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虫】论老铁哄孩子

训诫预警!   

这类似个大纲预警!

快餐产物预警!

“别自责,孩子。”

  这是托尼在发现帕克的蛛网无法抓住自己的时候,帕克在自己的耳麦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曾一度被媒体们认为是自私代表的钢铁侠,其实是那样温柔的人。

  这是帕克知道的,关于别人所不知道斯塔克先生的第一件事,但好在这不是最后一件。

  托尼最终还是得救了,在小蜘蛛拼命的蛛网发射下,他离地几米的时候被堪堪吊住,但这也并没有让托尼完全没事。

  托尼是个肉体凡胎的人,他没有小蜘蛛那样强大的恢复能力,战斗上受的伤,还有这次高空坠下带来的压力,让他陷入了昏迷之中。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自己的私人病床上。

  脑袋还是有点晕乎乎的,托尼习惯性的招呼:“贾维斯,现在是什么情况?”

  熟悉的男音响起,带着明显的愉悦:“下午好,sir,现在是下午三点钟,您已经睡了三天了,鉴于您的消耗,我建议您吃点东西。”

  “哦哦,好吧。”托尼对食物还是没有太大的兴趣,他一面揉着自己的头一面抱怨:“其他人呢?他们总不会把一个昏迷了三天的人一个人丢在这里吧?”

  贾维斯很可疑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带了点无奈的开口:“事实上,sir,如果您回头看一眼的话,您就不会这么问了。”

  托尼挑了一下眉,回头看到的是趴在自己床边的小蜘蛛,他正睡着,发青的眼眶证明着,这可能是他唯一的一会小睡,而有趣的是,托尼偏偏还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

  如果小蜘蛛知道这个的话,他大概会懊恼极了。

  这是托尼第一个想法,就在他想着要不要再躺回去装一会睡直到彼得醒来的时候,他看见彼得的睫毛动了动,然后几乎带着一点惊恐大声叫道:“斯塔克先生!”

  毫无疑问的是,斯塔克先生被他吓了一跳,而彼得也被自己吓醒了。

  “斯塔克先生!”彼得第一眼就看见了清醒过来的斯塔克,他几乎想直接扑上前看一看斯塔克现在怎么样了,但看起来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只是凑的更近了一点:“抱歉我睡着了,您现在怎么样?”

  托尼几乎是强行被彼得压在了床上,仿佛他受了多么不得了的伤似得。

  托尼叹着气照办了:“孩子,我现在没什么事,你不要表现的我似乎即将要死去似得。”

  事实上托尼只是想打趣一下,好让现在的气氛缓和一点,但他好像搞砸了。

  彼得似乎是受了惊吓似得:“不不不,您会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彼得的态度有些,不寻常。

  托尼微微的皱了眉,他知道这个孩子对他的崇拜,或许是当时自己坠落对他的确造成了惊吓,于是他试着放缓了声音去安抚:“是的,我已经没事了孩子。”

  托尼说:“你救了我。”

  这句话没有取得相应的效果,彼得看起来的确方式了一点,但他的脸皱巴巴的几乎要哭了:“是我害了您。”

  “我可不这么认为。”托尼耸了耸肩,他的确是为彼得挡了一下攻击,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他试图转移话题:“事实上,能给我拿点吃的来吗?我觉得如果没有吃的的话,我大概真的会饿的在五分钟后死掉。”

  十分有效的,之前还在惆怅的孩子从他的椅子上弹跳了出去,仅仅在两分钟后就带回来了吃的。

  下次就这么干,这可是转移话题最好的办法。

  托尼斯塔克一遍嚼着压缩营养剂,一遍在心里给自己写了个备忘录。

  但是他没想到,他在几天后就推翻了这个。

  彼得显然没有忘记这件事,他在这段时间简直像是个跟屁虫一样对着托尼形影不离。

  他原本是个很好动的人,可他现在却甘愿老老实实的待着托尼的实验室,哪怕是帮托尼端茶倒水,也不去做他本该做的邻家英雄。

  这个托尼还可以理解,但当彼得第三次在战争中不顾自己的安危而选择将托尼推离危险后,托尼发火了。

  他在战斗结束后把彼得拎进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怒气几乎从他的眼睛里喷发出来:“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彼得帕克!”

  

  彼得现在还没来得及换下他的战斗服,穿着蜘蛛侠衣服的小男孩有点手足无措的站在屋子里,他的手上无意识的搅着他的面罩:“我想保护你,斯塔克先生。”

  他把这句话说的可怜巴巴,可惜却似乎没有博得托尼的同情,他冷着脸问:“所以你就把自己置于危险中?”

