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之祝你好梦

  这是这个月的第四次,洛基被他的哥哥,他的爱人,从甜美的梦乡里吵醒,这也是这个月第四次,洛基被索尔胡乱挥舞着的拳头,重重的擂在了胸口上,然后被那些含糊不清的话,吵的完全没有办法进入睡眠。

  这简直,糟糕透了。

  实话实话,洛基自认为在他们确立了关系,并且同居后的这段时间里,他的脾气已经好了很多,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被从睡梦中吵醒后,可以安安静静的什么也不做。

  你要知道,虽然他这个月只被吵醒了四次,而要命的是,今天刚好是这个月的四号,你要还再想一想,洛基上个月过得是怎么样的水深火热的生活吗?

  洛基躺在属于他的那半边床上,做了几个深呼吸,他努力的想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然而他还是没有忍住,在索尔又一记拳头锤过来的时候,直接一脚把索尔踹下了地。

  先下手为强,这没什么不对,完全符合洛基的做事风格。

  伴随着一声巨响,索尔落在了地板上,而大概过了五秒后,他才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显然是还没有醒过来:“出什么事了?弟弟?”他这么问着。

  “没有发生什么事,你大概是翻身的时候不小心掉到地上了,我亲爱的哥哥。”洛基微笑着说,并且看起来十分关心的把索尔从地上拉了起来:“再睡一会吧,现在离天亮还远着呢。”

  “好。”索尔完全没有察觉任何不对的爬上了床,伸手把洛基揽入了怀里,埋头在洛基那头黑色的长发中蹭了蹭,嘟囔道:“晚安。”

  烦人的嘟囔声总算是停了下来,洛基调整呼吸打算趁着索尔还醒着的时候迅速入睡,可还没等他的呼吸调整完,他就又听到了索尔那标志性陷入睡眠中的呼噜声。

  哦!该死!

  洛基恨恨的锤了一下床,并思考着是不是要把之前的事再来一次,可是就当他刚刚抬起脚的时候,索尔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得,忽然把他紧紧的箍在了怀里,仿佛是要把洛基活生生的闷死在自己的怀里一样。

  洛基有一瞬间觉得索尔是不是根本没有睡着,并且知道了自己想做什么,然后他安静的紧张的等待,并且在他灵活的脑袋里,急速的旋转着,想要找出一个他这么做的合理的解释。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哥哥并没有醒来,他只是在快速的入睡后,又快速的做起了梦来,洛基为什么会知道这一点呢,因为在这么近的情况下,他总算听见了索尔这些天来,一直嘟囔着的话是什么了。

  他说。

  “求你,别死,别离开我。”

  他说。

  “我后悔了,我没有不信任你,我一直都相信你。”

  除此之外,洛基还感受到了索尔埋在自己头发里,那个眼睛部位传来的湿热感。

  简直像是,索尔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悲伤梦境中,流泪了一样。

  索尔会流泪?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他分明是个任何时候都在笑着的傻大个,只不过有着各种不同的笑罢了,他可是至今都记得每次索尔被惹恼后,那带着血的笑容是多么的,令人生畏。

  这样的人居然会流泪?

  他会为谁流泪?

  最好是自己,否则他才不会放过索尔。

  就在洛基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居然已经像是安抚猫咪那样,把这只金毛的大狮子抱在了怀里,手掌贴着他的背轻轻的拍着。

  而他的哥哥虽然因为这个安抚而似乎平稳了不少,但他环住洛基的手臂却依然没有放松。

  要不要进入索尔的梦里去看一看呢?洛基有这个能力,在母亲教他的法术中,有可以进入别人梦境中的法术。

  要不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梦可以让伟大的雷神索尔,变的这样的狼狈呢?

  这件事对于洛基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尤其是在,他乖了这么久之后,想必偶尔的做一点不被允许的事情,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反正他的哥哥一直都是一个粗神经的家伙,他以前那么多的恶作剧,他不是都原谅了吗。

  这一次,也一定是一样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洛基的指尖蕴起了绿色的光芒,然后点在了索尔的眉心。

  一阵踉跄后,洛基一边随手挥开呛人的烟尘,一边努力往远处看,天知道为什么,索尔的梦境居然会在这么一个,荒芜的地方。

  下次真的应该给他多看看风景记录片来提升一下审美,洛基这么想着。

  可他很快就不这么想了,因为在几步后,他终于辨认出了什么地方,他也知道了,索尔在这个梦中,都看到了什么。

  这是他曾经实施过一次恶作剧的地方,他看到了荒芜的星球上,索尔抱着自己的尸体哭泣,他还看见了浩瀚的宇宙中,自己松开手坠了下去,而索尔跪在彩虹桥上长久悲鸣,也看见了在中庭的苍茫人海中,自己远离索尔而去,笑的讽刺而疏离。

