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华福】人为失误

  约翰华生先生最近遇到了一件足以让他崩溃的事情,他的室友,世界上唯一的一位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在一次追击罪犯的过程中撞到了头,这导致这位多重症儿童在病床上足足的昏睡了一个星期,甚至连喊无聊的时间都没有。

  当然,这不是最糟糕的,重点是他的室友还失忆了。

  你认为这就已经足够糟糕了吗?不,当然不,如果失忆的糟糕是十分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件事,就是九十分。

  当约翰因为额头上的温热而惊醒的时候,他抬头正对上的,就是夏洛克那双浅淡颜色的眼睛,他正在专注而深情的看着约翰,仿佛是看着他的爱人一样。

  于是约翰很惊悚的打了个激灵,然后猛的起身蹭蹭蹭的退出去了三步。

  上帝啊,这可不是他没有舍友情,要知道他上次看到夏洛克的这个眼神,那还是在半年前,经历了一个月的无聊后,夏洛克看到了一个九分案子的眼神。

  医生是明确的说过,夏洛克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会在醒来后失忆的,叫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但是约翰明白的是,虽然失忆,但是人身体的本能习惯都是会保留着的,他对夏洛克解剖尸体的画面印象深刻,他可不希望自己会作为醒来后夏洛克的第一件实验品。

  天地良心,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想要去主动给夏洛克拿点什么乱七八糟的试验品来,只要夏洛克别用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着他就好了。

  出乎于约翰的意料,夏洛克在约翰后退后没有表现出愤怒,而是微微的抿起了嘴,似乎是有一点失落的表情,像是被遗弃了的猫那样。

  约翰没办法看着那双浅色眸子失去光彩,于是他只好一边叹气,一边走上前去,冒着大概可能会被自己的室友解剖的危险,将暖和的手掌,按在夏洛克的肩膀上。

  为了检查的方便,现在夏洛克身上只穿了一件宽松的棉布病袍,它的布料柔软轻薄,可以对病人造成最小的影响和伤害。

  尽管屋子里的暖风开的很足,但不可避免的是,夏洛克的肌肤仍是低于常人的冰冷,这也就导致了约翰不得不对这个人再软了一些心。

  “嘿,夏洛克,看着,我回来了,别难过,好吗?”

  虽然他不知道夏洛克的那个表情到底是难过还是对于试验品逃脱的不满,但管他的呢,反正他就按照自己的理解说了。

  不管等一会夏洛克打算对他做什么,他都希望夏洛克那个无所不能的哥哥,可以在他同样需要和夏洛克那样躺上病床的之前,赶过来救下自己。

  夏洛克似乎是有点惊讶于他的回来,但还是显得很高兴的侧头用卷毛蹭了一下约翰的手,完全不管可怜的军医因为侦探的这个动作而睁大了眼睛。

  哦,上帝,这次可不是吓的,虽然也有这方面原因吧,但是天知道他想这么对夏洛克的卷毛这么做多久了,虽然他在夏洛克昏睡的时间也可以这么做,但那时他毕竟是在担心,完全提不起兴趣这么做来。

  但是现在。

  约翰忍不住在侦探的默许下彻底的对那头软软的卷毛伸出了手,带着些老茧和消毒水气味的手指深深的陷入卷发之中,指腹与干燥温暖的头皮接触,被抚摸的夏洛克露出一点惬意的表情。

  约翰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舒适的叹慰,他甚至闭上眼去享受了这一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对上的就是夏洛克的那双,专注的眼睛,他正在用一种近乎小心的目光审视他,然后放轻了声音问约翰:“你还生气吗?”

  约翰这才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太过了,他急忙的把手从夏洛克的卷发里抽了出来:“不,当然不,我为什么要生气?”

  侦探撇了撇嘴,显然是对约翰的不赞同,明确的指责他:“可你刚刚退开了。”

  “哦,我那是……”约翰有点艰难的从自己的词汇列表里挑出这个词:“条件反射。”

  说着他甚至耸了耸肩,来表示自己对这个其实是满不在乎的状态。

  然后他就看到了侦探受伤的表情:“为什么?难道我家暴你吗?”

  “呃……其实也不完全算。”约翰暂时性的为家暴这个词而犹豫了一下,思考了是否应该将家暴换成殴打,但他放弃了,反正夏洛克也不认为这个有什么重要。

  更何况,如果真的要动手的话,好像是自己对夏洛克动手的次数比较多?

  一次?两次?还是三次?

  约翰忽然有了那么一点心虚。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点子心虚落在了夏洛克的眼里,顿时便有了别的含义。

  夏洛克几乎有点愤怒的质问道:“所以那也就是有了?我怎么会对你这么做?我怎么能对一个生完孩子才两年的人做这件事?”

  约翰顾不得去听他在说什么,他正忙着把这个有活力到几乎要从床上跳下来了的侦探好好的按在他的病床上,直到他听到了最后一句话:“等等,夏洛克?你在说什么?”

  “显而易见!约翰!”夏洛克显然十分不满意被束缚,但他不知道因为什么,居然勉强忍下了,只是有点烦躁的开口:“你和我是一对,我们住在一起,起码有七年了,这从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你对我的照顾细微不至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不是长期的同居关系的话,就绝不可能有这样的默契的,而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你我这样完全不一样的人,能够在一起七年?所以很简单,我们结了婚。”

  如果换一个时间,如果现在不是夏洛克正躺在床上,约翰发誓他真的会拿手机来把现在的场景录下来。

   说不定他还会乐意和雷斯垂德探长共享这个视频,看呐,夏洛克居然出错了,还错的这么离谱,哪怕是因为他刚刚从昏睡中醒来,这也足够叫约翰笑上半年的了。

  抱着某种可说或是不可说的念头,约翰并没有纠正夏洛克,而是敷衍着顺着他的说说下去:“哦哦哦,麦考夫的确是在两年前通过了同性婚姻的合法,你能做出这个推理也不奇怪。”

  他可没有说夏洛克说的对,他只是没能及时的纠正错误而已,他可没什么错,即便夏洛克醒来后因为这个发火,他也可以毫不迟疑的为自己脱罪,为了以后更多的谈资,约翰对夏洛克循循善诱:“那么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等等,你叫我约翰?”

