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白。与君随

 忘川之畔,与君长相憩。

烂泥之中,与君发相缠。

寸心无可表,唯有魂一缕。

                         ----灵魂摆渡

死生不计,与君长相随。

                         ----狗尾续貂

    

  

脑洞来自不自知三个字。

图来自@风木_iMarvelous                           

万分感激。

文 by.秦起

“狄仁杰?”

“小狄狄?”

“大唐第一名侦探?”

“帅哥?”

白元芳蹲在桌前,下巴垫在桌上,两手分别搭在了桌面上,一声声的换着叫着,眼巴巴的看着只顾处理案子而不理自己的狄仁杰,可怜兮兮的样子像极了只被遗弃了的犬类动物。 

  脚有点蹲麻了,白元芳站起来活动了一会,又装模作样呵呵哈哈的打了套拳,声音不小,动作也行云流水一般的,倒也称得上美观,等一套拳打完了,白元芳偷眼去瞟狄仁杰,却见狄仁杰仍是半眼没看过来,不由有点泄气,灰溜溜的窝回自己的座位上,哀怨的瞅着狄仁杰,口中絮叨:“你就别生气了呗,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就是晚了一点点而已嘛,我下次不会啦!”

  说起来,白元芳跟着狄仁杰这么久了,侦探的本领没学到多少,学的最顺溜的,就是怎么哄狄仁杰开心,回回有效,可这次却吃了瘪,自打他从那牢房里出来之后,狄仁杰就再没理过他,整日冷脸,半个笑脸也不见。

  白元芳有的气馁的端起桌面上的茶想喝,却见了狄仁杰同样端了茶在喝,忙了这许久,茶似乎有些凉了,苦涩味道变得更浓,狄仁杰忍不住皱了皱眉,然后抬眼看向白元芳,沉默一刻,终于开口唤人:“来人,把茶换了。”

  门外进了人,把狄仁杰和白元芳面前的茶都换做了热的,白元芳有点开心,他自幼便是生在大户,虽是习武之人,肠胃却有些娇贵,以至于他一向喝不惯凉茶,刚开始的时候,狄仁杰还不大信白元芳有这么个毛病,本着凉茶也是茶,绝不浪费的原则,灌了白元芳几回,可看了白元芳疼的漫天虚汗的样子,狄仁杰总算是信了,此后也再不给白元芳喝凉茶。

  白元芳本以为狄仁杰这次生气是不好哄了,可看见他还愿意记着自己的这个小毛病,顿时又有了信心,灌了口热茶后,又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狄狄,帅哥的叫了一通。

  日子过了许久,白元芳和狄仁杰之间的关系始终没有变化,不过或许值得高兴的一点是虽然狄仁杰成了大理寺卿,换了府邸,却还按着以前的房间布置给白元芳留了间房,不需他说,也日日打扫着,饮食茶点也不曾亏待,都是白元芳喜欢的,白元芳高兴之余,却还是有点摸不清头脑。

  若说狄仁杰生气吧,可狄仁杰一向是比较看重钱的,现在对他却毫不吝啬,若是没生气吧,见了他却和没看见一样,径直走了过去,凭了白元芳怎么讨好告饶都没有用,其实若是叫白元芳自己选,他倒宁愿狄仁杰每日讽刺他两句,哪怕狄仁杰说自己是第一帅,他也绝不会反驳了,可狄仁杰现在却是连这个机会也没给他。

  白元芳躺在自己床上,百无聊赖的看着床顶,突然感觉胸口有点咯得慌,伸手去摸了一下,却摸着了大把的银票,这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白元芳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不过他本来就是个丢三落四的性格,也就没在意。不过却是挺高兴的,将银票揣着,就跑去了狄仁杰的书房,厚厚一沓银票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的正中央,美滋滋的等着狄仁杰第二日消气。

书房里的烛泪还是温热的,看来狄仁杰才走没多久,只是墙角那个还散发着余热的火盆是做什么的,莫非是狄仁杰烧了什么重要的材料么,火盆里居然还有着点点火星,带着没烧完的纸角,狄仁杰这也太不小心了吧,白元芳这么想着,就蹲在火盆旁,等着火星烧尽了纸,又等着火星熄灭了才离去。

  

  

可让白元芳不解的是,第二天看时,狄仁杰的神色却比之前更加坏了,紧锁的眉间写的全是不爽,白元芳有点发怵,躲了两日没敢见狄仁杰,心中暗自思索,到底是什么地方做错了。莫非是狄仁杰嫌钱少?不可能不可能。

  那是?莫非是狄仁杰以为自己这是在付伙食费,以为自己在和他划清界限?

