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打孩子啦!!!

训诫预警!

打孩子预警!

私设预警!


托尼是个花花公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那种,也就是这种心理,导致他三十多岁了,还是没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

  

  这可是个大事儿啊,斯塔克工业的董事们开会催个没完没了,托尼也烦,他不是不想找个人代替自己听董事们唠叨,只不过他想了一下以后居然要困在家里当一个乖乖好丈夫,他就觉得头大。

  

  要是能够直接有个孩子倒是不错的,抱着这样的想法,托尼推掉了今晚的一个盛大派对,驱车去了孤儿院。

  

  如果你打算有一个孩子,又不想要花太多的时间等他长大的话,那么领养一个将会是最为快速的选择的。

  

  事实证明托尼一直都是对的,仅仅是到达了孤儿院十分钟后,托尼就已经办好手续领着他的被监护人出来了。

  

  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孩,个子倒是挺高的,就是太瘦了一点,托尼过去的时候,正看见明明也是个小孩的他,正在帮忙照顾更小的小孩,熟练的样子诉说着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嘿,这正是我要的,托尼对自己说。

  

  一个懂事的,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孩子。

  

  然后他走上前去询问那个孩子的名字,他尽量小心着不用让自己惊吓到这个孩子,可是他后来发现自己的作为是多余的,这个孩子从始至终都十分平和淡定:“我叫贾维斯,sir。”

  

  一个sir也不知是戳中了托尼的那根神经,他当即就觉得这个孩子自己是一定要带回家的,哪怕是给孤儿院捐一栋楼都不是事。

  

  于是成功的捐出一栋楼后,托尼心满意足的在自家户口本上填上了贾维斯的名字,一写就是五年。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托尼一直把贾维斯照顾的很好,或者反过来说,贾维斯一直把托尼照顾的很好。

  

  就像是托尼预想的那样,贾维斯的确是一个乖巧到不需要托尼额外操心的孩子,尽管他错过了一些读书的机会,可是在托尼请来的私人家教的帮助下,贾维斯很快就在他这个年纪的孩子里,成为了佼佼者。

  

  不得不说,托尼还是挺骄傲的,毕竟是他选的孩子,长成了这么好的样子,肯定也有他的功劳。

  

  明天就是贾维斯到斯塔克家的第五年,也是贾维斯十五岁的生日,托尼在会议结束后难得的早回家,然后他发现了空无一人的房间。

  

  这可不该是这样,要知道贾维斯的中学一般下午的四点三十分就会放学了,而现在已经是八点钟了。

  

  托尼忍不住为这件事皱眉,他在贾维斯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曾干过这样的事,但让托尼生气的是,贾维斯居然从未对自己说过这件事。

  

  他当然不介意贾维斯有朋友或是出去玩,但他无法接受在他不知道贾维斯在什么地方,这会让他忍不住担心。

  

  是的,这是一个久违了的词,但托尼却在这一刻体会到了。

  

  或许自己应该更改一下和孩子相处的方式了,至少放养不是个好方法。

  

  托尼这么想着,也顺便的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应该怎么来教育小孩子,没办法,托尼小时候自己就是被放养的,他对这方面实在是没有什么经验。

  

  只不过看着搜索出来的结果,托尼忍不住的挑了一下眉。

  

  得,这回可有意思了,原来这管教孩子不单单是个脑力活动,还得用上体力。

  

  “星期五,帮我准备点东西。”新晋好父亲托尼如是喊道。

  

  贾维斯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托尼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情景,不得不说这实在是让贾维斯楞了一下,毕竟按照这五年来的经验,在这个时间,托尼不应该回来才对,现在既不是周末,又不是假期。

  

  即便是回来的话,托尼也应该在书房或是他的床上。

  

  这太奇怪了,贾维斯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唾沫,尤其是在托尼的脸色并不好,身边还摆着一把长柄浴刷的时候。

  

  这让贾维斯有点想后退。

  

  他挨过那个,或者说不止这个。在很久以前,他曾被领养过,一个,不怎么样的家庭,最后他是在被回访的时候发现了身上的伤,才回到福利院的。

  

