir,如果您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就先走了,我的日程表提示我十分钟后有一个会议要开。”

  真实的怒火上头,托尼几乎感觉自己的耳朵已经嗡的一声开始失聪,他狠狠的将那杯糟糕的咖啡砸在了地上,滚烫的咖啡四溅,托尼却完全不在乎了,他只是怒吼着:“去他妈的什么会议,你现在最好在我彻底发火前去床上趴好。”

  一向听话的AI在这个时候不为所动:“我能够理解您的心情,我是您的造物,您有权对我做任何事,但如果您不介意的,我希望您可以在我忙完后再做您想做的事情,我现在的日程表有些满。”

  然后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愤怒的造物主揪着领子按在了床上,然后,就是夹杂着怒气的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那个仿真度百分之百的臀上。

   即便是做好了准备的贾维斯,仍是不可避免的被这凶狠的巴掌打出了几声闷哼,这足够疼了,是贾维斯从出生到现在,从未尝试过的,但这还不足够。

  贾维斯的头抵着托尼刚刚躺着的那个枕头,上面还有着淡淡的洗发水味,他隐蔽的缓了口气,然后尽量声音稳定的开口:“感激您的仁慈,我想如果您在十分钟内结束的话,我或许还能够赶得上会议。”

  他再次激怒了他的造物主,托尼几乎要怒极反笑了,他跪上了床,单膝压上了贾维斯的腰,然后他弯下腰将贾维斯那条质量良好的皮带从他的裤子上抽了出来,与此同时,他还把那层碍眼的裤子直接扒到了膝弯,伴随着皮带在贾维斯臀上落下的声音,是托尼的命令声:“闭嘴,贾维斯。”

  皮带的疼痛太过强烈,有那么一个瞬间贾维斯甚至以为自己的身体上是被泼了一条皮带那么宽的热油,然后很快,那种如同是被滚油烫过的痛感,就从一道,蔓延到了整个臀。

  贾维斯当然做好了忍痛的准备,但是对于疼痛的本能,他却仍是不自觉的轻微的颤抖着,他的闷哼和抽气声早已经没办法压抑着,疼痛一层层的堆积,几乎让人工智能的内存条因为过热而崩溃。

  当然了,这只是贾维斯认为的,他对疼痛的感觉太过陌生,事实上,他可以再挨重很多倍,也不会烧掉他的内存条。

  当然了,这对于贾维斯来说,大概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在贾维斯以为这场责打几乎不会有尽头的时候,托尼停下了,然后他的声音冷静的吩咐:“把你的手收回去!”

  直到这个时候,贾维斯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做了阻挡的行为。

  趁着这短暂的休息时间,贾维斯快速的瞄了一眼托尼现在的情况数据,这个月里前所未有的让人觉得乐观,但却还没有达到正常的地步。

  贾维斯深知自己如何能够继续激怒托尼,也深知这会给他带来更多的疼痛,但他却仍是在那持续上升的数据前,开口道:“sir,时间快到了。”

  然后他挨了一下狠的,从左臀到右臀,还顺便覆盖了手掌。

  贾维斯不得不在这种疼痛下,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十分隐蔽的,将自己的姿势微微调整,好方便托尼的继续动作。

  然后他没有得到接下来的拍打,托尼换成了手拍了拍他,然后告诉他:“站起来,带着你的裤子去哪个该死的墙角站好。”

  这算是罚站?在贾维斯搜索到的资料里有这个,这通常象征着惩罚结束,但是看托尼现在的样子,或许只是打算换一个姿势打他?

  贾维斯没有提出任何质疑,他只是默默的下地,然后试图提起他的裤子,可是就在他弯腰的时候,他被托尼按着腰,又连着在臀尖上抽了三记,还有的,就是托尼带着威胁的声音:“我没有叫你提裤子。”

  贾维斯差点被托尼打的趴回床上,好在他站稳了,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敢再去提裤子,只好垂眸面对着墙角站好,而随后,他听见了托尼出门的声音。

  下意识的,贾维斯就想要通过监控功能去查看托尼的取向,可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权限被暂时性限制了。

  很显然,这是他主人的所为。

  贾维斯忍不住思考自己这一次是不是太过火了,如果托尼真的因为这一次,而开始不信任自己了怎么办?

  贾维斯开始心慌,他甚至想去追着托尼说清楚事情,但他最终还是忍耐住了,只是遵照他主人的吩咐,老老实实的把视线定在墙上。

  大概是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他听到了托尼的脚步声又回到了他的身后,然后是托尼不带感情的吩咐:“趴回去。”