  这都是他做过的,很成功的恶作剧。

  他一直以为索尔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但他却在现在,看到了他所有的担心,这些场景不间歇的重复上演着,而索尔像是永远不会习惯洛基的离去那样,每一次都会撕心裂肺的难过一次,这么多次的上演了,他本来以为那三次就足够索尔熟悉了。

  可现在,就连他都可以平静的看着自己的死亡了,可是索尔却还是不行,他仍在试图去抓住坠落的自己,用语言挽留离开的自己,还有,他还在不止一次的试图把自己从尖刺上救下来,用他死去的方法来交换。

  可毫无疑问的是,他每一次都失败了,他徒劳的辗转在这些不同的梦里,一次次的伤心难过。

  然后,洛基在他的口中听到了,自己一直很想听到的话。

  他对着那具尸体诉说喜爱,诉说相信和后悔,他诉说自己的不善表达,他哭求着再来一次的机会。

  洛基突然觉得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就类似于心中被握起来了一样,酸胀到让人无法抑制的想流泪的地步。

  他得到了他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可是他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洛基试探着走向他的哥哥,那个正在抱着他的尸体哭泣的索尔,从他的背后缓缓的伸出手臂揽住了他:“我很抱歉,兄弟,这次依然是个恶作剧,我就在这里,活生生的,好好的。”

  然后洛基感觉到了他怀里的身体微微僵住了,继而回过身来。

  洛基望见了一片海,就在索尔的眼睛里,水汽还没有落下,蓝色的眼睛湿润而美丽,吸引着洛基不由自主的吻了上去。

  *****我是天亮了的分割线

  厚重的窗帘将阳光隔绝在外面,在索尔的梦境中度过了一夜的洛基早早的醒了过来,他才微微的动了一下,就被一个结实的臂膀抱了个满怀。

  如果是平时的话,洛基大概会恼怒着推开他的胳膊,嫌弃他过于硕大的肌肉压的自己喘不过气,但现在,洛基却十分好脾气的低头在那只胳膊上亲吻了一下:“早,哥哥。”

  “早。”索尔似乎还没有完全醒过来,他懒洋洋的回应了一声后,就抱着洛基蹭了蹭,似乎还打算再次回到梦境中去。

  洛基被他箍的有些紧,勉强挣扎着把自己的手挣脱了出来,将胡乱散落在索尔脸上的发整理开,然后询问他:“昨晚睡得怎么样?”

  索尔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然后低声笑了出来,他说:“非常好。”

  那就好,洛基眯着眼睛看着这只容易满足的狮子,忽然开口道:“我得向你坦白一件事情,我的哥哥。”

  条件反射一样,索尔仿佛接到战斗准备一样,迅速的睁开眼睛,望着洛基。

  这让洛基有些伤心,但他也能够理解,是自己带给索尔的不安太多了,于是他拨开了索尔的手,靠着床坐了起来:“我是恶作剧之神,我的一生,是由无数的谎言组成的,但我不得不承认。”

  说到这里的时候,洛基停顿了一下,他看着索尔也坐起来了,他还赤裸着上半身,金色的头发披撒在他的肩上,这让他美如神子一样,洛基避过他的视线,低声道:“对于你的那几个,我并不是想要玩一个恶作剧。”

  洛基不习惯道歉,但他想,他应该这么做,邪神的冷漠只会展现给别人,而显然的是,索尔并不是别人。

  洛基的声音轻柔,像是朗诵诗歌一样,说出叫索尔目瞪口呆的话来:“在我松开你的手的时候,在我在你的怀里死去的时候,我都没有抱着恶作剧的心态,虽然这出乎我意料的成功,但我不得不说,我很抱歉,索尔,我很为此而后悔。”

  事实上,索尔很有一种想法,那就是狠狠的掐自己一把,来看看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昨天的梦就以为好的叫他不敢相信了,而现在发生的,显然是比昨天更加的离奇。

  索尔这么想的,于是他也这么做了,在洛基的注视中,他伸手在自己强健的大腿上狠狠的拧了一把,疼痛叫这位神之子皱起了一张脸,然而他却顾不上这个,他有些慌张的伸手拉住了他的弟弟:“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些?洛基?”