  这就是为什么他当初在见到托尼的时候,并没有怎么激动,因为他完全不对被领养出去,抱有任何美好的希望。

  

  甚至他在看到托尼豪迈的捐了一栋楼来换取自己的抚养权的时候,他还有那么一瞬间担心自己是不是回不来了。

  

  不太好意义上的那种回不来。

  

  但还好没有。

  

  托尼是一个在贾维斯遇见过的人里,最好的一个人,他风趣幽默,又聪明帅气,他看似大大咧咧的,却在贾维斯刚刚进到这个家里,惶恐不安的时候,给了他很多陪伴。

  

  尽管他只是在贾维斯写作业的时候在旁边看电视,或是在贾维斯吃不惯营养餐的时候在旁边喊着要一个煎蛋。

  

  但后来看到托尼的忙碌程度后,贾维斯才知道他是多么艰难的才能挤出那一点时间来。

  

  托尼对他很好,他从不曾对贾维斯发火,即便是在刚开始贾维斯试图帮忙却不小心打碎了托尼收藏的古董花瓶时也没有进行责骂,只是挑了挑眉说上一声:“你长大了得还我两个这个。”后,就专注于检查贾维斯有没有被割伤了。

  

  斯塔克先生是很好的人,贾维斯在这个家里住了一个月后,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这件事了,他和那些人不一样,他并不把自己当成小孩子而忽视,在他没有那么忙的时候,他甚至愿意在和贾维斯吃饭的时候,对他讲一些公司里发生的事。

  

  这让贾维斯比其他同龄人都要知道的东西多上很多。

  

  贾维斯很少看到托尼生气,即便是在托尼黑着脸的时候,也会在看到贾维斯的时候扯出一个还不错的笑来:“嘿,贾维斯,快去帮老爹倒杯咖啡过来,晚饭记得帮我留在桌子上,我处理完这一点小事就去吃。”

  

  对了,托尼并没有要求贾维斯叫自己父亲,尽管他有时候会对自己这么自称,但他给了贾维斯选择的权利,他可以按照他喜欢的称呼,甚至直接叫名字也可以的。

  

  贾维斯第一次听见的时候简直惊呆了,父亲太过亲近,名字太没礼貌,于是想来想去,贾维斯还是选择了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对托尼的称呼:“sir。”

  

  贾维斯在最开始的时候,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在这里待的太久,所以选择这样的礼貌称呼,也是为了防止自己会起的并没有任何用处的,依赖,或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的年纪太大了,没人会喜欢那么大的小孩,他们总会觉得这样的孩子以后和自己不亲,他们更喜欢小孩子,从软绵绵养成好看的少年,这会让他们有很大的成就感。

  

  这并不是贾维斯的胡思乱想,而是他在八岁之后,就知道的事实了。

  

  不过在十岁之后,托尼用实际行为告诉了贾维斯,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的,至少他不是,他对贾维斯和对自己的亲生孩子根本没有什么两样,如果他有自己的亲生孩子的话。

  

  他会记得贾维斯的每一个生日,在那天空出所有的时间来和贾维斯一起庆祝,别的小孩子有的东西贾维斯从不缺少,甚至别的孩子所没有的东西,贾维斯也有很多。

  

  他会在贾维斯的家庭联络表上父亲的一栏写上自己的名字,也会在贾维斯在之前被人嘲笑是孤儿院里出来的时候,开着最炫酷的跑车出现在贾维斯的身边出现,用一种很严肃的方式告诉那些人,贾维斯是我的孩子,他叫贾维斯.斯塔克。

  

  他简直像是最温暖的一束光,照进了贾维斯的生命中,多的甚至把前十年的都补齐了。

  

  这应该是第一次,贾维斯看着托尼对自己冷脸。

  

  明明在学校里是可以当着全校人演讲也淡定自若的人,明明是学过搏击可以轻松打倒一个成年人的青年,却在这个时候生出数不清多少的恐惧来,他匆忙的在自己大脑里迅速略过自己最近有没有做什么会惹得斯塔克生气的事,但现在的情况下,贾维斯已经没有办法做出思考这件事了。

  

