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福华】给我一个碗儿~口意不口意!【狼叔我错啦!!!】

因为是清水文,所以无差的标了福华华福。

但是中间有华生打夏洛克的一小段,如果是特别特别特别铁的福华的话,就可以不用看了。

有一点轻微的训诫,不过不多,大多数是这俩人在嘴炮。

  这大概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约翰在夏洛克的胳膊上发现了针孔,而今天仅仅是这周的周五而已,也就是说,每隔一天,夏洛克就会瞅着约翰不在的空档,给自己来上一针,好让自己沉浸在那个该死的,毒瘾的世界里。

  

  愤怒的医生几乎能够听得到自己脑门上因为怒气蒸腾而在尖叫的汽笛声:“起来,夏洛克,趴到床上去。”

  医生在努力的想让他们商量的体面的,不会伤及夏洛克的脸的方式来发泄的怒火,并且给这个完全不知道节制是何物的侦探一个教训。

  是的,在某一次约翰又忍无可忍的把拳头砸上了夏洛克的脸后,他们决定坐下来谈一谈。

  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如果约翰认为语言没有用的话,那么他可以使用暴力,但唯一的要求是,不能打脸,不能影响侦探的外出工作。

  夏洛克可不想在自己专心演绎案情的时候,旁边的那些愚蠢的探员在讨论自己脸上的伤痕的由来。

  被分手的女友打的?还是被看他不顺眼的流浪汉打的?

  哦,天呐,他简直无法容忍这群智商大概是个位数的家伙了,难道他们就看不见那个拳印的无名指的位置那个稍微重一点的淤青吗?

  那是约翰的戒指,那是约翰和他的戒指。

  是的,侦探并不介意被医生打,事实上他只是不喜欢被这些愚蠢的议论影响自己的破案而已。

  夏洛克如实的对约翰说了这件事,于是约翰同意了,做个温和的,无论夏洛克抽烟喝酒还是注射可卡因都不会对他的脸挥拳头的好男友。

  但作为交换是,在约翰觉得夏洛克错的很严重的时候,他必须接受惩罚。

  当时的夏洛克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件事,可是现在,他却宛若一个听力障碍者一样,安稳的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无力的垂在地上,另一只手飞快的滑动着屏幕,并且对约翰的话自动产生了屏蔽。

  

  伦敦好室友在耐着性子等了两秒钟后,忍不住再次怒吼起来:“夏洛克!”

  

  “第一遍就听到了。”夏洛克有点不耐烦的撇了撇嘴,似乎是在控诉约翰不体面叫喊。

  

  “那么现在你在做什么?”医生几乎是咬着牙,用自己的牙缝挤出每一个单词。

  

  “我在忙。”夏洛克终于赏脸给了约翰一个眼神,然后向他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嗯,就如你所见,我在发推特。”

  

  约翰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他再次怒吼道:“夏洛克!”

  

  “好好好,约翰,有没有和你说过,你现在越来越像是一个暴君了?”几乎让人以为他黏连在了沙发上的夏洛克终于肯动一动向屋子里走去,但他的脸上仍是满满的不情愿,似乎是在为自己当初居然答应了这么一件愚蠢的事而感到后悔。

  

  约翰跟在他的身后,他得看着这个这次不知道磕了多少的侦探不要撞到墙上,有点讽刺道:“是么?在对待一个给自己注射百分之七的可卡因的瘾君子来说?”

  

  夏洛克在自己的床边站定,回身对约翰强调:“我不是瘾君子,我只是用他们来帮我保持大脑的清醒,和缓解无聊而已。”

  

  “哦,这不重要。”约翰说:“刚好,我这里也有一个缓解无聊的办法,打算试试吗?”

