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之拜个把子吧

 
 #一八#

  #占有欲#

  

       by.秦起

  一

  

  近来几日,也不知道怎么了,佛爷火气大的惊人,而且就连往常能够安抚佛爷情绪的八爷也没有用了,不但如此,往日灭火小能手一样的八爷,现在几乎成了火上浇油的那个油,每每他来过一回,或是谁在佛爷面前提前了他,那么指定的,佛爷就得黑脸黑着半天,来了来回回了几次之后,张府的人也算是学乖了,一见着八爷来,也不通报了,就直接给堵大门口了。

  

  虽说八爷的身份自己堵了不大好吧,可谁叫八爷好说话呢,拧了眉头一脸凄苦的把自己的苦衷一道,八爷怎么也不好意思顶着自己走了叫人挨骂的事往门里走,可若是直接这么回去,却又有一点不甘心。

  

  这么想着吧,八爷虽然没进这门吧,可也没走,花了俩大子在一旁的露天茶馆要了壶茶,你可想么,人都露天了,还能有什么好茶么,叫声茶馆都是高估了他,顶多算个摊儿。

  

  茶叶末子冲出来的茶,有点苦兮兮的,解渴不错,可对于八爷这样喝惯了好茶的人,就难免有点难以下咽了,勉强的咽了一碗下去,齐八爷喝的有点呲牙咧嘴,可对着店家那殷殷切切的眼神,他还不好意思说什么,撑了笑脸给他比了个大拇指:“前苦后甘,回味无穷,好茶!”

  

  糟就糟在了八爷这句夸上,齐八爷是什么人物,九门之一的人,如今不但在自己的摊位上喝了茶,还夸自己的茶好,那店家简直是受宠若惊的又送上来了一碗,还说了这是送给齐八爷喝的,不收钱。

  

  齐八爷愁眉苦脸的抱着这碗茶,喝吧,对不起自己,不喝吧,对不起店家,正是费尽心思的琢磨着该怎么办呢,突然见着小副官打张府出来了,这赶紧的扬了声的把那小副官叫了过来,那碗茶就塞进了副官的手里:“来尝尝,爷请你喝茶。”

  

  小副官这还没反应过来呢,茶已经被八爷半强迫的送到了自己的嘴边,低头喝了一口,倒是十分解渴,于是咕咚咕咚的就喝完,这才把碗放下,一抹嘴问:“八爷,您找我有什么事?”

  

  八爷是清楚佛爷的性子的,倔的跟头牛似的,这会这脾气针对自己针对的这么明显,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可估计现在这个样子,就算自己见着他估计也问不出来什么,倒不如从佛爷身边人这下手,于是赶忙就把自己这问题问出来了:“副官,你家佛爷最近咋了,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这火气大的,怎么回事啊?”

  

  小副官闭着嘴不说话,将眼睛把齐八爷上下左右的扫了一遍,确定了人这番话当真不是假装的后,才慢吞吞的开了口:“您还好意思问,您这个想想,佛爷这脾气是什么时候起的还不是上回您带了那养胃粥来了才开始的吗?”

  

  养胃粥?齐八爷拧了眉头去想这事,还是有点不明所以。

  

  咋的啊,这送礼还送出错来了?这佛爷也没这么难伺候啊……?

  

  二

  

  齐八爷最近得了一叠的御膳方子。全是老时候皇上吃的那个药膳,养身的本事好的不得了,于是齐八爷虽说不爱碰厨房里的这些玩意,却也为了这方子窝在厨房好几天没出门,这天一出门,就奔了佛爷家来了,身后小厮跟着拿厚布垫着,捧了个小砂锅跟着。

  

  一路走的匆忙,以至于到拿了小碗,齐八爷亲手盛了一碗粥递到了佛爷的手里时,粥还冒着热气。

  

  伴着齐八爷一连串的催促,佛爷偏像是作弄人一般,磨蹭了好久,这才肯将那勺子送入口中。

  

  淡淡的药材香味,隐藏在粥水的香糯里,似乎是炖了很久的时间,米都已经熟透了,每一粒米都汁水饱满,连咬也不必了,只含在舌上抿一抿,那粥就在舌尖上化开了,叫人满足无比。

  

  意料之外的美味叫佛爷一时间有些失神,时间不久,却把个八爷急的不成,一叠声的问人:“佛爷?佛爷?怎么样?好不好的您倒是说个话啊?”

  

  轻笑一声,低头又盛了一勺粥送入口中,佛爷的心情显然极好,竟是和齐八爷开起来玩笑:“老八手艺如此之好,当可嫁了。”

  

  得了这么一句,自己的手艺显然是没有问题了,齐八爷松了口气的把自己瘫在了佛爷家的沙发上,随手自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出来,在围巾上蹭了两下后就往嘴里送,香甜的苹果脆生极了,齐八爷一边嚼着,一边带了点得意笑着:“嘿嘿,佛爷您就乱说,不过五爷也是觉得我这东西好吃,我琢磨着以后要是算卦没了生意,我这还能开个铺子卖粥,也饿不死。”

  

  佛爷送至唇边的勺子一顿:“小五也吃了?”

