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大圣归来

 

 我站在山颠上威风无比的向下望去,那披风长啊,长极了,长的能把花果山绕起来,如同彩霞一般,映的每只猴子的脸上都是红通通的喜悦。

我坐在哪里,听着他们的欢呼。

  “大王!大王!”

  “我们的大王是最厉害的!”

  我是十分高兴和满足的,倒不是因为虚荣,因为我知道他们是真的喜欢我的,无论我是什么样,因为我是他们的大王,而现在,我终于可以做一些大王该做的事了。

  我跳下山巅,跃入他们中间,接过他们递过来的果子和酒,我将酒聚过头顶,朝他们高声道:“俺老孙现在是齐天大圣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们了!”

  “以后不会被欺负了!”

  “大王会保护我们的!”

  “齐天大圣!齐天大圣!”

  他们先是小声的交头接耳着,声音慢慢的大了起来,最后是欢呼着,将我簇拥在中间。

  我笑着,一个个的拍过他们的头:“我会保护你们的。”

  “我会保护你们的。”

  一遍一遍,我对他们每个人承诺。

“嘟~~~~”

  尖锐的哨声响起,一切消散,我从梦中醒来。

  没有花果山,没有瓜果美酒,没有黄金锁子甲,也没有红的连血液热起来的披风。

  这里有的是惨白色的墙壁,一个个紧靠的笼子,垂头丧气的猴子们,堆在小碗里的速食猴粮,扣在脖子上的红色项圈,还有和项圈连在一起,扣在笼子上的铁链。

  对了,还有一台电视机,里面时时刻刻的放着的,也是一只猴子。

  不过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是孙悟空,他是齐天大圣。

  穿着防护服的人走进来,手里拿着的是细铁丝拧成的棍子,一个个的敲过笼子,于是大家都被迫的跳跃起来,向他们展示着自己的身体状况。

  我也是一样,跳跃着,将个铁笼子踩的震天响。

  所有人都看向我,人的眼里是惊讶,猴子的眼里是羡慕。

  我知道的,他们该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因为我和他们不同。

  我强壮极了,即使是在这种环境里,我依然拥有着鲜亮的毛色和强健的体魄。

  我知道,我和他们不同。

  我猜想,我大概是……。

  目光投向电视,里面的猴子正踏着火焰化出一身铠甲。

  瞧,他和他们,都不一样。

  笼子被打开,我们被铁链牵着,一个个按着顺序走出这个房间。

  一个广阔的圆场,周围是竖起的高大铁丝网。

  圆场中摆着各类玩意,脚踏车,台子,梯子,滑板,穿着滑稽的站在场中等着我们。

  如你所见,我们是马戏团的表演者。

做惯了的事情,没有任何难度,作为品相最好的猴子,我隐隐是这群猴子的头领,这是人定下来的,他们似乎喜欢看猴子训练猴子。

  我的颈上被系上了一条短小的红披风,掌心接过一只涂成了金色的木棍,按照人定下的规矩,状似无意的随意指指点点,而被点到的猴子,则会或是踏上小车,或是爬上梯子,来做一些引人发笑的事。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很快,我们就会结束这场演出,得到一份食物,然后回到了笼子里,可我没想到,当木棍点到她的时候,她却不肯动。

  我愣了愣,把眼神看向训导员。

  训导员接着我,连着发了几次号令,她却只是往后退,此时的铁网外已经传来了阵阵嘘声。

  训导员似乎有些发火,抬脚踢了她一下,然后拿起鞭子打她。

  系在脖子上的铁链被收紧,让她无路可逃,她只能蜷缩着身子,将肚子护起来,她不肯起来,也不肯去翻筋斗,只能小范围的闪躲着,发出意味不明的尖叫声。

  我呆呆的站在哪里,稍微感觉到了一些愤怒,可似乎又觉得这事见得多了,也没什么好愤怒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眼里的光也暗淡下去了,她似乎是快死了,不过这没什么要紧的,每年都要死好多猴子的。

  她依然紧紧的护着她的肚子,而我也开始因为无聊的太久而把玩我的棍子,涂了金漆的棍子舞动起来赫赫生辉,我正玩的高兴,我却听见了她尖厉的声音,充满了希望与惊喜:“大圣,救救我!”

  大圣?在什么地方?

  我看向她,试图在她的眼里找出答案,然后我在她的眼里看到了自己。

  红披风,金箍棒。

  她在叫我么?

  像是回应一般,她又叫了起来:“大圣,大圣!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哦,原来她怀了孩子,怪不得。

  可为什么要我去救呢,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猴子啊,没有金箍棒,没有锁子甲,没有法力。

  我低下头,不去看她,专心致志的扣掌心的金粉。

  可不但是他,所有的猴子都叫起来了。

  “大圣,大圣!”

  ……。

“大圣,大圣!”

  ……。

“大圣,大圣!”

“大圣,大圣!”

“大圣,大圣!”

  一声声的大圣绕在我的耳边,而失控的场面也让更多的训导员拿着鞭子出来。

  鞭挞声,惨叫声,合着一声声的大圣。

  ……。

“大圣,大圣!”

  “我会保护你们的。”

“大圣,大圣!”

  “我会保护你们的。”

  ……。

  ……。

  去他娘的!

  老子就是齐天大圣了!

  五指狠狠收紧,我抓起木棒跑向她,在所有的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狠狠的一棒砸在训导员的背上,训导员吃痛收手,我夺过她的链子,带着她开始跑。

  跑去什么地方呢?

  曾经觉得圆场很大,可这个时候,我却想去铁网外看看。

  跳起身来,我开始往上爬,我听见铁网外响起了惊叫声,而猴子们更是更加亢奋的叫着我.

  “大圣!”

  “大圣!”


  马上就要成功了,我就要看到铁网外是什么了,我要带着大家都逃出去。

  惊慌的人从开启的门跑出去,隐隐约约,我看到了绿色的希望。

  我转过头,向他们挥了挥手:“上……”

  掌下的铁丝网突然爆发出一阵强大的电流,让我不由自主的松了手,仰面倒了下去。

  “来……” 

  掌心是剧痛的,口中是忍不住的腥气,鼻端隐隐有点烧焦的味道。

  我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似乎是死了,又似乎是没死。

  猴子们都被关了回去,今天的演出砸了,他们应该没饭吃了。

  我十分冷静的想着。

  我似乎是做了一件糟糕的事,可,似乎也不怎么后悔。

  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见着点光,隐隐约约听见有人的说话。

  “我就说别给他们放什么电视,好好卖艺得了,你非要讲什么情怀,你看,这只猴子疯了,真以为自己是齐天大圣的能拯救别人的,真是自不量力。”

  “你自己看呗,虽然死了一只,可凭个齐天大圣的名字,咱们今年多赚了多少?”

  “倒也是……。那还得再挑一只。”

  “这个容易,再看吧。”

  哦,原来我只是一只什么用也没有,幻想着自己是齐天大圣的猴子啊。

  啊,这么想一想真是有点可惜啊。

  身子被搬起来,落进了一个袋子,背上的那块红布在混乱中被盖上我的脸,绚烂着了我整个世界的红中,我似乎听见了花果山的欢呼声。

  “大圣,你回来啦!”

  是啊,我回来了。

热度 12
时间 2016.08.06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