  

  “说实话,不怎么想。”夏洛克很是嫌弃的皱了皱鼻子,他已经可以想得到约翰说的是什么了,但他还是顺从的趴在了床上,毕竟,这是他们曾经说好了的。

  而自从假死那次之后,夏洛克也已经大致的改掉了对约翰说谎的事了。

  

  可惜对于难得乖顺的侦探,这样还不足以叫医生满意,他单膝跪上床,压着夏洛克的腰,试图去扯他的裤子,并在遭到抵抗的时候,命令道:“脱掉你的裤子,夏洛克。”

  

  侦探十分有羞耻心的进行抵抗,并且以一种十分怀疑的口气问道:“你一定要这么做么,事实上,我认为这有点gay。”

  

  军医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他重新开始和夏洛克的裤子较劲,并且对他强调:“夏洛克,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们现在正在交往。”

  

  莫名其妙的,约翰觉得自己居然从夏洛克的卷毛里看出来夏洛克对这句话的满意,然而下一刻,侦探就证实了这的确的约翰的错觉。

  高傲的侦探即便是趴着也是高傲的,他有点不屑道:“我当然知道,我又不是金鱼,只有七秒的记忆,你以为我是为什么会趴在这里。”

  夏洛克一边保护着自己的裤子一边回头偷偷的瞄了一眼约翰的表情,犹豫了两秒后,忽然叹气道:“好吧,我想如果我们没有在交往的话,你打算做这种事,我也是有很大的几率妥协的。”

  

  难得听到夏洛克会推翻自己,约翰不由得有点好奇起来:“为什么?”

  

  夏洛克扯了个枕头过来,将自己的脸埋了进去,然后闷闷道:“因为换个室友真的是太麻烦了。”

  

  房间里停顿了两秒后,有一声巴掌着肉的声音在房间里炸裂,还伴随着军医愤怒的声音:“所以你选择让别人揍你?”

  夏洛克吃痛闷哼一声,想要伸手去揉一下自己可怜的屁股,却被约翰连手一并限制在背后。

  约翰的巴掌不停歇的落下来,退伍军人的手劲儿不小,每一下都带着叫夏洛克闷哼的力量。

  该死的夏洛克,他有没有想过,他这样仅仅是为了一点陪伴就把自己的安危放弃不顾,委屈的放低自己的行为又多么的混蛋,又是多么的……叫人心疼。

  还好他遇见的是自己,如果遇见了其他的那些,把夏洛克的感情当筹码当游戏的人……。

  哦老天,约翰暗暗发誓,还好没有那么一天,否则他一定会亲手用拳头捣烂那个人的每一颗牙齿,再把子弹直接送进他的脑门。

  

  约翰沉浸在他的幻想中,下手也越来越重了,之前还可以勉强忍耐的夏洛克忍不住开始扭动起来,他当然知道约翰是在想什么,他有点烦躁的叫道:“你又不是别人。”

  这句话成功的叫约翰停下了手,然后在下一刻,他开始扒夏洛克的裤子。

  夏洛克只剩下了一只手可以动,他一边有点狼狈的保护自己,一边对约翰保证:“好了,我不说话了,别脱我的裤子,被男朋友抽这种事已经足够扯了。”

  他努力的回过头对约翰眨眨眼睛,企图做出一副可怜巴巴,反正约翰每一次都会心软的表情。

   然而这次没有用,约翰铁了心要揍他,夏洛克长叹一声倒回自己的枕头上,还是不肯放弃挣扎:“何况在你这样的力道下,我的睡裤能够起到阻挡作用,近乎可以为零。”

  约翰不说话,于是夏洛克明白了:“除非你是为了某些没有必要的慈悲心,你打算打我,又不想让我伤的太厉害。”

  

  这次约翰停下了动作,所以夏洛克几乎是带着一点愉悦开口:“哦,我猜中了,约翰。”

  

  侦探动了动自己被约翰压在背上的手,试图用自己的修长苍白的手指去触摸约翰的手腕,安慰他道:“好了,别担心约翰,以你的力气和我的承受能力,再加上你的心软程度的话,我想我可以在你消气之前保持清醒。”

  

  这大概是沉重的一击,约翰没办法相信那么骄傲的夏洛克,居然可以为自己妥协到这种地步,这简直是叫人没办法不心软。

  “哦,可恶的夏洛克。”约翰松开了夏洛克的手。

  

  “我并没有反抗。”侦探第一时间揉了揉自己火辣辣的痛着的臀肉,但他没有起身,因为他不知道约翰还打不打算继续。

  

  约翰这会坐在床边上,有点苦恼的用手捂住了脸:“我知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无法对你下手。”

  

  在夏洛克发出为什么的疑问之前,约翰先开口问了:“你为什么肯这么做?”