  彼得眨眨眼低下了头,声音低不可闻:“是我害你摔下来的。”

  托尼恼怒的看着他:“这和你现在这种行为有什么关系?”

  彼得说:“我有自愈能力,受一点伤没有关系,可我没办法看您躺在病床上。”

  彼得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说不下去了,但托尼也已经通过这件事了解了差不多,他略微的皱着眉:“你一直在为这件事内疚?”

  可怜的小孩先是点了点头,后来又开始摇头:“我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后,托尼在小孩局促不安中出声:“过来。”

  彼得低着头向托尼的身边蹭去,然后猝不及防的,他就被扯着肩膀按在了床上,或者说,坐在床上的托尼的膝盖上。

  “斯塔克先生!”彼得并不是没有反应过来,事实上,他完全有时间在托尼向他伸手的时候就躲开,但一想到这是斯塔克先生,他就没有这么做。

  紧接着,他的屁股上就挨了重重的两巴掌。

  紧身衣让彼得在趴着的时候,很好的勾勒出身形,这也就更方便了托尼一下下的把巴掌甩上去。

  大概打了五下后,托尼停下了动作,去看乖乖的趴在腿上的小孩,除了第一下他叫了半声外,他在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声了:“不问我为什么打你?”

  小孩似乎因为忍痛的原因有点气息不匀,让托尼好气又好笑的答道:“斯塔克先生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哪怕是伤害你?”托尼问。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小孩反驳道:“斯塔克先生不会伤害我。”

  托尼笑了一下,然后再次扬了巴掌抽上挺翘的臀:“可我正在这么做。”

   小孩被打的呜咽了一声,十分没有说服力的开口;“没关系,其实也没有很疼,而且我很快就会好……”

  有些忍不住的,托尼叹了口气,然后将手掌落在了彼得的背上,像是一个无声的安抚:“我会重重的打你很多下,直到你觉得你为这件事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好吗?”

  这是一个商量的口吻,如果彼得不想,那么他随时可以拒绝,但他没有,他只是顺从的点点头。

  托尼重新对那个挺翘的臀上落巴掌,直到小孩小小声的叫他:“斯塔克先生……”

  托尼在第一时间停下了动作,甩了甩发麻的手掌:“足够了?”

  小孩摇了摇头:“我想请求您换一样东西。”

  托尼几乎想笑了,他终于觉得现在的彼得像是小孩了:“已经是手了孩子,我没办法找到比这个更轻的东西了。”

  小孩的耳朵尖都红了,他把自己的手臂抱着,将脸埋了进去,声音闷闷的传出来:“不,我想是请求更重一点。”

  托尼为这个答案愣了一下,但他决定照做:“等我一会,我很快回来。”

  托尼在洗手间里找到了一把发刷,事实上,他有很多条质量良好的皮带,但他不觉得把那些东西用在一个孩子,哪怕是一个其实是超级英雄的孩子身上有多好。

  当他回来的时候,彼得正站在原地背着手偷偷的揉自己的屁股,从他倒吸气的表情来看,这才不会是不怎么疼。

  仿佛是怕受到责骂似得,彼得在看到托尼回来的时候,匆忙的放下了手。

  “没关系,你可以这么做,孩子。”托尼说,然后他犹豫了一下:“我没有这么打人的经验,所以,我可能得脱下你的裤子。”

  托尼在说到裤子的时候,意识到了彼得身上的其实是一套,于是改了口:“或是……全身的衣服。”

  彼得看起来似乎是想拒绝,于是托尼打断了他的话:“我用手,你不必脱衣服,或是用发刷,脱掉衣服。我得确保你的安全。”

  在短暂的犹豫后,彼得在托尼的帮助下脱下了制服。

  你不会知道将一个红肿的屁股从紧身衣里解放出来,得带来多少痛苦。

  万幸的是他们做到了,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小孩就只穿了一条内裤趴在托尼的膝盖上,这或许是他离他的偶像最近的一次,但现在的场景无疑是他不想看到的。

  当发刷落到第五十下的时候,托尼能感觉到自己腿上的男孩开始颤抖,他几次想要反手来阻止疼痛,但他又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

  他其实有足够的能力能够逃离,但他选择了乖乖的趴在了这里。

  托尼打不下去了,他叹了口气将发刷放在一旁,然后把小孩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已经足够了孩子,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

  小孩红着眼睛,却还没有落泪:“我可以抱您吗?斯塔克先生?”

  “可以,就这一次。”托尼说,然后他就感觉到了一大只小奶狗钻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自己肩上的衣服迅速的湿润了。

热度 251
时间 2018.03.31
评论(15)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