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之不给糖就捣蛋

   
 陈捍东自戏?

    大概?击鼓传戏的时候写的,速食食品,模仿了一下原著的画风。然而离以前看的时间太久,已经忘记了,但还是忍不住说句陈捍东真挺渣的。     


    by秦起


    又一年了,今年的万圣节似乎来的特别慢,但也比去年热闹的多了。


  我对于这种节日向来是有些不耐烦的,还有点嗤之以鼻的感觉,明明是外国人的节日,现在却弄的中国当个正经事似的过,没由来的叫人生烦。


  不过烦是烦,可自打这中国知道了这节日,我是一个也没少过过,开始是因为和我玩的那些男孩女孩们喜欢过,因为一过节我就得给他们送东西,后来是因为和蓝宇在一起之后,在每一个节日都会收到他送我的礼物,倒也不一定多值钱,有时候是钱夹袜子,有时候是内裤皮带,总是不带重样的。


  我倒是不缺这些东西,可我还是很喜欢看着蓝宇全心全意的为我准备每一件礼物的样子,这让我很高兴,也有点虚荣的,觉得我是在没什么付出的接受他对我真心实意的好,有种赚了的感觉,不,不是因为钱,只是因为感觉,他心里只有我的这种感觉,让人有说不出的满足,也就是因为这种感觉,我开始期待每一个节日。


  他一直是亲手把礼物交给我,然后和我一起过节的,不过,去年的万圣节,我虽然得到了他的礼物,他却没能跟我一起过节。


  那是我收到的最后一份他给我的礼物。


  他是提前准备好的,一条很适合在冬天戴的围巾,就好像我曾经为他系上的那条。


    “三个月了。”我还记得当时我将围巾带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我们已经三个月没见了。”

  

        只是可惜那条围巾在我俩最后一次分手的时候,被他搬家的时候弄丢了,有意还是无意我不清楚,但后来和好后他一直很后悔。


  蓝宇是个细心敏感的人,他一直觉得那条围巾是我俩相处的最开始,应该留下来,所以他找遍了全城找到了这条一模一样的,想要送给我,亲手为我带上。


  只是他和我都没想到,这一条围巾,象征的却是结束。


    他出了车祸,在他去上班的路上。


  在他出事的时候,那条围巾正贴在他的胸前,等待着被带去浆洗。


  他知道我的,所以会把一切处理好再给我。


  可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躺在血泊里,那条围巾也被染成了褐红色。


  还是温热的,浸满了蓝宇的血。




   那条围巾被我留了下来,当做蓝宇一样,一直带着身边,哪怕是出差的时候也会装进行李箱,就好像现在一样。


  我和他一起,在异地他乡,看着别人的快乐。


  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我走过去打开了门,有一只手伸到了我的面前,还有一句清朗干净的男孩声音。


  “不给糖就捣蛋。”

  

  这句话本来应该是小孩子说的,可现在门外是个站着的却是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皮肤不怎么白,但长的还算清秀,也没有什么这个年纪普遍的痘坑痘痕,只是好像是为了盖黑扑了一层粉,导致脸和脖子是两种的不同的颜色,古怪极了,布料少的可怜的衣服勉强遮住了重点部位,羞的他手足无措的往下扯,耳尖而透着红。


  几乎是一瞬间我就知道了他是做什么的,太明显了,可又一瞬间我又反应了过来,他应该是个直的,还是个雏儿。


  我本来是很喜欢这样的人,青涩而干净的,上他们的时候我有一种成就感。可自从蓝宇死后,我已经不怎么爱玩了,尤其是这种,年轻的,鲜活的,他们总让我想起蓝宇,我所有的热情好像都随着蓝宇被埋葬了一样。


  摆了摆手,我正打算叫他出去,却被他抬头时候的眼睛晃了一下。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忧郁的,沉静的,我几乎以为是蓝宇回来了。


  随手给了他两张老人头后拿了他的联系方式,我颤抖的关上了门,激动的打开了手机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谁。


  “我看到一个和蓝宇太相似的眼神了!”


  就这么说。


  可我能对谁说呢?


  和你吗?


  蓝宇。


  我盯着被我设为通讯录第一位的那个名字,手上缓缓的松了力道,手机掉落在了地上,弹跳几下后,随着机身和电池的分离,屏幕的光也忽的一下暗了下去。


  双手捂了脸背靠着门蹲了下去。


  我有种荒唐的受虐感。


  我突然想到了我曾对蓝宇说过的话:“这东西就是个玩儿,要是认真了,也就到头了。”


  当时只是怕麻烦才说出了这话,可现在……。


  压抑了嗓子从喉咙里蹦出了两个字,变了调的声音是对自己的嘲讽。


  “傻逼。陈捍东,你他妈的真是个傻逼!”


  蓝宇,你真该看看,我现在有多认真,我有多喜欢你。


热度 17
时间 2016.11.29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