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之失我所爱

一直忘记发什么的,我也是十分佩服自己

  中元节

  大梦醒来,失我所爱。

  叹欢期如梦,梦也该留。

  by,秦起

  夜已深,诺大梨园只留一人,街上的哭声也是渐渐的低了下去,想来,该是祭拜完亡人,回家去了。

  指尖无意识的敲着桌面,震的桌上酒水,起了阵阵涟漪,眉头也是越蹙越紧。

  丫头,你怎么还不来,莫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么?

  起身整了衣衫,一袭红衣灼眼,迈步梨园门前,却见门前香灰平平整整,全无半点压痕。

  不由叹气,握拳狠狠砸向门柱,怎料一砸之下,却是惊喜万分,只觉手尚离门柱一寸时,却得了一阵柔风相抚,再望地上,只见那香灰上印了浅浅两个脚印,正是女子尺寸。

  “丫头!”

  惊喜之下竟是忘情出声,再醒神时却有些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我等你好久了,我还记得,你以前是最爱来着听我的戏的。”

  缓缓转身迈步屋内,侧眼看了一路香灰皆有足印,只觉十分满足:“你过的可还好吗?我实在是想你。”

  人鬼殊途,不得闻其言,只感手心一凉,似是人手在掌心一般,遂虚虚握住:“有句话我没骗你,我是真的很喜欢吃你的面,一辈子也吃不腻。”

  说话间,已到了屋内,引人在桌边坐下,将桌面上一个倒扣的大碗揭开:“我试着学了你的面,总也做不成你的味道,却也能勉强入口了,你尝尝吗?”

  于人身边落座,眼见着那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凉,甚至碗外结了一层冰霜,知道人是吃了这面的,便是笑了:“看来是比我想的好一点,我本还怕你不肯吃的。”

  举杯斟了两杯酒,想了想却没递于人,只搁在了自己跟前:“丫头,你的身体好些了吗?银钱家丁丫鬟和府宅可都收到了吗?”

  说着,却叹了口气:“我以前是不信这些的,可现在,我却希望这些是真的。”

  熟悉的香味就在身边,让人觉得无比安心,竟是放松了许多,有用无用的话,一句句的说给人听,就好像这一年的话,都攒在了今日一般。

  

  ………………。

  

  “二爷,二爷。”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天色大亮,梨园的管事正是一脸关切的瞧着自己。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似乎是说了太多的话,开口时,嗓子竟带了一丝沙哑。

  “卯时了二爷,您昨晚喝醉了。”

  喝醉了……?抬手屈指揉了揉眉心,只觉昨夜的事,似真似梦,竟不可辨,就连地上香灰,桌上面碗,也不见踪影,拧眉发问:“管事,你来的时候,我就是现在的样子吗?”

  “可不是么二爷,我这不是怕您着凉,才叫您起的么,那有时间做其他的。”

  “如此,你去吧。”见人离去,轻叹口气,有些自嘲一笑。

  丫头,我还以为,我真的见到了你。

  虽然是梦,也是好的,只可惜,这梦太短。

  起身欲回,却从肩上滑落一件披风,手疾眼快将其接了,却是一愣。

  手中披风轻薄柔软,内侧还绣了一个小小的红字,正是丫头的手艺,绝无可能认错。

  只是这披风,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低低一声叹。

  傻丫头……。

  

  

热度 24
时间 2016.08.27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