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之舍生为不死【上】


  

预警预警。

  

  有糖。白砂糖,寥寥几粒。

  

  有刀。小小的,一把。

  

  伤皮不伤筋。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

  

by。秦起

  一

  

  八爷不乐意下斗,这个是老九门里的人都知道的事。

  

  倒不是因为胆子的问题,能在老九门里占得一席之地的人,有谁是简单的?搁在外面,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人物。

  

  所以说,八爷的胆子非得不小,反而是有胆有识,身上功夫虽然不如其他八门,可一手卜天占地,奇门八算的本事,却是长沙地面上首屈一指,没有谁不佩服的。

  

  可或许就是知道的太多,看透的太多,八爷是不大乐意去做这些风险大的事,他骨子里有股子乐天知命的劲儿,比起惊心动魄的下斗,他更乐意买上一些地,再租给瓜农果农,年年只收上一份租子便好。

  

  对他而言,盘口无须多,一个足以,银钱也不必多,只够他吃穿,偶尔买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把玩就够了。

  

  因着这样的本事和性格,八爷在九门这样性子古怪的几人中也算是人缘好的,所以虽说是孤家寡人,不如其他几门有权有势,却也是活的滋润,没人敢惹,每日的日常向来是收收明器,算算卦,比起那几家舍生入死的,不知道要安稳多少。

  

  只可惜,这个让八爷十分满意的安稳,却常常被人打破,毕竟这个没人敢惹的人里,并不包括,这个只听名字就叫人头痛的,张大佛爷。

  

  分明是大中午的,齐八爷家的盘口却是早早的就关上了,周围的人还没等问上一句匆匆关门的小伙计怎么回事,就见一辆汽车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烟尘开了过来,不偏不倚的停在了齐八爷家门口。

  

  由打驾驶座上下来一个身穿笔挺军装的人,打量了一眼关上的门,什么也没说,绕到了后座将车门打开了,俯身道:“佛爷,八爷似乎是没在家,咱要回去吗?”

  

  也不知道车里的人说了什么,只见那人道了声是,便将身闪开,门也未关,直奔了店门那儿去敲门。

  

  “八爷?八爷!佛爷要见您,您要是有空的话,就跟我们去一趟吧?”

  

  一声佛爷出口,周围的人那还不知道这车里的人身份,长沙这地界,敢称爷的倒是有几个,可敢称一声佛爷的,唯有九门里上三门之首的张启山,张大佛爷。

  

  如此一来,能跟在佛爷身边的,自然只有那个同出一门的张副官了。

  

  如此身份,自然是众人都想讨好的,眼见那张副官敲门敲了半天都不见回应,对面站门口的小伙计是忍不住了,扬声叫了句军爷,堆了笑道:“军爷,您别敲了,八爷是故意躲你们的,你们来之前才落的门板。”

  

  张副官其实年纪不大,一听一愣,习惯性的回头看向那开着的车门。

  

  车里似乎也是静了一会,随即佛爷便从里面下来,也是一身笔挺的军装,似乎是刚从什么地方回来,黝黑的军靴踏在地上,笔挺的军裤修饰出修长的腿型,武装带扣在板正的衣服上,显出精瘦的腰,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极了。

  

  佛爷人高腿长,下了车后不过几步便来到了门前,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周围的人,面上不带半分笑意,反带了层冰霜一般,分明是盛夏,却叫周围的人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看了众人的模样,佛爷倒是安抚一般露出个笑,冲着众人点一点头,道声:“多谢。”

  

  话音未落,他已经将视线转向了副官,用一种十分理所当然的口气说了话:“把门砸了。”

  

  声音不大,也没有刻意的加重语气,就好像说着你再去敲敲门一样,副官十分听话的应了声,正打算动手呢,门却开了。

  

  号称铁嘴神算的八爷一脸憋屈的出现在了门后,咬牙切齿了好久,想要骂句人,可看到张启山,却又实在开不了口,憋屈了好久,才颇为委屈的道一句:“佛爷,你不是人,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哪有砸门的?”

