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障夫夫#

  #花吐症#

  by.秦起

  一

  

  “嗝。”

  

  “嗝。”

  

  “嗝。”

  

  顾玄武一脚塔拉着鞋,一脚踩在炕边上,本来就因为睡眠拱的乱糟糟的头发,此时又因为烦躁被人揪下了好几根。

  

  顾玄武瞅着一地各种颜色的花瓣儿有点想骂娘,只可惜一张口就是一个响亮的嗝儿,同时还伴着从口里喷出的花瓣,一句粗咧咧话话就硬生生的被变的多了几分绚丽风月。

  

  当然,这是在外人眼里,事实上,顾大人当时脑子里唯一的念头是——都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可人都能吐花了,说不定狗嘴吐象牙还真有点可能性……。

  

  花吐症么,这倒不是什么奇怪的病,只要你喜欢的人亲亲你就好了,但自己喜欢的那人……。

  

  想了想自己掏心掏肺的对了好多年,却依然不知不觉不动声色的张显宗。

  

  顾玄武觉得,自己这花怕是得一直吐下去了,不过也没关系。

  

  自己是谁啊,顾大人!吐花都比一般人吐的多,而且花瓣饱满,颜色鲜艳。

  

  ……。

  

  顾大人实在是找不到理由安慰自己了,不管怎么说,他堂堂一个司令大人,一张口就是一地花瓣,这让他的威严,他的脸面往哪儿搁啊。可也没办法啊,他总不能去强吻张显宗吧……他还没打算把他逼走。

  

  深感郁卒,顾玄武随手抓了柜边小壶就砸地上了。

  

  “操……嗝儿!”

  

  又是一地的花,气的顾玄武头发都立起来了。

  

  同时听到屋里的声音,外面的人似乎也觉出了不对劲,迟疑的敲了门喊他:“司令,您怎么了?”

  

  本就气头上呢,还有人敢往枪口上撞,顾玄武怎么也跑不了他,于是深吸一口气,塔拉上鞋就到了门前,披头盖脸就是一顿骂,花瓣就像是下雨一样,哗啦啦的把人都盖上了。

  

  雨过天晴,风吹雾散,当顾大人终于消气住口,当那场花瓣雨逐渐落到地面时,顾大人惊讶的合不拢嘴的发现,自家唇红齿白,面如冠玉,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参谋长,正静静的站在他的面前,头上身上都挂了花瓣,就连唇边,也沾染了一片。

  

  但你别说,还挺好看……。

  

  除了张参谋长铁青的脸色。

  

  嘿嘿笑了两声,顾司令上前勾了他的颈子,试图哄一哄他,然后一开口——就又吐了张参谋一脸一头的花瓣。

  

  于是张显宗的脸色更差了……。

  

  瞧着张显宗要发火,天不怕地不怕的顾司令稍微有一点从心了,悄悄的松开了手臂,然后就看着张显宗退后了一步,然后随着他的动作,头上身上的花,都开始扑簌簌的往下落。

  

  真好看,顾玄武看愣了,偷偷咽了一口唾沫。

  

  张显宗勉强保持了自己的体面,勉力使得自己脸色不会太难看,张口打算向张显宗提醒一下今天的行程。

  

  “司令。”他才开口说了两个字,玫瑰花瓣已经喷了顾玄武满头满脸,只不过相比他的脸色,顾玄武好多了。

  

  把头顶的花呼噜了一把,顾玄武乐了:“嘿,我把你传染了!”

  

  ……这个蠢货。

  

  挂着花瓣闭口不言的参谋长,默默的扭了头过去,强行按下了自己想要拔枪的冲动,不愿意看自家长官。

  

  二

  

  自打张参谋吐花以来,已经是第三天了。

  

  而张参谋没来上班,也已经是第三天了。

  

  司令大人如同火烧屁股一样,绕着办公室团团转,怎么也坐不下来。

  

  放屁,谁坐的下来啊,花吐症这病,一般就只有心里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才会被传染,自己喜欢谁自己自然知道,可张显宗他喜欢谁,这就很让人在意了。

  

  怎么平时看着不声不响的,居然突然有了喜欢的人?

  

  他这三天干啥去了?

  

  他喜欢的人是谁?

  

  他不会亲那人去了吧?

  

  自己都给他塞了八个姨太太了,虽说都不是好看的,但也不至于让他在外面看上人吧?

  

  早知道这样,自己何必给他塞人啊!

  

  一天见不着张显宗,顾玄武一天就难受的钻心挠肺。

  

  一双一寸厚的军靴底,生生磨薄了半寸,差点叫顾玄武在地上蹭出火星子来。

  

  每隔两小时就问一回参谋长回来了没,简直比怀表还准时,开始下人还规规矩矩的的回一声,到了后来,索性也就不回了,都绕着顾玄武走,废话,他是不烦,可别人都烦了。

  

  好在过了第一天只好,口中的花瓣数量就已经近乎正常了,只是偶尔带出几片,这才不至于就因为问话就拿花瓣掩了司令府。

  

  倚着门框百无聊赖的踢门槛,几片花瓣在手掌间捏的乱七八糟,黏糊糊的沾手,在墙面上蹭了下去,顾玄武莫名幽怨的感觉自己像块望夫石,深闺怨妇一样的可可怜怜,而张显宗这小子,却指不定在什么地方,搂着他的小姑娘,亲亲热热的亲嘴呢。

  

  想了一想,再想了两想。

  

  顾大人的火气突然抑制不住的燃了起来,转身到了屋里拿上了枪,他扯了嗓门把副官喊了过来:“叫所有人集合,全部都给老子出门找参谋长去!”