  不敢让托尼等的太久,贾维斯带了一点忐忑不安走上前去,低声叫道:“先生,晚上好。”

  

  “晚上好?”托尼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表:“真是不错孩子,再过二十分钟你就可以顺便跟我说一声早上好了。”

  

  贾维斯站在沙发前,被托尼的语气弄的有点无所适从,他之前曾经晚归过,但托尼都允许了,他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托尼为什么生气:“sorry,sir。您吃饭了吗,我想冰箱里还有一些食物,我可以现在去做。”

  

  托尼努力的回忆着儿时自己被教育的画面,学着自己父亲的样子直接了当的道:“别转移话题孩子,你这么晚去什么地方了,而且根据门卡记录来看,你最起码有一个月都是这样的晚归状态了。”

  

  “是的,先生,我最近……有一点事。”贾维斯抿了抿唇,干巴巴的试图解释,然而连他自己,都有点无法认可这个糟糕的理由。

  

  果然,托尼并不满意:“比如?”

  

  嘴唇内侧的嫩肉被咬的很疼,贾维斯第一次知道面对这样一双漂亮的眼睛撒谎,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今天是同学的生……”

  

  不等他说完,托尼就打断了他:“连续一个月的生日吗贾维斯?”

  

  压低的语气已经完全说明了托尼的不悦:“过来,贾维斯,我们必须换种方式谈一谈了。”

  

  “拜托先生!请不要!”贾维斯被这句话惊得退了半步,忍不住哀求道。

  

  托尼坐着没动,眼睛紧紧的定在贾维斯的身上:“你要我过去抓你吗?”

  

  “拜托,先生……。”贾维斯被这句话吓的一抖,仍是忍不住的哀求道。他是真的惧怕托尼手边的东西,他无法忘记哪有多疼。

  

  “贾维斯。”托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加重语气叫了贾维斯的名字,他在看着贾维斯。

  

  贾维斯没有办法去看那双眼睛,但他也不敢逃离,他是真心诚意的畏惧着疼痛,但也是真心实意的惧怕着托尼对他的失望,这份惧怕,甚至盖过了对疼痛的畏惧,于是他沮丧的将背包放在地上,然后一步步的走向了托尼的身边。

  

  他是直接被托尼按在了腿上的,屁股被高高的垫了起来,上身趴在沙发上,腿无助的垂在地上。

  

  他的裤子也被扒下去了,贾维斯曾试图守护,但是在碰到托尼的手的那个瞬间选择放弃。如果托尼很生气的话,那么他希望他消气。

  

  贾维斯趴在托尼的大腿上,托尼的手掌按在他的腰上,另一只手则是握住了浴刷,将冰凉的那一面贴在贾维斯的臀上。

  

  贾维斯开始颤抖,无法抑制的,他极力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要出现异样,他绷紧了身子打算承受接下来的疼痛,然后他感觉到了托尼的手从他的腰间,落在了他的后颈上。

  

  “贾维斯,你抖的厉害。”托尼用一种陈述的口气开口。

  

  “抱歉先生。”贾维斯开口道歉,但除此之外,他再说不出其他的了。

  

  托尼的手掌在贾维斯的后颈上起了一点安慰性的作用,他问:“你怕我?”

  

  “不,我不怕您。”唯恐托尼误会,贾维斯忙道。

  

  这一下托尼就明白多了,他将那把浴刷在贾维斯的臀上轻轻的拍了拍,发出一点清脆的声音:“你怕它?”

  

  浴刷拍肉的力道不大,但却还是让膝盖上的孩子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紧绷身子,贾维斯短暂的犹豫了一下,他一向不喜欢谈起以前的事,但后颈的温暖让他一时间没有思考太多。“是的,它很疼。”贾维斯喃喃道。

  

  然后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托尼皱了皱眉,他不大知道贾维斯以前发生了什么,事实上,他没问,贾维斯也没说,但从现在流露出的一些,就足够托尼想到一些了。

  

  托尼有点想骂脏话了,但显然现在不是时候,他只是把浴刷丢在了地上,然后扬起巴掌在贾维斯的臀上重重的打了一记:“在你打算说出你去做什么之前,我不会停止的。”

