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夏之睡眠

 当夏洛克五岁的时候,麦考夫无奈的从自己的被子里把这个卷毛的小肉球扒拉了出来:“夏洛克,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

 小肉手紧紧抓着木制弯刀,一双眼睛眨啊眨的,映着窗外的黑暗,即便不必说,麦考夫也知道了原因。

 “伟大的海盗可不应该害怕自己睡觉。”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小小的福尔摩斯还没有长出尖刺,还带了奶音的小嗓子嘟嘟囔囔:“在海盗还没有成长为伟大的海盗之前,他还是可以害怕的。”

 好吧,那个大一点的福尔摩斯有些无奈的将他搂进了被子里,并且警告道:“如果你敢尿床,我明天就把这件事告诉红胡子,他一定不会再想当你的大副了。”

 回应他的,是那个小福尔摩斯自认为很有气势的一声轻哼,然后他在他兄长的怀里转过身,十分不客气的把小屁股抵上了他哥哥的肚子。

  

 然后夏洛克十五岁了,当他拎着他的鸭绒枕头站在麦考夫的门前的时候,麦考夫甚至觉得有点头疼了。

  “夏洛克,你已经十五岁了,我们…我的床已经无法容纳我们两个人了。”

  已经抽条的少年高高瘦瘦的,隐约已经带了一点生人勿近的锋芒,他略带一点嫌弃的打量了一下他的哥哥,然后开口:“我足够瘦,而你……”

  他顿了顿才开口:“也没有以前那么胖了。”

  好吧,虽然这话听起来不太好听,但十分熟悉自己弟弟的麦考夫已经可以自如的把它换算为示弱了。

  而且,看着赤着脚站在冰凉地板上的夏洛克,麦考夫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狠下心来拒绝自己的幼弟,虽然他明知道大概也在夏洛克的计算中,但没办法,他就是不忍心。

  侧身让过门,麦考夫叮嘱:“不许挤我。”

  夏洛克轻轻松松的迈了进去跳上床铺,对他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反正你明天也要走了。”

  是的,麦考夫已经领先于他的幼弟七岁,成长到要离开家,赴远留学的年纪了。

 

 
  最后是现在,夏洛克二十五岁了,三十二岁的麦考夫在晨起的时候已经十分习惯于自己的身边还躺着另外一个人。

  没办法,对于他的幼弟,他总是提不起警惕的心理。

  他当然听过夏洛克说的那些他可以轻轻松松的潜入自己的家里然后勒死自己的话,他并不生气,相反,他觉得这是个事实。

  他并不生气,但是出于满足幼弟斗嘴心情的他,还是假装生气的去喊那个明明已经清醒却还在装睡的小混蛋:“夏洛克,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

  于是他意料之中的看见他的幼弟,那个小一点的福尔摩斯唇角露出一点心满意足的笑,然后他睁开他漂亮的眼睛抱怨:“我的床太硬了,他还没有沙发垫子软,可我总不能睡在客厅。”

  别说的好像你没有这么做过一样,我亲爱的弟弟。

  麦考夫向他递去了这样一个眼神,然后开口:“我的床和你是一样的。”

  他的弟弟露出一点不屑的样子:“可你是软的。”

  有什么办法呢,大一点的福尔摩斯永远没办法对小一点的那个生气,所以麦考夫低下头,在那个蓬松的卷发上落下一个吻:“我想我应该换一个大一点的床。”

  他的弟弟难得点头赞同了他,然后又加上了一句:“毕竟你最近又胖了两磅。”

  麦考夫没有反驳,只是笑了。

  没办法,我亲爱的兄弟,就算我戒得掉甜食,可我却戒不掉你。

热度 140
时间 2018.03.03
评论(8)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