  夏洛克皱了皱眉:“是吗?我不知道,就是那么随口蹦出来的。”他只是在这个话题上停留了一秒后,就开始继续回答约翰的话:“因为你袖口的奶渍,很明显不是牛奶或是奶精,而是某种为适龄儿童而特意调配的奶粉,根据你袖口溅到的滴数来看,你用的应该是个比较大的奶瓶,并且灌到了七八分满的位置,除却了我们的孩子是个大胃王这种并不是很大的可能性之后,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孩子的年纪在两三岁之间。”

  夏洛克似乎在演绎的过程中逐渐冷静了下来,于是约翰试探性的放开了他:“哦好吧,这些我都可以理解,虽然我没看出那些显而易见,但我必须得问,你为什么会觉得那是我生的孩子?”

  看着夏洛克明显的口型,他又匆忙的补上了一句:“不许用显而易见。”

  这样就好像会显得约翰很蠢似得,虽然就连约翰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不如夏洛克聪明。

  夏洛克有点委屈的把显而易见吞回了肚子里:“很明显,my love,我们结婚起码七年,而我们的孩子才两三岁,按照你的穿着,我觉得我们不是特别像是有钱能够代孕的那种人,而在你还没有醒来的时候,我检查了一下我的器官,并没有发现可以孕育胎儿的,所以如果我没有,那么你就一定有。”

  “至于出轨这个选项……”夏洛克犹豫了一下:“我从一开始就把他剔除了,因为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的到,虽然我现在大脑里关于记忆那一块是空白的,但是只从我看到你的感觉,我就觉得我甚至可以为你去死,或是杀人什么的,所以我不可能出轨的。”

  “至于你。”夏洛克的目光扫过约翰的身上:“我确信你是爱我的,所以排除了这些后,我就不得不赞叹现在的科技已经发达到了这个地步。”

  约翰一如既往的惊呆在了夏洛克的话里的,但这次不是因为那些精妙绝伦的演绎,事实上,他听见自己有点结巴着开口:“哦,夏洛克,你刚刚说……”

  夏洛克被打断了话后习惯性的一皱眉,却也很顺从的重复:“我可以为你杀人,为你去死。”他略微的停顿下来,认真的看着约翰:“你对这个感兴趣吗?”

  “不不不……”约翰觉得自己的舌头几乎打出了个蝴蝶结:“我只是想问,你才刚刚醒来,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嗯……。”难得的,夏洛克陷入了沉默,他的眼睛微微闭上,就像他每次进入他的记忆宫殿那样,但这一次他的嘴角是带了一点笑的:“如果你能够看见我的记忆宫殿的话,你就会明白了,这里有一整间房间都是关于你的事情,虽然现在我无法看见,但仅仅只是接触,都会让我觉得,舒适,温暖,和爱。”

  夏洛克的语气很慢,和他平时一点也不一样。

  就仿佛是,他已经沉浸在这份感受中了一样。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长长的叹气,这像是绳索一样,把他迅速从记忆宫殿里拉了出来。

  夏洛克有点担心的睁开眼睛望向约翰:“怎么了,约翰,我说错了什么吗?”

  “事实上,夏洛克。”好医生迟疑着:“这一次是大部分,你说错了大部分。”

  约翰的眼神飘忽不定,简直就像是他做错了事情一样:“孩子不是我生的,你也没有家暴我。”

  他停顿了一下:“更确定的一点说,我们也没有在一起七年,甚至我都不是弯的。”

  夏洛克的表情在他的话里逐渐的变得沉积而僵硬,失去了之前回忆时的那种温柔的笑,这大概超过了他所以的,这让他似乎很烦躁,但又努力的压下。

  不想失态,不想软弱,这是福尔摩斯式的骄傲。

  夏洛克耸了一下肩,尽可能的用一种冷静的表情开口:“哦,冒犯了。”

  短促的,快速的,接着他紧紧的闭上了嘴,就像是一个撬不开的蚌壳,又像是一个生气的发脾气的孩子。

  约翰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夏洛克这样,之前也有过,在夏洛克明显做错了什么,他又不认为自己错的时候,他就会采取这种消极的应对方式,而往往这个时候,约翰也会生气的转身,踏着重重的步子离开。

  这个过程两个人都很熟悉了,但这次有点例外。

  约翰没有生气的转身离开,也没用为夏洛克的错误推理要求他道歉,事实上,他甚至带了一点愉悦开口:“虽然总有什么会出错,但至少你对了一件事。”

  夏洛克拿眼神示意他不要卖关子,同时执意不肯开口,似乎是在为自己之前大量错误推理里的类似爱的那些话而懊悔。

  天知道这会不会吓走他这位不弯的室友。

  哦,既然不是伴侣,那就是室友了,无比简单的问题。

  约翰轻轻俯身,拉着侦探的肩膀凑近自己,在那头卷毛上落下了一个亲吻:“我们是一对了,从现在开始。”

热度 512
时间 2018.04.10
评论(32)
热度(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