有可能哎,白元芳终于找到了狄仁杰生气的原因。

  他觉得自己缺脑子,毕竟若是狄仁杰对他这么干,他虽然不会这么明显的生气,可心里却也一定会不开心。

  既然知道了原因,接下来就好办了,只要躲过去了狄仁杰心情不好这几天,接下再哄不就容易的多了么。

白元芳觉得自己的前途充满光明。

  

  二

  

  或许是因为太过操劳,狄仁杰的身体一天天的衰弱下去,甚至病倒在了床上,大夫御医流水般的来,却又流水般的走,谁都对狄仁杰的病束手无策,甚至有的大夫进门,连脉都不把,只看一看狄仁杰的脸色,就面色凝重的告诉:“准备后事吧,早点准备,还能风风光光的。”

  白元芳急的不行,可是却什么办法也没有,只得日日夜夜的守在狄仁杰的床边,狄仁杰还是不爱搭理他,只是有时候长睡醒来时看见他,会叫一声白元芳,可一旦清醒过来,却又是一副看不见他的样子,自顾自的干自己的事情,不是不停的看案子,就是拿着个布带发愣。

其实狄仁杰的情绪还算不错,依旧是副不正经的样子,面对来看望他的人,玩笑也照样开的顺溜。

  狄仁杰越是这样,白元芳心里越是难受,就这么看着自己在乎的人,一天天的衰弱下去,自己却无能为力,白元芳心里有点酸酸胀胀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点心灰意冷的,大概是类似于,狄仁杰直到现在也无法原谅自己吧。

  狄仁杰是个冷淡的人,看上去好像生气勃勃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个极懒的人,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对什么都不在乎,就连狄白事务所,也是自己死皮赖脸才合开起来的,可白元芳也知道,狄仁杰之所以跟着开了这个事务所,绝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白元芳是个情绪大条的人,很少会想到这些事,可一想起来,就钻了牛角尖,他在想,会不会是狄仁杰根本不是生气,而且索性厌恶了自己这个总是给他找麻烦的存在呢,所以想用视而不见的方法来赶自己走呢。

  这么想着,白元芳就有点丧气,垂头坐在床前的凳子上,看着整日昏睡不醒的狄仁杰,即便这个时候,他的手里还攥着那条布带,白元芳觉得那布带有点眼熟,俯身想去掰开狄仁杰的手去看看,这时候同样坐在床边睡着的小丫鬟却突然惊醒,口中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冷啊。”就去查看狄仁杰的情况。

  见此,白元芳只好讪讪的坐回凳子上,可还没等他坐稳,就听见了小丫鬟惊慌失措的叫喊:“来人啊,来人啊!狄大人不好了!”

  白元芳猛地一震,分明他刚刚还是熟睡,怎么?!

  抢身上前去看,果然见狄仁杰面色通红,呼吸急促,就好像喘不上气一样。

  就住在附近随时待命的大夫,一拥而入,将狄仁杰包围了起来,急急忙忙的,每个人都忙了个不可开交,白元芳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也是没有捣乱,退在一旁等待着。

  许久,大夫都渐渐安静了下来。

  和以往不同的是,他们没有像往常一样松了口气然后散开,他们静静的站在哪里,没有人再动了,这是,怎么了?

白元芳开口去问,却没有人回答。

  

  白元芳觉得心慌无比,终于,年纪最大的,武皇派来的御医开了口:“我去禀报武皇,狄大人的事。”

  人群无声的散开,由着御医走了出去。

  白元芳从他们让出的路走了进去。

  狄仁杰躺在那,身上插了些针,全在吊命的位置,闭上的眼睛和不再欺负的胸口都似乎诉说着一件事。

  白元芳不敢去想,他就站在哪里,看着狄仁杰,一时间,仿佛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

  

  身边的人不知道何事退了个干净,只剩下了白元芳,和一屋子的狼藉。

  狄仁杰握着的那条布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松开了,被乱哄哄的人踩了几脚,此时惨兮兮的挂在脚踏上。

