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水和小雪


  真水无香疑心重,对你好的时候真好,但是有了怀疑又爱折腾人

  小雪受伤后被救回来,迷迷糊糊听到有声音苍白着脸去抓刀 

  发现是真水后又放松下来,他没说过信他,但他已然信他了  

  反而是真水冷着脸走上去给只穿了亵衣的小雪按趴下,抬掌几下抽了上去 

  “你要复仇,我不拦你,我甚至可以帮你,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一个人自己去。”曹光气得红了眼,却又不舍得真的伤了他,他身上只有这么一块肉厚地方,才舍得让他动上两巴掌。 

  曹光有些失落,更有些愤怒,他说:“你不信我。”  

  四个字有如万斤之重,砸在傅红雪的身上,他忽然有些害怕,他不到这害怕从何而来,他一向不在意别人的话,可他只知道现在,那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他现在不能沉默,不能默认这句话,他应当反驳。 

  于是他开口,没有任何铺诉,没有任何解释,只是直愣愣的说,我没有。 

  傅红雪的手和他的刀一样,从来都是很稳的,可是现在他的手机颤抖了起来。  

  他之前没有反抗,现在却突然激动起来,他伸手去握住了真水的手,他用力将自己拉到了真水的眼前。

  他的眼睛泛红又带了些期望的看着真水无香,他仿佛在表明自己的心意,恨不得自己的心掏出来,他一字一句的咬紧三个字,我没有。  

  没有人教过他应该怎么解释,没有人教他,他怎么把自己的心里所想说出来,他的母亲只告诉他有错就认罚。  

  于是他抿紧了唇,垂下了眼睛,他的睫毛很长,叫人看不清他眼睛的神色。  

  他仿佛是又冷静了下来,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他说,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可以认罚,你可以出气,我不会有任何的话,但这句话我不认。  

  他还是会疼啊,可他笨嘛,不会哄人开心,只知道母亲打了他才会消气  

  他没什么亲人,除了复仇就只有母亲了  

  所以他得到好的时候不敢相信,不敢放任自己沉溺,他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曹光一直以为自己一头热,打下去的时候,也抱着等小雪好了,自己肯定得还回去的念头,可他实在气狠了怕极了,他在小雪面前永远和他的名字一样温暖炙热,他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却没有想到能够得到小雪的回应  

  傅红雪这话说完,便重新趴了下去,他的动作僵硬,显然是有些不适应,他的脸色还苍白着,眼角却是红着的,只穿了亵衣这样在人面前做出请罚的姿势,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的眼睛紧闭,眉毛却是舒展的,仿佛是毛笔描摹出的画,配着眼角那点红,几乎叫人生出点不应该的绮丽心思。  

  他难得一点暖,现在傅红雪其实不会在意自己挨不挨打,他挨过刀,挨过鞭子,哪里会怕几下巴掌呢  

  可现在曹光却失望了,对他失望了

  他必然是怕的,他宁愿疼也不愿意曹光离开他

  曹光是愣了的,他第一次看见这个他怎么也暖不开,以为得暖一辈子的人露出了这样的神情

    他按耐不住的心软了,却强绷着一颗心落了罚

  小雪的伤害未愈合,内里虚的晃,几巴掌下来就疼出了薄汗,小雪一时忍耐不下,就喊了对方的名字,声音不高,却足以让一直关注他的曹光听见

  曹光问他怎么了,他却自觉羞耻不肯说

  逼的狠了,才慢慢吐出个疼字来

  曹光疼他,却忍不住刺他。“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疼。” 

  “我知道,但可以忍。”

   “现在怎么不忍了?”

     小雪笑了一下:“你不同。”

  他说的轻描淡写,仿佛是随口一句,可对他来说,却比叫他挖出自己的心来,还要难上几分。 

  他能对你说出这一句来,就相当于他这条命,是可以为你去丢掉的。

  曹光忽然凶不下去了,他叹一口气,低头去亲吻了小雪的眉眼。

    “早知道打一顿能听见这句话,我就是冒死,我也得动动手啊。”

  


热度 64
时间 2018.11.04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