  

  明明是句骂人的话,却因着对象是佛爷,是以软绵绵的毫无威胁。

  

  一直被人以为是冷面军阀的佛爷,这回居然是格外有耐心的听着他说完,一点也没生气,甚至他还是很喜欢看见平时外人面前牙尖齿利的八爷在自己面前吃瘪的样子,于是他走上前,笑着拍一拍八爷的肩,带了安抚意味道:“我哪敢威胁八爷,我这不是上门来请了么,有事求着八爷,给个面子,走一趟吧?”

  

  不得不说,一个对所有人都冷脸的人,偏偏对你温柔极了,明明有着足够的武力值能直接带你走,却在众人面前给足了你面子,分明知道他是故意为之,可齐八爷还就是吃这一套。

  

  佛爷给自己面子,自己要是不领情,再给佛爷没脸,那真是说不过去了,可心里又的确是不平,于是愤愤的把人的手从自己肩头扒拉下去,打眼望一望四周,扬声道:“看什么看,干自己的活计去!”

  

  一句吼的众人都落下头去,齐八爷这才抬步往车上去,还没等挨着车的边呢,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冲着自己店里喊:“管家管家!佛爷砸坏了咱家的门,还砸坏了明器不少,你算一算钱,晚上送去佛爷府!”

  

  噗

  

  周围的人实在是忍不住笑,剃头那师父更是因为一笑,手一抖,给手底下的人剃秃了一块。

  

  分明是没有的事,八爷却说的跟真的似的,还一脸正直的看着佛爷,大有你不答应我不上车的架势。

  

  敲诈敲的如此理直气壮,怕是唯有八爷才能如此了。

  

  副官年纪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正打算开口说什么,却被佛爷拦下来了,直接伸手在衣兜里掏了钱袋出来,也没点数,就拿着直接到了八爷跟前,将人手抓着,直接把钱袋搁在了人掌心,又将人拳攥上,笑道声:“不必劳烦管家了,八爷看看这些可够么?”

  

  八爷开始还有点怕佛爷过来是要打他,这会手里拿到了钱袋,虽不知道多少,他本也就不在意这个,不过是为了找点事讹一下张启山,来平衡一下自己内心,此时得手了,便是十分开心的,只觉得有面子极了,顺手揣进兜里,也不说话,迈步上了车,还十分自觉的挪到了另外一边,留出了张启山的位置。

  

  佛爷见他不恼了,也就笑了,颇为无奈的摇一摇头,又招一招手,示意副官该走了,自己也就八爷刚刚上车的地方上了车,与八爷并排坐在后座。

  

  二

  

  八爷刚刚车上的时候是开心,可这些开心,只维持到了张府,张大佛爷把一沓厚厚的材料递给他的前一刻。

  

  看第一页的时候,八爷还在指使佛爷给他弄点心来,可看到后面的时候,他却连茶也忘记喝了,直到他看完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了灯,佛爷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面前摆着的是他刚刚要的糕点,见他将资料放下,便将那糕点的碟子往人身前推了推:“尝一尝吧,这是你上次夸过的糕点,我将他店里的厨子请来我府里了,看看还合口吗,要是合口日后便可以常常来吃。”

  

  请?副官偷着撇撇嘴,表示不敢认同,虽然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但这个却有点差别大了。

  

  佛爷说的是一派轻松,八爷这边却还没从这资料里回过神来,目光呆滞的望着桌上的资料,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顺手端起来茶灌了一口,这才好像是找到了一点自己的声音:“佛爷,这是个大凶的斗啊,不能去啊。”

  

  佛爷听他这么说,倒也不惊讶,似乎是早已经知道了,招一招手叫来副官给齐八爷续上了热茶,又亲手捻了一块糕点,递在齐八爷嘴边:“尝尝。”

  

  八爷哪里不知道他的用意,一脸苦相的盯了他一会,终于是张嘴将那块糕点接了,味道倒的确是他喜欢的,于是一边含糊的嚼着,一边接过湿帕子将自己的手擦干净,打算接着吃几块,忙成这样,却依旧不肯忘了吐槽佛爷:“佛爷啊,真的,打你亲自去接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会指定没什么好事,你也就是用着我的时候,对我这么好。”

  