  

  小兵们都是个莫名其妙的状态。悄悄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咋回事啊?参谋长丢了?”

  

  “不是请假了么?咋还往回逮呢?”

  

  “嘘,小点声,都别说话,听说是参谋长反了顾司令,司令这是恼着呢。”

  

  ……。

  

  好好歹歹呼呼啦啦,顾司令手下所有的人就这么出去,声势浩大的开始满城的寻找他们的参谋长。

  

  只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

  

  三

  

  张显宗能在哪儿呢?

  

  无法就是自己家,和他被顾玄武硬塞进来的八个姨太太一起。

  

  于是没费什么劲儿,顾玄武就找到了张显宗,当他破门而入的时候,张显宗手里还捧着药,惊愕至极的看着他。

  

  顾玄武在气头上,却也知道自家这个参谋长是素来在意面子的,沉了声呵斥了所有人出去,直到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顾玄武才上前几步去握了张显宗的手臂,启唇微颤片刻,一句“张显宗你个白眼儿狼”就这么骂出了口。

  

  张显宗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早已收起了惊愕,换做一贯的波澜不惊,由着手臂被人抓住,吃了痛却一声不吭,只低声叫句:“司令。”

  

  直到一声白眼儿狼入耳,他才又被惊的抬了头,一声司令正要出口,却因情绪激动而被花瓣卡了喉咙。

  

  怎么回事?他不在的这几天,难道有人在顾玄武的耳边陷害他?

  

  而比之这般更让他惊异和寒心的是,顾玄武竟是不信他。

  

  一时的茫然让他动作有些迟钝,还等不及吐出花瓣,顾玄武已经一拽他胳膊,方才还咬牙切齿的骂他的嘴,此时已经与他唇齿相接了。

  

  就好像打仗一样,他的舌粗鲁急切的撬开他的齿,强行入驻他的口中,带了不容拒绝的气势去与他进行这个吻。

  

  他是自己的,怎么样都没得说,光是想一想他心里有别人,都叫顾玄武难受,反正亲都亲了,吓也吓了,顾玄武想好了,他要是肯跟着自己就什么都好说,他要是不肯,自己就把他绑回去,手脚都绑上,好吃好喝的供着,什么时候等他愿意跟着自己了,自己就把他放开,反正一年,十年,一辈子,自己都等得了。

  

  等到顾玄武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暂时结束了这个粗鲁的亲吻,顾玄武呸的往手心一吐。

  

  几片纠结在一起的玫瑰花瓣,被唾液浸湿了还带了些许齿痕,竟是莫名生出了些暧昧滋味。

  

  怪不得刚刚亲着亲着有点苦呢,顾玄武这么想,可下一秒他又高兴起来了,他没亲别人。

  

  于是端了司令的派头喊张显宗:“说话。”

  

  一向冷面的张显宗这会脸上带了些红,薄唇被人啃的红肿,隐隐还带了血丝,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司令。”

  

  他嘴里干干净净。

  

  顾玄武更乐了,又叫:“说话。”

  

  说什么?对于一切还没反应过来的张显宗脑袋暂时处在了停滞状态,于是他又应:“司令。”

  

  他嘴里干干净净。

  

  顾玄武这会真是觉得天地美好万物复苏人间真是好时节了,他再喊:“说话。”

  

  要么说好话说三遍狗都不爱听呢,张显宗终于在这个单调的对话中醒过神来,顾玄武这是看他还吐不吐花呢,于是他闭上了嘴:“……。”

  

  顾玄武绕着他笑的见牙不见眼,拿肩膀一撞他:“你不吐花了?”

  

  张显宗不说话。

  

  “在我亲了你之后?”

  

  张显宗觉得沉默是金。

  

  “你喜欢我啊?”

  

  张显宗觉得他的药应该凉了,治花吐症的药,自己还没来得及喝呢,当然,可能也不必喝了。

  

  “你小子可真能憋!”

  

  随着话一巴掌就落在张显宗身后了,一时没防备,顾玄武又素来手劲儿大,张显宗被打的一个踉跄险些要往前栽:“……!”

  

  顾玄武手疾眼快的握了他小臂扶着他:“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不是我在这你就摔了!”

  

  他全然没有想到罪魁祸首是他自己,或者他刻意忽视了:“以后你就住司令府吧,马上要冬天了,天寒地冻的,你别再每天摔一回。”

  

  顾玄武这就有点耍无赖的意思了,他自己明白,心里跳的跟擂鼓似的,他盯着张显宗,生怕他嘴里吐出一个不字来。

  

  好在……。

  

  张显宗一贯的不动声色,平静无波,这次却也被顾玄武这块大顽石,蠢王八搅乱了,轻叹一口气,他带了点自己也没发现的愉悦:“是,司令。”

  

  玫瑰的花语是“我爱你。”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热度 59
时间 2017.12.03
评论(10)
热度(59)