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进我房间,夏洛克

 当太阳升起时,当阳光把薄雾驱散,当哈德森太太一边念叨着我不是你们的管家,一边像照顾孩子一样,贴心的为他们端上早餐。

  一切的一切,截止到目前为止,都十分的美好,只要忽略掉约翰在洗漱完出门打算享用早餐的时候,在夏洛克的面前发现了自己的台灯这件事。

  很明显约翰在这盏灯的面前愣了有三到五秒钟,依照夏洛克对他的了解,他现在一定觉得自己没有睡醒,或是睡的迷糊了,于是当他闭上眼睛再睁开而那盏台灯还没有在桌子上消失后,他已经挪动脚步打算回自己的房间证实一下了。

  正在吃早餐的夏洛克以一种很有兴趣的表情瞩目了约翰的整场表演,于是他在约翰回到房间之前好心开口:“John,这就是你的台灯,你没有睡傻,也没有梦游,放心。”

  然后他的室友有些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次:“这是我放在我的床头柜的台灯?可它为什么会在外面?”

  夏洛克耸了耸肩,对他露出一个假笑,然后优雅的把最后一块煎蛋放入嘴巴里:“我借用了一下,John,我知道你从不小气。”

  约翰不想描述夏洛克现在的样子是有多么的理所当然,他知道自己应该早已经习惯了,可他还是忍不住叹气:“可是我睡觉之前它还在,这也就是说你在我房门紧闭的时候进入我的房间拿走了它。”

  “是的。”夏洛克似乎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约翰觉得自己应该对这件事情生气,至少得假装生气一下,毕竟这是件不礼貌的事情,可当这件事的对象夏洛克的时候,他就只剩下无奈了。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试图用自己在诊所和不肯打针的小孩子说话那样的口气对着夏洛克耐心的开口:“夏洛克,听着,你不能在我睡着的时候到我的房间。”

  夏洛克原本舒展的眉头在约翰的注视下逐渐拧成一团,仿佛是很不满意的样子,仔细看一看,甚至可以看出百分之十的委屈:“为什么不行?我没有打搅到你。”

  说实话,夏洛克的这样子让约翰开始有些怀疑这件事是不是自己错了,他难道不应该质疑为什么自己的男性舍友在半夜到达自己的房间并拿走台灯吗?

  在他彻底动摇并放弃追究这件事情之前,约翰还是试图挣扎了一下的,他不希望夏洛克认为自己是在指责,于是他放柔了自己的语气,用一种柔和的,他确信不会让夏洛克不高兴的语气开口:“好吧,我感激你的细心,但你至少应该征得我的同意。”

  今天的夏洛克看起了莫名的有一点不一样,他看起来有点过度的紧张,思维转的极快,他几乎是在约翰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就立刻开了口:“那我可以进去吗?”

  这是遵从约翰意思的征求同意。

  而约翰在愣了两秒后,简单的回答:“不行。”

  他的室友看起来有点生气了,他甚至没有像以前一样把用餐后的碗碟放入洗碗池,而是猛的从餐桌前站起身,带着风略过约翰的身前,然后把自己砸入了沙发,用一个抱臂的自我保护姿势。

  约翰能够明白夏洛克为什么生气,因为是自己让他至少询问一下,可自己却在他询问后又拒绝了他。

  其实约翰本没有想那么做,但是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拒绝其他人进入到自己的私人领域几乎是人类的本能。

  约翰没有刻意控制自己的脚步声,他踩着拖拖拉拉的棉拖鞋来到夏洛克对面的那张属于自己的扶手椅上坐下,摆出了一个打算认真谈谈的姿势:“你为什么要在半夜来到我的房间?”