  

  巴掌落在臀肉上的声音十分清脆,贾维斯被打的短促的啊了一声,倒不是因为疼,而是有点惊讶,他有点艰难的侧过头去看地上被丢掉的浴刷,突然有了一点,心里酸酸涨涨,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的感觉。

  

  他说他怕,所以托尼避免了这件事,即便是在托尼生气的情况下,他仍是没有用他所害怕的来惩罚他,这是贾维斯没有想到的。

  

  他习惯了照顾人,但他甚少被照顾,很少有人会认为他也需要被照顾。

  

  或许有人知道他需要,但也会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贾维斯不合时宜的出神了,而就在他出神的这短短的时间里,托尼已经连着落下了好几巴掌。

  

  托尼能够从贾维斯那个后脑勺看得出贾维斯的心不在焉,天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托尼发誓,他绝对看出了贾维斯的走神。

  

  带了一点被忽视的不满,托尼格外加重了力道在贾维斯的屁股上加深了颜色,连着两下重重的拍打终于叫贾维斯回过神来,臀上火辣辣的痛感提醒这贾维斯现在的处境。

  

  和屁股一样红的还有耳朵尖,贾维斯抱住了一个靠枕将脸埋了进去,闷闷道:“抱歉先生!”

  

  终于得到了注意的托尼带了点不满意的将巴掌压在红肿的臀肉上威胁:“我不需要抱歉孩子,你得让我知道你这一个月都去了什么地方,我可不想我以后得去酒吧或是什么地方把你揪出来。”

  

  疼痛使得贾维斯不由的轻嘶一声,他顾不得太多,匆忙的解释道:“没有先生,我只是在一家报社做校对工作。”

  

  他为他的诚实赢得了两巴掌,然后是托尼发问:“为什么?”

  

  贾维斯踌躇着低声道:“我需要一点钱。”

  

  托尼这一次没有打人,他只是忍不住皱起眉有点疑惑道:“我给你的钱不足够吗?”

  

  赤裸肿胀的臀被晾在空气中的感觉十分不好,贾维斯十分想伸手去揉一揉,但最后还是紧紧的抱着枕头蹭了蹭忍下来:“不,您留给我的零花钱我从来都用不完,只是我想试试自己赚钱的感觉。”

  

  迟来的两巴掌和这次的两巴掌一起扇了下来,两片可怜的臀肉分别的得到了两下,斯塔克先生显然是十分不满意自己孩子在想尝试一下自己赚钱的时候,居然完全的忽略了自己:“你可以选择去斯塔克公司。”

  

  贾维斯侧过头偷偷的去瞄托尼的表情,他有点怕托尼生气,但又不想撒谎,以至于说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我不想让您知道……”

  

  这句话显然有点让托尼受伤,他说:“可我是你的父亲。”

  

  显而易见的,托尼有点欢喜的惆怅,按照星期五给的资料来说的话,当小孩子开始有这样的心理时,往往意味着他们叛逆期的开始,这将会是一个持久战,十分消耗精力的。

  

  托尼可是记得自己当年的叛逆期时,可是做了不少惹父母生气的事情,相比起贾维斯还会乖乖的趴在腿上挨揍,他当时可真的是称得上有点无法无天了。

  

  一想到自己家的乖孩子要变成自己那样的小混蛋,托尼就觉得有点惆怅,他忍不住轻微的叹了口气,伸手去按了按自己已经开始胀痛的眉心。

  

  托尼的态度让贾维斯有点惶恐,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话为让自己多挨上几下的拍打,但没有等到疼痛,反而等来了托尼的叹息这件事上让贾维斯更加不安。

  

  他忍不住放松了自己紧绷着的身子,回头去看闭着眼睛皱着眉的托尼。

  

  可我是你的父亲这句话落在贾维斯的耳朵里,有着无比的重量,短暂的犹豫了一瞬后,贾维斯伸手去扯住了托尼的袖子来吸引他的注意力:“我向您保证daddy,我绝没有去做什么您不允许我做的事情。”

  

