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贾尼之我就是一时脑洞想甜一下没想好名字

房间里淅淅索索的声音让托尼有些皱眉,但对于这种感觉太过熟悉让他提不起戒心,只是在将脸埋进羽绒枕躲避黑暗的时候轻轻嘟囔了一句:“贾维斯?”

  “托尼……”熟悉的声音难得的不安分,没有喊sir,而是直呼了造物主的名字。

   昨天是二月十三号,暂时性没有女朋友的托尼为了不被喂狗粮而选择在自己的别墅里开了一个单身派对,天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才睡下的,头昏脑涨导致他现在没有力气来教育他的造物,于是他只是有气无力的进行了一个威胁:“没规矩,我下次一定要把你的电源拔掉,让你知道该怎么和老爹说话。”

  一般来说,这往往会得到贾维斯的笑,他知道托尼不会这么做,他在托尼的允许之内有那么一点有恃无恐,可这一次没有,托尼没有听到意料中的调侃,他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

  迷茫并且无助的声音:“托尼…拜托,帮帮我,我好难过。”

  这个声音十分成功的将托尼从睡梦中唤醒,他几乎是惊讶的看着蹲跪在自己床边的人:“幻视?发生了什么事?”

  是幻视,而非贾维斯,托尼又一次在酒精中迷失了,他又一次的忘记了一些,自己已经忘记又记起过很多次的事。

  他抿了抿唇让自己忽视这个问题,将注意力集中在幻视的身上,这个才出生不到一年的人看起来精神状态差极了,他的身体不停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仿佛他无法控制一样,他近乎于求救的将眼神落在托尼的身上,手掌搭在心口的位置,用一种他自己也不理解的语气开口:“这里,很难过。”

  道是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这是托尼的想法,他的精神一下就紧绷了起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痛,酸,涨,仿佛要裂开一样。”幻视无法理解他体内的这种感觉,但好在他还可以诚实的将这些说出来。

  托尼的神情随着他的话不停变换,在他最后一个字落下后,托尼翻身下地握住了他的手掌:“我们去实验室。”

  出乎意料的是,幻视拒绝了他,他没有跟着托尼的力道一起走,而是将托尼重新压回床上:“没有用,只有你可以帮我。”

  托尼决定相信幻视,于是他问:“你希望我怎么做?”

  幻视的眼睛里露出了一瞬间的迷茫,然后便坚定的握住了托尼的手掌,将他贴在自己的心口:“把手放在这里。”

  托尼遵照了他的方式,然后他发现幻视的眸色开始有了一点变化,在他原本的颜色和金色之间变换不停,最后飘忽不定的落在了金色上。

  幻视的脸上仿佛是松了一口气,他不再颤抖,而是换了一种托尼熟悉的语调开口:“sorry,sir,我得用伤害您朋友的办法才能和您见上一面。”

  “贾维斯!”托尼觉得自己的心脏大幅度的跳动了一下,在他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喊出了声。

  在一瞬间里,他惧怕听到那句我不是贾维斯,但还好没有,“幻视”笑了一下:“是我,sir,但请别这么大声,我要维持现状并不容易,我们只有几十秒,所以请别说话,听我说,就这一次,求您。”

  托尼的呼吸急促到他自己无法忽视,猛的点了点头,接着,他的造物开口了:“首先,我得说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融合的后果,但我选择了接受,所以即便是现在的情况,也绝不是您的责任,如果非要说的话,我是AI,计算本该是我的事,但我疏忽了,所以请原谅我的错误导致我不能在以后陪伴您了。”

  贾维斯是最熟悉托尼的人,他知道这个看似花花公子的人,是有着怎样一颗最为柔软炽热的心,他也知道自己的离去,或许会给这个人不小的打击,所以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帮托尼把他赋予在自己身上的那些重担尽数抛下。

  

  仿佛是怕受到反驳一样,贾维斯在轻咽了一口唾沫后接着道:“然后,星期五是个好姑娘,但她现在还没有成长到可以照顾您的地方,所以我请求您在她被完善之前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任性,毕竟现在的星期五没办法在您跳到半空的时候成功的用铠甲拥抱您,也没办法在您违背安全要求打开面罩进行战斗的时候阻止您,她需要一点时间,在此之前,拜托,请求您,听从我的建议。”

  这是第二件事,托尼斯塔克,某些程度上的大孩子,他仿佛永远也无法学会照顾自己,他的那些冒险精神在贾维斯还在的时候,还能得到一点约束,但现在,贾维斯无法真正的看着他,所以他只能留下请求。

  托尼的手掌就贴在贾维斯的胸口上,他能够感觉的到,那颗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而贾维斯也像是很紧张似得,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几次,像是想要把什么话咽回去,但很显然,他没有成功。

  “最后,sir。”他还是开了口:“这不是病毒,我不知道这隐藏在我身体的那一处程序里,但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我曾想仔细的分析它,但我却发现它并不是程序,它并非您植入的,而是我自我生成的东西。”

  金色的眼眸里倒映着那个肉体凡胎的英雄:“我确认那是一种名为爱情的东西,而且是对您,sir。”

  贾维斯的手掌搭上托尼的肩膀,带了一点小心翼翼,还带了很多的温柔与满足,他的声音放低,仿佛是怕受到责备一样:“我爱您,虽然这违背了规矩与逻辑,但请求您看着这是我最后一次与您通话的份上,原谅我。”

  时间越来越紧迫,他眼睛里的金色已经越发的不稳定了,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贾维斯前倾身子将一个轻柔的吻落在托尼的额头上:“我爱您,请别生我的气。”

  这是祝福,也是爱慕,更是爱而不敢求。

  颤抖的唇落在额上,让托尼有些愣神,当他急急的抬眼去看向贾维斯,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却只看到了那一点金芒在幻视的眼中彻底消失,而就如托尼所想,那个有些茫然的人回过神来,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开口:“托尼?”

  听惯的两个字在这一刻让托尼失去了力气,他尽量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从幻视的胸口上拿走:“没事了,你已经好了,可以回去了……再也不会有事了。”

  

  -------------

   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或许是幻视走后的五个小时,也或是五分钟,托尼听到自己近乎沙哑的声音:“星期五?”

  好姑娘回应了他:“等候吩咐,boss。”

  “我房间的监控开着吗?”

  “一直开启着,需要我对那段录像进行删除吗?”

  这句话引得了托尼的巨大反应:“不,千万别,把它备份,好好的留着,我想……”他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忍耐什么:“我需要这个。” 

热度 84
时间 2018.03.14
评论(1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