  一顿指责,只将佛爷说的如同负心汉一样,副官在一边捧着茶壶,眼观鼻鼻观心的憋笑,佛爷也是十分无奈的一扬手,作势要打他,看着八爷快速的一缩,惊讶八爷的反应和速度之余,最后却只是指了一指:“你呀,平日里的吃的,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佛爷这话不是乱说,老九门虽说是同气连枝,可也有亲疏远近,比起齐八爷的跟哪一门都能聊的上的好口才,张大佛爷向来是不善言辞的,他最为亲近的,也就只有齐八爷一人了,所以平日里对八爷也是十分照顾,别的不说,只说他们出去寻斗的时候,常年是在外地的,总能吃到各类美食,往常人吃过了不过是赞一声就是了,佛爷可不是,他知道八爷好这口,所以但凡是和八爷一起的时候,只要他夸上一句好吃的东西,那么那厨子必然日后是得到张府了,就算八爷不说话,只要那菜多吃上两口,那厨子也就是必须得往张府来了,所以这才没几年,张府的厨子就已经有了不少,虽然养得起,却也是笔不小的开销。

  

  好在八爷也不是没良心的人,知道是佛爷待自己好,所以也就给出了个主意,在当地开了个酒楼,将这一群厨子才算有了安置的地方,而八爷自己想吃的时候,也算方便。

  

  只不过知道是知道的,八爷却总爱说佛爷这都是给他的糖衣炮弹,当着面绝对是不肯明明白白的承认的,可只要张大佛爷不在身边,那么这齐八爷嘴里的佛爷的,必然是好的没话说的,对着这么别扭有趣的八爷,士兵们都表示一物降一物,也是只有佛爷能治他了。

  

  听得佛爷这话,八爷撇撇嘴,依旧缩在沙发一边往自己嘴里填点心:“拿点吃的就要换我的命啊?佛爷这算盘打的可真好。”话未说完,却见张启山抬臂看了一眼腕表,随即起身到人面前,伸手便把那糕点碟子自八爷手里拿出来了,八爷这边还没反应过来么:“哎哎哎?佛爷?你欺负人啊?你请二爷可不是这态度!”

  

  他这一说话,副官就乐了:“八爷,瞧您说的,佛爷哪里是那小气的人啊,这不过是怕您饿,这点心是给您吃一点垫垫的,您胃不好,由打中午到这还没吃东西,这东西吃多了怕烧心,佛爷早就吩咐了厨房准备饭菜,如今已经备好了,都是八爷喜欢的。”

  

  顿了一顿,副官突然用一种难以言述的表情又说出一句话:“佛爷还特意叮嘱了,要有莲藕炖猪蹄。”

  

  这八爷前面还挺高兴,可听到后面就苦了脸,白一眼憋笑憋的辛苦的副官,将一双眼可怜巴巴的望向佛爷:“佛爷,我不想吃猪蹄,太油腻了。”

  

  佛爷哪管他什么表情,将碟子搁在桌上,握了人腕拉人起身:“加了莲藕,把油都撇出去了。”

  

  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佛爷却不一样,尤其爱去握那八爷的手,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这人心眼多,但凡一个不留神,下一秒就不见了,在多番恐吓无效后,佛爷终于发现了最有用的方法,就是将他牵在身边,可后来呢,佛爷却发现,这人的手软和极了,手指修长,许是不常干活的缘故,并没有什么老茧,握起来舒服极了,于是就莫名的养成了一言不合就上手的习惯。

  

  八爷也是被拽习惯了,顺着他的力道起身,仍然是嘴里没停:“佛爷啊,就是再好吃的东西,您这也不能叫我顿顿吃啊,你要考虑考虑猪的感受啊,我现在见着猪,我都觉得对不起他们。”

  

  八爷说他的,佛爷走他的,两不耽误:“我考虑你就好了。”想了想,似乎是觉得这话有歧义,佛爷站稳了脚步和他打了个对面:“你这小身板,得补。”说着,又将八爷上下打量了一眼,自己点点头,似乎是肯定了自己说的话一般。

  

  一句话把齐铁嘴算是堵住了,于是拉着他继续走,顺便假装听不见他的嘟囔:“我是个算命的,又不是你们,我要那么壮做什么。”

  

  三

  