  

  齐八爷啃苹果啃的开心,也顾不得看佛爷脸色:“是啊,都是九门兄弟嘛?”

  

  那勺粥离了唇边,重新搁回了碗里:“在我之前?”

  

  言简意赅的佛爷通常意味着生气的佛爷,奈何八爷这会不知道怎么的,竟是半点没反应过来,竟是个问什么答什么的耿直样:“是啊,第一锅就是送去五爷家的,要不……”

  

  “副官!”八爷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佛爷出声打断:“我还有事要处理,你送八爷回去。”

  

  ……。

  

  三

  

  琢磨来琢磨去,齐八爷可算是在小副官的点拨下明白过味儿来了,合着这张大佛爷这是吃醋了,就为了头一锅粥不是给他?

  

  这么一想,这几天的担心就都没了,反而是有点又好气又好笑的意味,齐八爷是怎么也没法把佛爷和这俩字联系到一起,可谁知道问题偏偏就是这个自己根本没有想过的呢?

  

  好在既然知道了原因,那么哄一哄也就不是难事了,齐八爷起身谢过了副官,又把那碗茶的钱留给了店家,就往家里去了。

  

  打晌午折腾到了黄昏,齐八爷的粥可算是好了,照样叫小厮捧着跟了自己过去。

  

  许是小副官吩咐了什么,齐八爷这次去竟是畅通无阻的,直接就到了佛爷的办公室,打小厮的手里接过了砂锅,让了人下去,自个坐在沙发面前将砂锅摆在茶几上拿小碗盛着吃了起来,似乎完全没看见一旁黑脸的佛爷一般。

  

  眼见着齐八爷自顾自的吃完了一碗粥,舒服极了的瘫在沙发上时。佛爷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看似平常的话里压抑着股子酸气:“我倒不知道八爷和五爷如今这么好,竟是让八爷连着几日都不到张府来。”

  

  八爷这可觉得冤枉,心想分明是你家人拦着不叫我进,怎么现在却是我的错了?这么想着,不由得撇了撇嘴,可是打着哄佛爷的心思来的,自然是不能惹他,既然佛爷先搭了话,齐八爷自然赔了笑脸:“佛爷,您忙完了?来尝尝老八这粥煮的如何?这可是特意的为佛爷熬了一下午呢。”

  

  张启山虽然还是绷着脸,可好歹却是坐到了沙发上等着,天知道他后悔好久了,一面觉得自己为这么点事生气实在是没道理,可又觉得这事实在生气,本想着等老八哄一哄就好了的,可谁知道老八不但没意识到自己因为什么生气,后面更是直接不来了,这叫佛爷真是更气了,更有点担心,此时见了八爷有意和好,还不赶紧的下台阶,可嘴上还是忍不住的说一句:“我记得小五也挺喜欢喝的。”

  

  这句话一出来,八爷就算是放了心,忙解释道:“佛爷说笑了,这粥是养胃的,您从军多年,打仗下斗的,总是不正经吃东西,所以肠胃难免有点毛病,您又不肯吃药,这东西从一开始就是给您做的。”

  

  这话说的真诚,由不得张启山不信,却还是问了一句:“那小五?”

  

  这话不清不楚,可八爷却是明白了,忙道:“毕竟是古方,流传至今不知道是否是完整无事的,我也不敢贸然给佛爷吃,所以第一锅就拿去了叫五爷家的狗试一试,只盛了一碗给狗,后来看狗没事,我才和老五分食了剩下的,只是顺便而已。”

  

  老八这么一解释,佛爷倒有点不好意思了,闷了头去吃粥,斟酌好久才低声道一句:“我没事,你不必麻烦了。”

  

  难得见了佛爷吃瘪的样子,八爷心情大好:“说起来,佛爷,您这么在意我的第一份粥给谁,您这是……?”

  

  被人说中了心思,佛爷也就不再扭捏,放了碗,与人道:“老八,我喜欢你。”

  

  齐八爷是真没想到佛爷会这么说,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一愣后,他开了口:“佛爷,您要是真的看得起我,那咱俩就……”

  

  张启山不由得吞了口唾沫,齐八爷的声悠悠的飘在了他的耳边:“咱俩就拜个把子吧!”

  

  嘴角一抽,张启山看着齐八爷那忍笑忍的抖的不行的肩膀,忽然笑了:“老八,那就依你所言,咱俩就拜个把子!”

  

  这回轮到老八愣了:“啊????”

  

  张启山的兴致显然很高,将碗一搁,站起身来:“老八你等一等,我这就让人去准备香烛酒水,咱们定要结下八拜之交!”

  

  齐八爷慌了神,追在了佛爷身后,死命的抱了人胳膊深怕人真去安排:“哎哎哎?佛爷?我不是这个意思?佛爷你别,咱商量商量?要不三拜就成?”

  

  张启山其实早就笑了,这会却不肯叫齐铁嘴看见。

  

  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现在不叫他长长记性,以后可怎么是好呢?

  

  你说是吧?

  

  b我跟你们说,佛爷一定是土相星座×

  

  能憋。腹黑。记仇。

  

  

热度 150
时间 2016.12.06
评论(30)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