  贾维斯照做了,在他走过托尼身边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了托尼手里的藤条。

  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但他却愿意接受。

  藤条带着风声甩在他的臀上时,贾维斯有了一瞬间的失声,这种疼痛和皮带不一样,他仿佛是直接割开了你的皮肤,疼痛尖锐的传进了贾维斯的脑子里,他甚至想要逃开。

  但是他没有,他只是求救似得抓紧了托尼枕过的那个枕头,然后将头埋了进去,细碎的呻吟与泪水,就全部交付在了这只枕头里。

  疼痛来的太过于强烈,贾维斯甚至顾不上分辨自己到底挨了多少下,他只知道托尼再次停了下来,因为藤条已经断了。

  贾维斯充分的了解过这些东西,他深知藤条的柔韧性有多么的好,如果连它都断了,贾维斯甚至不敢去想象自己的身后会是什么样子。

  再一次,贾维斯颤抖着将手遮回了自己的臀上,他试图扭着身子去看托尼:“sir!我接受不了更多了……”

  然而托尼好好的压制住了他,甚至还威胁性质的将那根断了的藤条抵在了贾维斯的掌心:“把你的手放回它该在的位置,我发誓,你再挡一下,我就抽烂你的屁股,你知道,我修的好,也修的起。”

  太疼了,真的……。

  贾维斯不敢挑战托尼的话,只好重新收回了手,他毫不怀疑他主人这话的真实性。

  托尼把断掉的藤条随意的扔在了床上,然后捞起了床头柜上的厚实木发刷,将冰冷的光滑面贴在了贾维斯那个已经红肿不堪的臀上,事实上,仅仅是这样的触碰,就已经叫贾维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而托尼却是毫不心软的冷声道:“阐述错误。”

  这才是贾维斯给托尼准备的工具,他十分贴心的选了这样一个不会引起怀疑的东西,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挨它。

  贾维斯再次瞄了一眼托尼的数据图,开口道:“我不应该给您喝味道很差的咖啡……”

  他挨了一下。

  贾维斯一抖,然后继续道:“不应该把您的跑车全部送去保养。”

  又是一下。

  贾维斯吞了吞唾沫,其实这些都是他故意来引托尼发火的,但是现在说起来,却也是十分的心虚:“不应该忘记维护您的战甲。”

  这一下是最重的。

  托尼的发刷没有拿开,依然威胁的贴在贾维斯的臀上:“还有。”

  贾维斯真实的陷入了短暂的失忆,然后他听到了托尼的声音:“想不到?那我就帮帮你。”

  事实上,贾维斯就知道不会是什么认真的帮助,但他还是在那一连串的发刷砸下来的时候,陷入了颤抖。

  “sir!please……sir,please!Please stop!”贾维斯忍不住低声请求着,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视线看到了自己身边那根断掉的藤条。

  这根藤条的横切面很奇怪,只有一小部分是有毛刺的,其余的地方都是光滑的,看起来像是被刀提前割断了一样。

  就在这一个瞬间,贾维斯突然明白了托尼问的是什么,带了心虚,贾维斯低声道:“我不应该故意挑衅您!”

  责打在此停下,托尼气哼哼的拿发刷戳他那个滚烫的臀:“哼,我还真以为你的翅膀硬了,是不是有了实体后,就不担心我拔你的电源了?”

  贾维斯心虚的不说话,而托尼有点不满意的将裤子又往下扯了一点,发刷敲打着贾维斯的腿根:“腿分开!”

  贾维斯其实有心求饶,但是想了想又说不出口,只好沉默着将腿分开了一点。

  托尼毫不手软的对着仍是白皙肤色的大腿内侧一面打了几下,这才丢了发刷,捏着贾维斯的后颈叫他翻过身来,略带了点凶狠的和那个被打的惨兮兮的人交换了一个亲吻:“下次还敢不敢骗daddy了?”

  贾维斯的身后被压在床面上,而托尼又压在贾维斯的身上,两个人的重量让贾维斯痛的直抽气,但又舍不得这个吻,眨眨眼有点无辜的回答:“我认为这足以让我印象深刻,sir。”

  托尼倒是没反驳,只是又低下头在贾维斯的脖子上啃了一口,不满意着哼哼:“要不是你现在太惨了,daddy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惩罚。”

  托尼说的语嫣不明,但是贾维斯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个吻引起了情欲,托尼的睡裤上鼓起了一大包,正难以忽视的顶在贾维斯的腿上。

  贾维斯有点失笑,他将手臂环在了托尼的背上,有点安抚意味的抚摸着托尼的后颈,这时候的贾维斯,不必刻意激怒托尼,倒是变成了以往的样子,他对托尼无条件的信任,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您可以对我做您想做的一切,因为,其实也没有那么痛了。”

  托尼的手掌搭在贾维斯的臀上,轻轻的捏了一下,成功的引来了贾维斯的一声倒抽气:“说谎可是不是好孩子。”

  贾维斯也不恼,他只是笑着去亲吻了托尼,手掌也极具暗示性的挪到了那个不可说的位置:“我的真实想法,sir。”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那个故意去揉老贾那个肿胀的臀,引得他一声声的带了颤音的sir我们就不提了。

  我们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托尼在贾维斯的陪伴下睡了一个好觉。

  至于为什么我们之前兢兢业业的贾维斯这几天没有去公司,而阴沉了一个月脸色的托尼又为什么满面春风的这种事,我们就最好不要深究了。

  

热度 267
时间 2018.07.02
评论(32)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