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梗
    #ooc预警

  “去问史蒂夫,能不能摸一下他的胸肌。”看起来笑的不怀好意的娜莎塔这样对巴基说。

  没办法,谁叫他输了游戏呢,何况,这个问题也不算难,他们是好朋友,只是摸一下胸肌而已,这太简单了,是吧。

  娜莎塔和旺达对视了一眼,互相赞同的点了点头。

  愿赌服输是一个士兵的良好品质,但当巴基来到了健身房,看着正在打沙袋的史蒂夫事,他还是觉得自己这次不应该来,或许他应该去做另一个惩罚,去班纳的办公室里把娜莎塔的照片换成自己。

  然而正当他准备转身要走的时候,他却被刚刚锻炼完还冒着热气的史蒂夫叫住了:“嗨!巴基!你来找我么!”

  巴基看着正在向自己走来的人,兴冲冲的表情简直像是一只正在摇尾巴的大金毛。

  或许现在跟他说不是,或是转身走,都不是一个好选择,巴基不怎么想看见金毛的尾巴耷拉下来的样子。

  挠了挠头,巴基尽量使得自己的神情看起来近似于正常:“是的,史蒂夫,我来找你,是想问一下……”

  哦不行,这太奇怪了,他为什么要摸自己好朋友的胸?这难道不会让他看起来很像个变态么?
  
  话到嘴边生生的咽了回去,他差点噎到自己:“圣诞节你收到的礼物还喜欢吗?”

  史蒂夫的观察力让他看的出好友的不对劲,但出于对好友的信任,他还是没有追问,而是顺着巴基的话笑道:“当然!那一套画笔我想要很久了,他们居然还是七十年前的款,这太让人惊讶了,巴基,你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嗯……我的遗物里?它早就被买好了,只不过他迟到了一点而已。”巴基的眼神在不由自己的瞄向把衣服撑的鼓鼓涨涨的胸肌,回答问题的时候都有些不在状态。

  这让史蒂夫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巴基,你看起来有点不太对劲。”

  史蒂夫又向巴基走近了一些,巴基能看见自己的目标离自己更近了。

  好吧,他打算速战速决了,他咽了一口唾沫,然后用一个近乎于战斗前请示命令的表情看着他的好友:“史蒂夫,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胸肌么。”

    “巴基……?”史蒂夫看起来有点惊讶,他漂亮的蓝眼睛睁大了几分,然后在巴基的解释还没有来得及出口之前,他已经大笑了起来。

  他拿过了巴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肌上:“你当然可以这么做,你刚刚是在为这个而苦恼么?”

  巴基的眼睛也睁大了,胸肌这种东西他自己当然也有,但他几乎没有刻意关注过,所以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这玩意的手感这么好。

  然后他不由自主的的就轻轻的捏了两下,这有点痒,引发了史蒂夫的大笑,他展开手臂把巴基拥进自己的怀里。

  “托尼说这么做可以缓解人的焦虑情绪,他还指使班纳来做这件事。不过我只让他捏了捏胳膊。”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你随时可以这么做,巴基。”

   
  
 

热度 183
时间 2017.12.27
评论(15)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