  一顿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八爷就有了困意,一口菜刚送进嘴里,却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眼见着头要磕在桌上了,那边的佛爷忙将人扶住了,将人手里差点捅进人嘴里的筷子拿下来,不轻不重的拍了人一巴掌后脑勺:“起来,去洗漱一下,去睡吧。”

  

  其实要真说起来,八爷这困啊,只有三分,剩下的七分都是装的,他算过,他白日在家的卜卦告诉他,这次的事是绝对去不得的,而佛爷给他看的那些资料也是证明了这个斗到底有多凶险,可同样也是那些资料,告诉他,这次的斗非去不可。

  

  他可以不去,可佛爷必须得去,因为佛爷是军人,因为斗里的东西,是上面指定要要的。

  

  这分明是叫佛爷去送死啊,就算本领大也没用啊,佛爷到底还是肉身子,也会死会疼的啊。

  

  八爷心里头暗暗的叹口气,军令如山,他是劝不住佛爷的了,那么现在只有拖一天是一天了,今天拖过去了,明天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脑子里想的乱七八糟的,一抬眼却做出一副迷糊的样子,假装应了一声,就靠在副官身上,打算被架回去,想法是好的,可还没等出门呢,佛爷的声音就又从背后传过来了:“好好休息,咱明天得早起呢。”

  

  啥???

  

  倍受打击的八爷用了大概两秒去考虑自己该怎么办,然后觉得装下去丢面子,不装下去尴尬,只好叹了口气,站直了回头看向佛爷,一脸的精神抖擞:“佛爷,跟您透句实话,不是姓齐的胆子小,实在是这次的卦象不好,九死一生的卦面,可是难见的。”

  

  “老八,我不信这个。”仿佛是早就知道了八爷是装的佛爷,似乎没有惊讶,淡淡的给予了回应。

  

  八爷气急,忍不住问了自己问过很多遍的这个问题:“你若不信,你何必找我来?”

  

  佛爷只笑不语,只气的八爷跺脚,这才缓缓道:“我张启山身边,百无禁忌。”

  “你百无禁忌关我什么事啊?我百都是禁忌!”炸了毛的八爷忍不住的高了声,隐隐约约,倒也有那么一点威慑力。

  可佛爷是不吃他这一套的,走到他身边去,拿手去按一按他的肩,充满了安抚的意味,含着笑,就连语气也放柔了:“老八,别闹,你可是我的福星,你忘了么,再凶险的斗,只要有你跟着,我从来都没有出过事。”

  仿佛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八爷居然就这么被安抚了下来,佛爷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拿手一拍佛爷的胳膊,还是气鼓鼓的,却明显已经软了口气:“我的东西呢?”

  “都准备好了,在你睡的房间。”从善如流的回答,仿佛是早就知道了齐铁嘴会同意一样。

  到底你是算命的还是我是算命的,觉得自己被算计了的齐八爷十分恼火,举起手来对着张大佛爷指了好几指,最终却是也说不出什么狠话,只得无可奈何的咬牙切齿:“张启山啊张启山,我怎么就栽在你手里了呢?”

  难得被人叫了一次名字的张大佛爷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人,嘴角一个小酒窝好看的紧:“是啊,你就是栽在我手里了,走不掉了。”

  分明是个军官,可这一句话说的光明正大,流氓至极,却惹的八爷说不出话,甩身走了。

  可他却没看见背后的佛爷,那笑,一点点的淡了下去。

  “佛爷,这次的斗非下不可吗?”

  佛爷摇了摇头,却没说话,转身回了桌前,想吃点什么,却又实在是没有了胃口,索性点一点桌子:“副官,坐下来一起吃一些吧。”

  一直将佛爷的话奉为至高真理的副官从善如流的坐了下来,筷子握在手里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佛爷,真的……”

  佛爷皱了眉,沉默许久,缓缓道:“唯此,再无他法。”

  

  四

  

  屋里是一片安静,屋外新来的小兵实在是不解,拿胳膊撞自己身边的老兵:“佛爷干嘛对他那么好?就算他是九门之一,可他不就是个算命的么,下了斗还不是全靠佛爷么?”