  白元芳俯身去捡了起来,拎了自己的衣摆去擦,他想着擦干净了再还给狄仁杰。

  擦完了背面,转到正面来,月白色的绸缎料子,不知道被溅了些什么,暗褐色的点,却不影响摸着手感极好,边角用金线绣了个小字,白元芳举到眼前,仔细去认。

  “白”

  写的是,白字。

  白元芳的白。

  白元芳有点愣,发带在手里翻来覆去好几遍的看,终于确定了,这条发带是自己的。

  白元芳嘿嘿的笑了两声,狄仁杰果然还是记得自己的,笑还未止,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望向门口的镜子。

  镜子里,空无一人。

  

  三

鬼魅之物,以活人阳气为食,被食者将会日日憔悴,最终毙命。

  

  

   我,早就死了?

   所以狄仁杰听不见我,看不见我。

   他不是生气,只是,我已经死了。

   是啊,我想起来了,我似乎,早已经死在了,城墙之上。

   我阻了他们的谋反,而我却死了。

   可我答应了狄仁杰我会回来,所以我以为我没有死,我回来了。

   房间,是灵堂。

   食物是祭品。

   和狄仁杰一起换的茶,是他的怀念。

   怪不得,所有人都不理自己。

   原本以为是狄仁杰的吩咐。

   怪不得,狄仁杰的身体越来越差。

   是我,害死了狄仁杰。

  

脱力一般,白元芳再站不住,缓缓的跪倒在地。

  

面上似乎有什么滑落,陌生极了的感觉。

  

他伸手去抓自己的头发,头疼的要命。

  他忍不住的低低呻吟出声。

为什么,为什么。

  是自己害死了狄仁杰。

  

明明是自己说过要保护他的啊。

  

  恍惚中,似乎有什么声音在耳边。

“恨吧,怨吧,成为厉鬼吧,只有这样你才会拥有力量。”

恨呐,恨呐,好恨啊,为什么狄仁杰要死啊,为什么这些大夫一点用也没有,为什么武皇不肯把最好的药给狄仁杰,为什么自己要靠近狄仁杰。

  

  自衣袂开始,一点点的变黑,如同被浸入了墨汁一般,指甲变长,皮肤上显现出尸斑,双眸在黑与红之间不断闪现。

  “哎?白元芳?你小子怎么在这呢?”一个熟悉的声音猛地打断了即将暴走的白元芳。

  白元芳红着眼抬头看去,却惊喜叫道:“狄仁杰?”说着起身就要往坐在床上的狄仁杰身上扑,预备给他个大大的拥抱。

  狄仁杰一见他的动作,连忙往后挪了挪:“哎呦我去!你这一身啥玩意,别过来,弄脏我衣服!”

  白元芳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身上的东西,到底的乖乖的没动,有几分委屈的站在原地:“狄仁杰,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狄仁杰撇了撇嘴:“你是不是傻,你看我这样像是没死的样子么?”

  “那你为什么一定也不伤心?”白元芳想了想自己刚刚知道自己死的时候的样子。

  狄仁杰站起身来,转头看了看自己躺在床上的尸体,毫不在意,反而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为什么要伤心,至少咱狄白组合又成立了啊,而且我可是给你烧了不少银票豪宅呢,咱可以开个更大的狄白事务所。”

  

“狄仁杰,谢谢你。”白元芳很感动。

  “哎,说起这个,我还没骂你呢,我桌面上的冥币是不是你放的?”

“冥币?我明明放的是银票。”

  狄仁杰没忍住翻了个大白眼:“你是不是傻,就不知道给我拖个梦么?你知道我晚上刚给你烧完纸钱,第二天过来看着他在我面前放着,差点吓尿了好么。”

  

  白元芳有点好笑的挠挠头:“不好意思哈,我也是刚才才知道我死了的。”

  

  “……。”

  

  “白元芳,我刚刚好像看见你哭了?”狄仁杰忽的道。

  白元芳的神情紧张起来,高声道:“没有!白家儿郎流血流汗不流泪!”说着又扭过头去在脸上抹了两把,喃喃道:“难道没擦干净?”

  因此,他也就错过了狄仁杰的笑。

  蠢家伙,笨成这个样子,怎么放得下心让你一个人呢。

————————————————end

   

热度 49
时间 2016.01.24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