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跟丢了夏洛克


  你无法追上一个不等待的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脚又开始跛了,就如同它在见到夏洛克的时候,好的那么莫名其妙,它这才也跛的莫名其妙。

  我又得使用拐杖了,至少我的医生是这么告诉我的,但我却忍不住抗拒这件事,因为我知道,这一次不会再有一个人帮我丢掉它了。

  夏洛克死了,或许你们已经从新闻上看见了这个消息,我不知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上网了。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尽可能的减少我对食物的需求,我让自己保持在饥饿的状态下,我学着去体会夏洛克的感觉。

  这感觉并不好,我空荡的胃袋几乎在消化自己,身体自发的降低消耗让我的手脚冰凉,任何一个动作如果做的猛烈些的话,都会让我觉得头晕眼花。

  而且因为摄入不到足够的食物,我的身体违背我的意愿,陷入了一个情绪的失控期内。

  我开始变得敏感,易怒,我容易悲伤,我无法忍耐的想要哭泣。

  但也正因此,我为了转移我身体的注意力,开始观察其他的东西。

  椅子拖拽的痕迹,它被搬起来了一半往后拖拽了半步,很显然,搬动椅子的人没有足够的力气把它完全搬走,地面上残留了面粉的痕迹,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哈德森太太来过,或许就在我昏睡的时候。

  我的观察力比以前好了很多,这让我很高兴。

  我曾认为两个人里,只要足够聪明的有夏洛克就够了,他负责寻找真相,我负责解决他在这个过程中造成的一切麻烦,完美的组合。

  我曾这样以为。

  直到我看着他从高空坠下,鲜血浸湿了他的卷发,苍白的手腕没有了脉搏。

  而我在此之前,却还在和他争吵。

  我忽视了他的一切反差,放任他一个人去面对,那些本该由我和他一起面对的事。

  我太过迟钝了,我搞糟了一切,如果我能够聪明,强大一些,那么至少我能够救下他。

  惩罚。

  夏洛克的离开是对我的惩罚,惩罚我的自大和自以为是。

  我从硝烟弥漫的战场归来,困在黑暗的梦中无法自拔,夏洛克如同一道光照进了我的生活。

  他并不柔和,强硬的,甚至有点惹人嫌的将那些黑暗据为己有。

  他在那些黑暗中布置他的所在,他把他收藏品,沙发,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试验品全部搬了进来。

  他将黑暗挤的无处可藏,只好狼狈的逃离,而他则是洋洋得意的在沙发上坐下,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对我说:“茶,约翰。”

  我曾无数次抱怨,却又无数次的将加了两块糖的茶放进他的手边。

  可我现在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他离开了,从他的沙发上站起来,他一步步的从我的世界迈开,而黑暗则重新将一切吞噬。

  我听见他对我说:“再见,约翰,这是我的遗言。”

  我看见他从高处坠落,我企图赶过去,徒劳无益的赶过去,我想拉住他的手,可我不行。

  他离开了,就像每一次他急着办案子一样,长长的风衣被风吹的鼓起,他害冷的裹紧围巾,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我,对我眨眨眼笑着。

  “跟上来,约翰,好戏要开场了。”

  他总会这么说,可这次没有。

  “约翰,再见了。”他说。

  他裹紧了他的风衣,头也不回的走向了原处,而我被黑暗困着,动弹不得。

  我想追上他,可我再不能了。

  我感觉我的枕头变的湿润,我感觉我的身子在发抖。

  “夏洛克,别走。”

  我怀疑我听见了我自己的声音,尽管那轻不可闻,尽管那更类似一声哭泣。

热度 192
时间 2018.03.29
评论(13)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