  

  不愧是老兵,就是要比新兵聪明的多,身子依旧绷直,丝毫没有松懈,目不斜视的回答他,仿佛话不是自己说的一样:“你懂什么,佛爷哪是策略,八爷吃软不吃硬,要不好好的哄着,肯定是不肯去的。”

  

  说是新兵却也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也看过佛爷和八爷的一些日常,对这话不由的嗤之以鼻:“什么吃软不吃硬,我看他是胆小的很,佛爷一吓他就怂了,咱们上回给他打招呼,他不是吓一跳吗?”

  

  “呸,你这张嘴,我跟你说,那也就是八爷跟佛爷熟,才会这样,当年八爷被日本人抓去,那日本人可是真凶,将八爷折磨的那样,八爷都没怂。八爷不是怂,是不介意跟佛爷服软。”

    “真的假的啊……怎么看都不像啊?”

  “你可别忘了,八爷可是九门当家人之一。”

  五

  是啊,八爷是九门当家人之一,他最擅长的是算卦,而他的卦,向来是准的。

  铁嘴神算,从不是虚言。 

  所以呢,临了临了,在墓门关闭的前一刻,就在佛爷一边喊着副官接住八爷的时候,一边准备把八爷推出去的时候,八爷却忽然反手推了佛爷一把。

   毫不犹豫的,决绝的,他似乎是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

  对八爷毫无防备的佛爷,就被这么推出了墓穴。

   墓主是个温柔的人,他没有打算要所有人的命,所以他们平安无事的走到现在,可墓主人也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所以他要一个人留下来陪他。

  整一个墓穴都是一个精密的机关,一旦有人进来被触动之后,那么除了本该存在于墓室里物品的重量外,必须还多加上一个人,这才能保证其他的人安稳离去,一个人死,还是所有人死,这似乎是一个一点都不难的问题。

  是佛爷死,还是自己死,这似乎是一件更容易的事。

  

  重达千钧的断龙石落下,生与死就这么隔开了。

  多年的机关突然被启动,所带来的是轰隆隆的巨响,随着这,墓道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似乎是将要倒塌的样子。

    按理说是该逃的,可佛爷却是恍如不觉一般,直直的朝着断龙石扑过去,手拍在断龙石上:“老八!老八!!”

    佛爷的手砸的很用力,几乎瞬间就红了起来,可隔着厚厚的断龙石,怎么可能听得见呢?

 

    副官此时远比佛爷清醒,去扶了佛爷的臂膀劝:“佛爷!走吧!要是咱们死在这里,那就太对不起八爷了!”

  佛爷不听,他知道,可老八是他硬带出来的,他怎么能放他自己在这:“老八还在里面!”

  这句话还没说完,他忽然狂喜起来,把整个手掌贴在了石壁上,副官不解,却也跟着贴在了石壁上。

  石壁的另一侧传来微微的震动,不同于墓道,这个震动是人为的,很有节奏,稍微一辨认,便知道是他们下斗时候的暗号。

  小副官一边数着节奏,一边念出声:“速走,再归。”

  八爷这意思是叫他们现在,找到人之后再回救他,不得不说,这的确是现在唯一的半分。

  八爷的话,佛爷总是听得进去的,只见他咬一咬牙,打背上的洛阳铲取下来,也照样打起了暗号。

  “我一定会救你。”

  “等我。”

  这几个字敲的用力至极,甚至在坚硬无比的断龙石上留下了几个白点。

    因为太过用力,佛爷的虎口甚至都已经震裂了,可他还是不管不顾的敲了下去,他似乎怕什么,他只觉得有的话,必须说出来。

  “等我。”

  

  “我喜欢你!”

  暗语里没有爱这个字,喜欢也是通常用在物件上的,但现在佛爷庆幸极了有着两个字。

  时间已经容不得再说些什么,敲完了最后一个字后,佛爷终于在副官的催促下,向外跑去。

  “亦然。”

     他没有收到这两个字。

  

  卡这文,卡的无以复加,放心吧,大约再有个下就完结了。

  因为这个上,已经七千字。

  老八一定会出来的。

    

     这个是甜的,下削微有点点,虐。

  

热度 105
时间 2016.08.25
评论(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