  蓝色的眼睛里带了点因为忍痛而起的水汽,贾维斯竭力想让自己表现的真诚一点:“我只是……”他的话截然而止,顿了顿重新开口:“我向您保证,我明天会向您坦白所有。”

  

  托尼是被袖子上那轻微的力度从以后的悲惨生活中扯回来的,他盯着那双好看的蓝眼睛看了一会,又琢磨了一下那句daddy后,保持着内心喜悦面无表情的样子在贾维斯已经肿起来的臀峰上又盖了响亮的一巴掌:“去墙角反省,为你让老爹的担心。”

  

  “是的。”贾维斯忍耐着疼痛从托尼的膝盖上下来,十五岁的少年已经开始拔高身形了,他和托尼站在一起的时候,几乎已经不分高下了,但是他这时候乖顺的样子,却和刚被托尼领回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他没敢提裤子,艰难的带着卡在腿根的裤子在离他最近的墙角站定,面对墙壁开始做他的反省。

  

  他总结了一下托尼生气的原因,大概是一个月的晚归并且没有和监护人说明原因导致了托尼的担心,还有面对托尼询问时候的支支吾吾撒谎和隐瞒。

  

  单个拎出来都是大事,更何况现在他把这些都攒在一起了。

  

  贾维斯忽然有点为自己的屁股担心,哪怕是站在他的角度,他都觉得现在的程度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有点轻了。

  

  会不会在反省过后被拎回去再揍一顿呢?光是想到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叫贾维斯忍不住抵住墙壁轻轻的叹气了。不过虽然畏惧疼痛,但贾维斯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怎么害怕回到托尼的大腿上,因为他有一点莫名的自信,托尼并不会伤害他。

  

  就在贾维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听见了托尼喊他的声音:“过来,贾。”

  

  贾维斯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拖着自己的裤子慢吞吞的往回走,他顺便瞄了一下时钟,已经是可以说早安的时间了,于是他在路过自己的背包时,顺便从侧兜里捞出了一个黑色绒布的小盒子,抢在托尼开口之前道:“送给您的礼物,这是我们遇见的第五年。”

  

  托尼显而易见的愣住了,他带了一点惊讶将盒子拿了过来,里面是一对海蓝色的宝石袖扣。

  

  贾维斯拿着的是托尼的副卡,贾维斯每一笔花费,都会记录在星期五上,记录上并没有提到这个,所以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在现在明确了出来。

  

  托尼眼神复杂的盯着贾维斯看了一会,小孩子的裤子还挂在腿根,金色的头发被汗水弄的有点狼狈,湛蓝色的眼睛还有一点轻微的泛红,哦……最凄惨的大概是那个还在热腾腾的冒着热气的小屁股。

  

  太惨了,托尼心想,太惨了,这要是我的话,我估计要把那个盒子甩上那个人的脸。

  

  轻轻的揉了揉鼻子,托尼清了一下喉咙:“我十分确定了贾维斯,你一点都不像我,我才不会为送一个人礼物而挨一顿打呢。”

  

  想了想托尼又补充道:“哪怕这个礼物再漂亮也不行。”托尼有点不是特别的习惯直接表示自己的感谢,于是他委婉的称赞了一下这个袖扣,上帝,贾维斯最好能够听懂,不然他还得再来一次。

  

  “真高兴您喜欢。”少年绽开一个笑,并松了一口气。

  

  而托尼也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贾维斯听懂了。

  

  “我也没有预料到这个。”贾维斯伸手去轻轻触碰了一下自己可怜的身后,看起来有点无辜的样子。但他很快又笑了起来:“但如果这可以让您在收到礼物的时候感觉到惊喜,那么就是值得的。先生。”

  

  “嗯?”托尼的手掌威胁性的停在贾维斯的身后。

  

  “我是说,Daddy。”少年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在威胁下,心甘情愿的。

  

  托尼心满意足的将袖扣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同时将自己藏在沙发上的礼物盒塞进了贾维斯的手里:“生日快乐,红屁股的小寿星。”

  “顺带一说,我是不会为你的屁股道歉的,jar,你自己不告诉我的。”理直气壮的托尼老爹如是说道。

热度 337
时间 2018.06.06
评论(29)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