  

  “因为是你。”夏洛克的回答简洁而明了:“因为是你,所以都可以,你被允许这么做。”

  在短暂的一阵沉默后,约翰松开了他的手,夏洛克看得见他眼睛的红,他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有开口。

  约翰坚强的过分,他从不喜欢别人看见他的泪水,或许夏洛克可以忘记很多事,但绝不包括这一件。

  约翰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眼睛,他把夏洛克拉起来,郑重的看着对方,约翰还带了一点鼻音,却用他那双坚定温和的眼睛看着夏洛克,诚恳的请求:“我并不情愿伤害你,如果你能够戒掉毒品,我可以保证不这么做。”

  红肿臀部压上床垫后,让侦探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抽气,但这很快被忽略。

  夏洛克看着约翰,试图在这张脸上演绎出什么,但这次他除了真实,什么也没用演绎出来,于是他笑了,用一种同样认真的口气答道:“如果我可以每天拥有早安吻和晚安吻的话,我可以做到。”

  约翰愣了一下,然后他把夏洛克搂进怀里,长久的叹息道:“上帝啊,我是忘记了多么重要的事。”

  事实上,在他们交往后,有了一个亲吻后,约翰就一直有意无意的维持着早安吻和晚安吻的习惯,他认为这是爱对方的表现。

  夏洛克对此并不热衷,没有主动要求过,却也从不拒绝,约翰一直以为他是不在意这个的。

  直到,他这个星期都很忙,忙到忘记了这件事。

  也不是忘记,而是:“反正夏洛克也不在乎。”

  约翰这么想着,然后心安理得的忽略了这件事。

  仔细的核对一下的话,夏洛克的不安和烦躁,似乎也正是出现在这个时候。

  哦该死,这都是他的错。

  约翰内疚的将欠下下的吻一五一十的还给夏洛克。

  这是星期一的早安,这是星期一的晚安……。

  夏洛克来者不拒,并且隐隐有反客为主的样子。

  在亲到星期三的早上的时候,约翰突然想到:“那如果你以后还和你的毒品朋友为伴怎么办?”

  夏洛克正在急于把这一个星期的吻补完,于是他十分不耐烦的甩出了一句:“那你可以脱了我的裤子打我。”

  然后在打我的那两个字的声音还没有彻底的落在地上的时候,夏洛克已经扯着约翰的领子,讨回了自己星期三的晚安吻。

  “还有两天,快点。”

  夏洛克趾高气扬道。

  他现在又变回了那个高傲的,坏脾气的侦探,不过这没什么关系,反正他的爱人,那个会给他早安吻,晚安吻的军医也不会嫌弃他。

  

  

  

  

  我之前看夏洛克被约翰打的时候,那么骄傲的他蜷缩在地上,一直不躲不闪,只是仰着头去看约翰。

  即便是被人阻挡的时候,也会说:“不,没关系。”“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有这个权利。”

  真的是超级心疼了,当时就有了想虐小夏的心,但也想让医生多爱他一点。

  想写小夏的不确定,所以会在无法确定这份感情的时候,用毒品来压制自己的胡思乱想,去在约翰发火的边缘左右横跳。

  会在得到约翰的,我们在交往的这句话后放心。

  所以他才会在放心后,有点别扭但直白的表明自己的心。

  我想看直白的夏洛克,想看甜甜蜜蜜的他们。

  委屈死了,我最近被捅刀子捅的的贼痛苦,所以只好写个小甜饼来安慰自己。

  希望还足够甜吧。

  大半夜写出来的,请不要纠结逻辑了。

  我觉得我一定满篇错字。

  

 

评论(25)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