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似乎很少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但这一次,他后知后觉的觉得了后悔。

  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强大,他信任自己的肌肉,信任自己的锤子,然后在诸神黄昏的时候,他知道这些都无法比得上一个恶作剧之神在身边值得让他高兴。

  没有了眼睛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洛基在自己的身边。

  当时坐在王位上的索尔是这么想的,可是事情也总是没有那么美好。

  索尔的好运气似乎在他得到洛基的拥抱后,就结束了。

  他看着他的兄弟献祭一般的向着灭霸走了过去,他的嘶吼与愤怒,全部都被钢铁堵在了喉咙口。

  他本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可他现在却那样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索尔听到洛基的宣誓,他说他会永远奉上忠诚,洛基是那么样的完美无缺的说出了这个谎言。

  毫无破绽,完美的。

  就好像他每一次欺骗自己一样。

  天知道索尔有多么希望洛基能够像是欺骗自己那样成功,或是,哪怕,洛基真的是投靠了灭霸也没关系,他有办法让洛基回到自己的身边。

  可是当洛基的匕首刺向灭霸的时候,他感觉到了无限的绝望,他当然知道自己弟弟的能力。

  他是一流的法师,可是他的近战能力却绝比不上灭霸。

  索尔在愤怒的挣扎着,他一直为自己的能力和肌肉而自豪,但是现在他却没有办法睁开这区区的钢铁束缚。

  他感觉自己的牙齿似乎已经咬出了血,腥甜的血腥味在口中弥漫,他奋力的嘶吼,他终于感觉到了钢铁的松动,可就在他才刚刚重燃希望的那一个瞬间,他看着洛基的身体被抛了出去。

  与此同时,还有灭霸的那句:“再也不会复活了。”

  “洛基!”索尔大叫着从床上醒了过来,空旷偌大的室内甚至回荡着索尔那充满了惊恐的声音。

  然后他听到了属于他的回应,他弟弟那宛如诗篇一般优雅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穿着标准礼服的洛基从外面走进来,他的头上甚至还带着他的头盔,有弯弯犄角的那个:“嘿,哥哥,我从老远就听到了你的声音,难道你还不去参加属于你的庆典吗?”

  索尔有那么一瞬间没说话,他转动自己的头,去看了自己的周围。

  他没有在飞船上,而是在阿斯加德他的房间,他甚至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眼睛,那是完完全全的属于他的眼睛。

  骤然的,他松了一口气,他什么也顾不得了,索尔猛地掀开被子,跳下了地,然后把站在床边的洛基紧紧的拉进了怀里:“我太高兴了,弟弟。”

  洛基的身体有些略微的凉意,他短暂的楞了一个瞬间后,也同样伸手去环住了索尔,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背:“我也同样为你高兴。我或许会嫉妒你,但别怀疑我爱你。”他笑着说:“所以怎么样呢,给我一个吻吗?”

  漂亮的绿眼睛眨了眨,洛基等待着他的哥哥说一句他不要再胡闹或是什么,然后他看到索尔结束了这个拥抱,然后用他湛蓝色的眼睛看着自己,干脆的回答道:“好。”

  然后在恶作剧之神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嘴唇上就堵上了一个火热微咸的唇。

  出于本能,洛基舔了舔并辨别了一下味道,似乎是泪?

  洛基有点惊讶起来了,他的哥哥哭了?

  这份惊讶使得洛基没有来得及推开他的哥哥,甚至于直到索尔主动结束了这个吻后,洛基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皱着眉伸手去摸了摸索尔的额头:“发生了什么事?你看起来有点不大对劲?”

  “没什么”索尔拉下了这只手,对他扬起了一个微笑:“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



一个短暂的小甜饼,其实看完的时候就想写来着

然后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今天就刚好翻出来写完

被复联三委屈死了,啥玩意啊,什么破结局

热度 87
时间 2018.05.15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