  即便是在他们已经成为恋人的今天,洛基仍是自由的,除了侵占地球外,他可以做一切他想做的事情。

  而现在洛基的话,对于索尔来说,无异于是洛基又打算离开自己了。

  索尔的手掌因为紧张带来的力气几乎在洛基的手臂上留下一个手掌形状的青紫,这是疼痛的,而洛基并不在意这个,他将修长的手掌覆上索尔的手臂,然后温和的,坚定的开口:“我想向我的兄长,我的爱人请求一些惩罚,作为他的爱人,他的弟弟欺骗他的代价。”

  在短暂的呆愣后,索尔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闷雷似得声音带了一点起床音:“这真让我没有想到,不过你没有必要这么做,这已经过去很久了,而且你是我的兄弟,我的爱人,我不可能对你动手。”

  索尔的手掌放松了一些,洛基察觉到,于是他轻声开口:“可你依然为此而不安。”

  索尔不由自主的皱了眉毛,他有些怀疑弟弟是在因为什么事情而闹别扭,但洛基平和淡定的绿眼睛又否认了这一点,犹豫了一下后,索尔说:“抱歉,我并没有不信任你,我只是……我只是,太害怕了。”

  这是实话,洛基的眉毛轻轻扬起,他乐于见到自己的兄长对自己袒露内心,而不是用各种糟糕的记忆把自己困在梦里。

  而且,索尔本没有必要道歉,按照他的性格来说,他肯这么做,其实只是因为害怕失去自己而言。

  这个想法让洛基身心舒畅。

  他主动的起身,迈坐在索尔的腿上,将索尔的手掌,拉到了自己的臀上,属于邪神的声音带了些诱惑:“所以,要不要狠狠的揍我一顿,让我知道这样做的代价,让我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做了。”

  “不,我可不希望我的弟弟被我打死。”索尔条件反射性的说出这个答案,但不可忽略的是,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他对于他的爱人,无法做到毫无反应。

  洛基笑了,他把自己的额头抵在了索尔的肩上,开始笑自己的傻哥哥。

  他笑了许久,直到自己的眼睛开始有些湿润,他不知道索尔是调侃,还是真的这么想过。

  自己会有一天,用一个恶作剧来让自己,死在索尔的武器下吗?

  这可真说不准。

  或许曾经的洛基会期望以此来让索尔无法忘却自己,那么现在的洛基,是绝不会做这件事了,因为他知道,在失去了自己后,索尔会有多么的痛苦。

  他需要知道的事情,已经得到了证实,所以他不再担心。

  无聊到过剩的虚荣与骄傲,是无需出现在自己与索尔之间的。

  于是洛基在笑够了后,坦然的告诉他的哥哥,依旧是带着极深的引诱味道:“不,除了锤子之外,随便你用什么工具,木浆,发刷,皮带,或者是你的巴掌,随便什么。像教训小孩子一样,打哭我,叫我尖叫着认错,求饶,向你保证再也不敢做这样的事了,怎么样。”

  索尔心动了,洛基知道,因为他感觉的到,自己现在正在紧紧的贴着的这颗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着,而且,他听见了索尔咽下唾沫的声音。

  索尔现在一定在犹豫,他无法对自己的兄弟动手,但他也的确被洛基的话引诱。

  狠狠的惩罚他,随便用什么工具,打哭他,叫他尖叫着认错,求饶,向自己保证再也不敢做这样的事了。

  索尔的呼吸声沉重,而洛基在这个时候又加上了一把火,他贴在了索尔的耳边,用气音将这句话送入索尔的耳中:“你知道的,即便是诡计之神,但当他对他的哥哥做出保证的时候,也一定是有效的。”

  洛基听到他的哥哥,索尔的呼吸声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哑着嗓子开口:“你不会离开?”

  “每当我想离开的时候,我想到今天,就会不敢了。”洛基轻声吐出这句话,毫无疑问的是,即便是早已经成为了同床共枕的爱人,洛基的脸是忍不住的火烧火燎。

  洛基或许是蛇,索尔是最经常领教他的利齿的人,而现在,洛基看到了索尔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牙印儿,所以他收起来了自己的牙齿,甚至把约束自己行为的竹笛交给了索尔。

    然后在下一刻,索尔使用了他的权利。

  他将洛基按在了自己的膝上,然后一记重重的巴掌打了下去。

  “噢!”

  猝不及防的疼痛让洛基低呼了一声,他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的屁股现在有某一块正在努力的展现着自己的存在感。

  洛基还从没有这么挨过打,而事实上,这也比他想象的疼的多。

  于是他试图回过手去,揉一揉自己的屁股。

  然后,他的手被捉住了,按在他的腰间。

  来自于他兄长的手,不间断的落在了他的臀上,将属于邪神的苍白皮肤,染上了漂亮的红色。

  这太疼了。

  而且他还没有穿裤子呢。

  这当然是正常的。

  为什么你和你的爱人睡觉的时候,还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洛基的脑海里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他刚刚是怎么想的,居然还向索尔提出了他可以使用皮带或是发刷?

  哦,奥丁在上,他刚刚一定是疯了,他居然忘记了他哥哥的恐怖力气,他只凭借手掌,就可以叫他痛哭流涕。

  洛基的一只手被束缚了,但他还有另一只手,他没有打算再去阻挡索尔的动作,好让索尔彻底的把自己绑成一个粽子,他伸手拽过了索尔的枕头,然后把自己脸埋了进去。

  熟悉的味道叫他安心下来,无论是眼泪还是呼喊,他想暂时性的把这些藏进枕头里。

  他当然会疼痛,但是,或许这比起索尔之前所经受过的来说,还差了一点。

  他曾三次以为自己死亡,又曾无数次的在梦中经历这些。

  哦,他可怜的哥哥,这种金毛的大狮子,如果不是洛基发现,他想要自己承受到什么时候呢?