  正常来说夏洛克不会在生气的时候理约翰,但这次不一样,他仿佛是要维护自己在半夜进入约翰房间的权益一样,摆出了和对待案子时一样的表情,简洁的字句和紧抿的嘴唇都在表示他的精神集中:“我需要思考。”

  约翰在心里苦笑,哦我的老天,难道不让他进入自己房间这件事的严重性,已经达到了一件七分案子的程度了吗。

  经过了短暂的思考后,约翰赶在夏洛克嘲讽他之前开口了:“这不正好吗,你在你的房间,我在我的,我不会说话也不会呼吸去吵到你。”

  事实上,在这个短暂的思考里,约翰发现了一点事,自己房间的床是双人床,但因为在部队里长久的习惯,自己往往只习惯睡在一侧,但从上个月开始,那一侧上也开始有了压痕,约翰之所以没有注意的原因是因为他以为自己开始习惯双人床了,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个原因。

  还有被子上那属于夏洛克的洗发水的味道,自己怎么就能认为是洗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呢?

  约翰忍不住为自己的迟钝而有些沮丧,夏洛克甚至都没有掩饰一下,到底是自己的直觉开始不再敏锐,还是自己对夏洛克毫无戒心呢?

  约翰来不及思考他的问题了,因为他听见夏洛克用一种很严肃的语气告诉他:“不行,只有你在我视线之内时,记忆宫殿里的那个你才会老实一点,不然他就会到处乱窜,一直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这会让我没法安心思考。”

  哦天呐,瞧瞧这个指责,就因为这个天才儿童无法控制自己大脑里的想象,他就要在大半夜跑来正主的床上躺着,或是拿走自己的灯吗?

  你能想象在你熟睡的时候,你身边躺了一个人,而他还并不是乖乖的睡觉,而是双手交叠抵在下巴上,然后睁着眼睛看一晚上的天花板吗?

  约翰听见自己几乎开始发怒的声音:“那你就不能叫你记忆宫殿里的夏洛克和他谈一谈吗?”他顿了一下,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然后有点想笑,他由衷的希望在夏洛克记忆宫殿里的自己可以聪明一点。

  接着他控制住了自己,继续维持着自己没有开玩笑的态度说完剩下的话:“或者哈德森太太?告诉他如果他再乱窜的话,她就要给他的房租涨价,相信我,如果他真的是我的话,这一点一定他妈的该死的有用!”

  约翰很少骂脏话,至少在夏洛克面前是的,所以夏洛克在他这段夹杂着脏字的话后沉默了一会。

  就在约翰觉得自己可能没办法得到回复,打算去吃自己大概已经凉透了的早餐的时候,他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没有。”

  “什么没有?”约翰皱着眉回头去看他。

  夏洛克的眼睛平视前方,一星半点也没用瞟向约翰,但从他略微紧绷着的肩背,约翰还是能看得出他的紧张,尽管夏洛克的声音平稳的和每天一模一样:“你没有和他们在一起,你有个专属于你的地方。”

  气在头上的约翰一时间并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于是他大笑了一声,类似于自嘲的开口:“哦我的天,我是不是应该感觉荣幸,我他妈的在夏洛克的大脑里居然有一块……”

  他仿佛被自己的话梗住了,他眨巴了一下自己的蓝色眼睛,然后低头去看那个紧张的侦探:“专属的地方?”

  侦探没有说话,但他轻微动了一下的喉结说明他确实在听约翰的话。

  约翰忽然感觉到一阵愉悦,从脚趾尖一直到头发丝,仿佛是在炎热的夏天喝了一杯冰咖啡那样的畅快,他几乎是带着笑蹦回了自己的沙发上,然后双手压在夏洛克的膝盖上,把他的注意力从大概是自己扶手椅上的坐垫上夺回来:“这是什么意思,夏洛克。”

  他的室友有些微微的脸红,别扭的向后靠进了自己的沙发里,僵硬的动作半点不像那个灵活的和猫一样的侦探,他浅色的眸子眨了眨,最后如同不耐烦似得从喉咙里咕哝了一声:“如同你了解的那样。”

热度 502
时间 2018.03.14
评论(25)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