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台一身风衣修身,从头到脚无论是领带还是袖扣,都是贵极了的小玩意,充分显示出他是一个家境修养与品味是不俗的一个人。
  可这样一个人,这时候却略带了一点狼狈,巴巴的跟在了于曼丽的身后。
  
  “曼丽?天使?于大小姐,你气消了没有?要不然,小的请你去烫发美容看电影,大世界追星跑马场赛马下赌场买股票附带送你春宵一夜,香吻百回。”明台一面说一面瞟着她的神情,活生生是个受极了压迫的小奴隶,一双眼睛明亮亮的,可怜巴巴的像只大型犬。  
  于曼丽实在是很想笑的,可她又觉得自己应该矜持一些,故而就依旧绷着脸不理他。
  明台吃了个瘪,却并不生气,他是真见过眼前这个女孩生气是什么样子的,杀伐果决,下手绝不容情,故而对于她此时小女孩似的娇蛮别扭,是有一点甘之如饴的滋味的,毕竟能看见黑寡妇变成绕指柔的,也就只有他一人了。
  再接再厉的挪一步, 明台是全然不要面子了的对着她作揖讨饶 ,一副可怜乖巧的模样,实在是又可怜又好笑。
  哎呀哎呀,这个小少爷,于曼丽是多喜欢他呀,哪里舍得看他这样。
  脸上的冷是再也绷不住了,斜睨了一眼过去,带了一点很不严肃的凶狠,她抱怨道:“明小少爷啊,你是对所有女孩子都这么哄的吗?”
  
  佳人展颜,这对明台来说,实在是让他松了一大口气,对于这个问题,也是信手拈来:“书上说,一个女孩子最好看的时候啊,就是她既要生气,又忍不住想笑的时候了,我以前总觉得爱生气的女孩子很麻烦,可见了你我才明白,原来能够叫一个好看的女孩子破嗔为笑,实在是再麻烦也值得了。”
  “油嘴滑舌。”
  生气的小姑娘是最受不了甜蜜蜜的东西了,只要一点,就卸下了满身立起的刺。
 
  她有点不甘心的叹了口气,伸了指尖去捏住他脸侧一点肉:“你呀,就是仗着我喜欢你,要不然,你早就死了。” 
  
  明台任她捏着也不恼,弯眉弯眼,一幅讨喜模样:“我倒是不怕死,只是我怕我死了,你见不到我,要伤心的。”

热度 40
时间 2018.03.17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