  精神萎靡到在战斗中死去吗?

  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这个想法让洛基暂时性的忘记了疼痛,然后他咬紧了牙把自己的臀往上送了送,甚至他在想,如果索尔真的打算使用其他工具,他也不会表示反对。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索尔停了下来,在他还没有开始哭泣挣扎的时候,索尔就停了下来。

  雷神的声音清楚而沉稳,全然没有之前被诱惑了的样子,他说:“你得告诉我,我的弟弟,你在内疚什么?”

  内疚?洛基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或许是吧,或许他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内疚,但他本以为他是在补偿索尔来着。

  好吧好吧,现在看来,洛基似乎还是个自私的家伙。洛基把一个笑留在枕头里。

  因为忍痛的关系,洛基的声音有一些哑,他说:“我进入了你的梦。”

  索尔什么也没有说,于是洛基接着说下去:“我看到了我一次次的死在你的面前。”

  索尔依旧没有说话,沉默在这个时候让人觉得无比的不适,洛基觉得自己的小腹有一些酸胀的感觉,按照科学来说,那似乎叫做肾上腺素增生。

  简单点来说就是,洛基在不安,在紧张,然后他试探着向后伸手去想要拉住索尔的手。

  他的确摸到了,索尔的手干燥而温暖,于是在下一刻,他的两只手都被按在了腰后,不大舒服的姿势,但他却松了一口气。

  他听见他的哥哥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的确是个坏孩子,洛基。”

  哦,好吧,的确。

  洛基把头扎在羽毛枕头里这么想着,祈祷着他的哥哥不要因为他不说话而觉得他是在赌气。

  毕竟即便你是神,但当你的头整个扎进枕头里,手被钳制在背后的时候,你也很难说话。

  好在索尔似乎也没有等待他回应的意思:“但我也得承认,我做的也并不到位。”

  

    嗯!

  洛基艰难的点了点头,来表示自己认可索尔的话,然后他可怜的,已经开始红肿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

  还挺重的,至少他把之前的疼痛,又重新唤醒了。

  呵,口是心非的索尔!

  洛基惆怅的叹了口气,但他却没有逃走的念头。

  在那一巴掌后,索尔再次开了口,他说:“我将会打你十下,十下结束后,我们都将不再提起这件事,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洛基,我的兄弟。”

  听起来似乎是不大多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后,洛基遵从了自己的内心,他艰难的回过头去看他的哥哥:“你可以抱着我吗?”

  在这个问题上,他从来不会被拒绝。

  于是剩下的十巴掌,洛基是在索尔的怀里挨完的。

  索尔似乎是在这十下里用了全力,他从第一下就打的洛基扬起了脖子,把背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第二下,洛基开始搂紧了索尔,试图向前,躲进索尔的怀里,他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当你抱着的这个人,和打你的人是同一个人的时候。

  第三下的时候,洛基叫出了声,第四下的时候,洛基的身后已经肿的像是两个发面团子。

  他一下也挨不了了,他现在就要逃走,该死的索尔,他最开始打的时候,难道只用了五分力吗?还是三分?

  洛基的喘息与哀叹就在索尔的耳边,他清楚的听到那些啜泣声在第七下的时候响了起来。

  然后是第八下,第九下。

  最终的第十下成功的让洛基尖叫了出来。

  挨打实在是个力气活,打人也是,两个劳累的人保持着拥抱的动作没有动,洛基专注的让自己因为疼痛而流出的泪水在自己的手臂上擦干,而索尔则温柔的拍着他的背来安抚他,像小时候一样。

  他们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索尔试图把他的手掌覆上洛基的臀上揉一揉。

  紫色高肿的臀即便是轻轻碰触,也叫洛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将冰冷的眼泪蹭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后颤抖着唇去亲吻他爱人的耳垂。

  “我很抱歉,哥哥。”

  他这么说着。

  然后他得到了他哥哥的回应:“我也爱你。我的弟弟,我的爱人,我的好男孩。”

    “哦,你总算聪明了一点,哥哥。”邪神背负着他的红屁股,却依然在试图开启他的嘲讽技能。

  然后他的哥哥没有允许他,他挨了轻轻的一下,作为警告与惩罚。

  毫无威胁性的一下,让洛基笑了起来,他撑起自己的身子去亲吻索尔的唇。

  “我会乖乖听话的,我的哥哥,我发誓,在你还爱我的时候。”

  

热度 138
时间 2018.02.22
评论(1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