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夏洛克在想什么

其实我也并不是一定就需要一个同伴,事实上,头骨先生也很好,只是John有一种神奇力量,他让人觉得安心,这可比头骨先生棒多了。

  尤其是John还会在你生病的时候为你递上一盒药和热茶,虽然我认为即便是不吃药,在一个星期的新陈代谢后我的感冒也会好,但有个人关心你的感觉并不差,头骨先生可做不到这一点。

  john还会夸赞我的演绎法,而不是和其他人那样惧怕我或是叫我滚,虽然我不在意这个,但我很喜欢John那带着崇拜的眼神,头骨先生可做不到这一点,它甚至连眼睛也没有。

   john泡的咖啡也很好,虽然他总爱在咖啡里加过量的牛奶来稀释咖啡的浓度,但你不得不承认热牛奶的味道其实也不错,头骨先生也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它甚至需要我来时不时的擦拭它。

  John的呼吸声很平稳,有时候在尼古丁贴片也没办法安抚我的时候,我会听他的呼吸声,直到我安静下来,这通常会很用,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需要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头骨先生做不到。

  John有时候会拥抱我,他告诉我这是现实人表达感情的方式,我得说,我不习惯,但我也不讨厌。很明显,头骨先生也无法做到这个。

  John照顾我,头骨先生需要我照顾,谁更好一点完全不需要举例证明了,这简直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我很高兴能和他成为室友,但有一件事是他做不到,而头骨先生做得到的。

  头骨先生会永远的陪着我身边,它不会结婚,也不会搬离贝克街。

  这个,John做不到。

热度 214
时间 2018.02.26
评论(28)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